42她送他的離婚禮物
g,更新快,無彈窗,!

綿密的細吻落下,撬開她的貝齒,鑽入她的口腔之中.

他雙手扣住她的頭顱,逼她去承受自己激狂的熱吻.

林落施有些受不住地搖著頭,被他吻得紅腫的雙唇伴著雙迷人的眼眸,一開一合.

'惡魔’受不了這樣的刺激,猛然傾身又去吻她.

瘋狂的舌頭纏繞住她的,輕輕勾挑到她的唇外,由上至下將她整個小舌都舔了一遍.

林落施的大腦已經當機了,白茫茫的一片,只覺得渾身燥熱難耐,漸漸地由掙紮轉為迎合.

'惡魔’則趁此機會掀開她的裙擺,撞了進去.

"不要……"林落施下意識地抗拒.

"不要?"男人的唇角掛了絲嘲弄的笑意,惡劣的大手抓住她掙紮的小手,"嘴上說不要,可這里一點也不是這麼想的.感覺到了嗎?要是沒有你的邀請,我進得來嗎?嗯?"

林落施臉紅的不行,大腦里一片空白,除了死死攀附著眼前這個男人,根本一點辦法都沒有.

'惡魔’身體里的熱情迅速燃燒,摟著她的纖腰,將她抵在了牆壁上.

一番索要之後,又抱著她向著床的一側歪到了下去……

"啊……不要了,不要了……"過度的激情幾乎使她發狂.

可'惡魔’男人絲毫沒有停止動作,反而越來越激烈,越來越癲狂.

一夜纏綿.

第二天林落施醒來的時候,渾身上下猶如被碾壓過一般的酸痛.

而那個惡魔男人,已經不知所蹤了.

林落施起身准備下床,誰知腳下一軟,居然就這樣直溜溜的跌到了地上,還好地上鋪著地毯,才沒發出聲響.

完了,她這完全是一副縱欲過度的樣子.

林落施好不容易拖著打顫的雙腿來到臥室里,看著大鏡子中的自己,血氣不斷上湧.

該死,昨晚那個'惡魔’居然在她身上留下了斑斑點點的痕跡.

心中不禁有些懊惱.

昨晚她好心地拍下他,不讓他被那對俄國姐妹帶回去蹂躪.

怎麼好像自己反而被蹂躪了?

她打開花灑,走到淋浴噴頭底下,清洗身子.

也不知道反複地清洗了多少遍,那男人留在自己身上和身體里的味道就是怎麼都洗不掉.

林落施在浴室里磨蹭了一個多小時,才從里面出來.

她給自己熬了粥,又換了套衣服.

取出之前好友陳子姍,幫她調查林婉婉流產物的DNA鑒定資料.

這份資料,便是她打算送給肖墨寒的離婚禮物.

不過林落施不打算親手交給她,以肖墨寒對她的厭惡程度,她親自交給他,他必然不會相信.

所以她打算匿名將這份鑒定資料,快遞給肖墨寒.

林落施在網上下了訂單,等待快遞員上門來取貨.

她則坐到餐廳里,開始喝粥.

兩碗粥喝下去,門鈴響了起來.

林落施透過貓眼,看到是快遞小哥上門來取件了.

她立即打開門,將那份dna鑒定資料放進快遞袋里裝好,遞給快遞員.

因為是同城快遞,最遲肖墨寒明天也就能收到.

林落施很期待看到他看到這份DNA鑒定結論後的精彩表情.

愛了這麼久的女人,突然給他戴了一頂綠帽子,這滋味肯定不好受了.

她在心里冷笑了笑.

來到梳妝台前打扮一番,拎著自己的包包出門了.

林落施沒有去公司,而是開車來到了醫院.

林婉婉雖然只是流產,但她為了顯示自己體弱,硬是在醫院里待到現在了還沒有出來.

林落施在住院部的停車場停好車,邁步向林婉婉的病房走去.

快走到病房的時候,她遠遠地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不是肖墨寒又是誰?

只是肖墨寒似乎並沒有看到她,他面色黑沉,氣勢洶洶地從病房里頭出來,甩上門的動作也很用力.

看樣子是跟林婉婉吵架了.

林落施這就奇怪了!

明明她沒跟他離婚那會,他跟林婉婉一直都是如膠似漆,怎麼他們離婚了,反而鬧起矛盾了.

難道人都有賤性,得不到的才最好?

林落施待肖墨寒走遠了後,才邁步走到林婉婉的病房前.

到了門口的時候,就聽到里面傳來林婉婉的母親梅鳳玉的勸解聲,"婉婉啊,不是媽說你,你剛才就不該那麼對肖墨寒說話啊!這天底下的男人,就沒有不喜歡溫柔的女人的.他不要林落施,喜歡跟你在一起圖的什麼啊?圖的不就是你比林落施更有女人味,更懂得體諒他嗎?你要是也……"

"媽,你不懂,墨寒他騙了我!他明明跟我說,他雖然跟林落施結婚了,但是不會碰她的,可是那天晚上我不舒服,給他打電話,分明就聽見了他跟林落施歡愛纏綿的聲音,嗚嗚……"林婉婉哭紅了雙眼,委屈地抱怨.

"婉婉,你真是太天真,太不了解男人了,這天底下哪有不偷腥的貓啊?何況林落施跟肖墨寒之前還是名正言順地夫妻,他們倆真睡一起也是合法夫妻生活,你還真相信肖墨寒能把持得住,不碰林落施一下!那都是男人花言巧語的謊話,沒有哪個男人不喜歡三妻四妾的,你爸不也一直周旋在你媽我跟林落施母親之間嗎?這天底下的男人但凡有本事的,都不可能固定只守著一個女人,作為女人我們要看開一些,有些事情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就過去了,何必跟男人較真呢?"梅鳳玉以過來人的身份,勸解道.

"可是媽,我做不到,我真的做不到……一想到肖墨寒碰了林落施,我就渾身難受,一點都不想理他了……"林婉婉糾結著眉宇,生氣地說道.

林落施在門口冷笑,原來肖墨寒跟林婉婉吵架,是因為她.

看來她的計劃成功了,林婉婉果然相信了那天晚上,她打來電話的時候,肖墨寒正跟她在發生關系.

林婉婉為此質疑肖墨寒欺騙了他,而肖墨寒又無從狡辯,因為他那晚被林落施下了藥,還真以為他們上床了,他背叛了林婉婉.

不用說肖墨寒現在的心情肯定是自責又難受.

不過那又如何?這都是他自找的!

誰讓他辜負了她,非要跟林婉婉在一起,那她自然也不會讓他們倆好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