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三千萬買了他一夜
g,更新快,無彈窗,!

"哎呀,她們怎麼來了?"突然紅姐驚叫了一聲.

"她們?誰啊?"林落施疑惑地探頭問道.

"就是那對來自俄國的雙胞胎姐妹,她們的父親是俄國的礦業大亨,非常有錢,她們經常云游世界各地尋找心儀的獵物,帶回國去百般蹂躪,我的好幾個男公關已經被這對變態的姐妹欺負的生不如死了."紅姐伸手指了指VIP專座上的兩個白皮膚藍眼睛的強壯女人,禁不住感慨道.

林落施順著紅姐手指的方向看過去,就見這對來自俄國的雙胞胎姐妹,已經開始舉牌了.

她們不愧是土豪的女兒,一舉牌就是一千萬.

在場的人全都目瞪口呆地看著她們,一下子炸開了鍋.

台上的主持人開始喊道:"還有沒有人出價高過一千萬的?"

"這下完了,要是惡魔被這對姐妹帶走的話,肯定會被她們倆玩殘了."紅姐無不擔憂地說.

"那要怎麼辦?"林落施眉頭跟著皺了皺,問道.

雖然她不是太喜歡那個叫"惡魔"的牛郎,可他畢竟是她第一個男人,而且還在她最傷心失落的時候陪過自己,林落施也不想他真的被那兩個俄國女惡霸帶走.

"不如你參與拍賣,將他買下來?"紅姐突然挑眉提議.

林落施驚嚇了一跳,"你說什麼?讓我買下他?"

"是啊,怎麼說你跟這個叫惡魔的牛郎也是一夜夫妻百日恩,你總不能見死不救吧?"紅姐意味深長地睨了她一眼,語氣揶揄地說.

"我哪有那麼多錢啊?"林落施本能地反駁.

開玩笑,這對俄國姐妹已經將"惡魔"的拍賣價格高抬到一千萬,她去哪里弄比一千萬還要多的錢喊價?

她這也是有心無力啊.

"錢的方面你就不用擔心了,這個拍賣活動既然是在我的酒吧舉辦的,規矩就是我定的,你要是願意跟這個叫惡魔的牛郎再共度一夜,拍賣他的錢我可以幫你免了."紅姐要笑不笑地說.

林落施瞪大雙眼,表現出驚訝.

沒想到還可以這樣?

她正猶豫的時候,台上的主持人已經准備落錘了,"一千萬一次,一千萬二次,一千萬三……"

"她出三千萬!"紅姐突然抓住林落施的手舉牌.

場上立即傳來一片嘩然.

那對俄國姐妹的臉都黑了.

本以為到手的鴨子,居然就這麼飛了?

"這位林小姐出三千萬,還有沒有人比三千萬更高?"主持人慷慨激昂地喊道.

林落施不僅感覺到周圍人不可思議的目光全都落在她的身上,還有來自舞台上的灼熱眼神.

"三千萬一次,三千萬二次,三千萬三次,成交!"主持人敲響大錘:"現在我宣布,這名叫惡魔的牛郎,今夜歸林小姐所有."

女人們的喊聲更加激烈了,看林落施的目光有羨慕的,嫉妒的,也有同情的,驚愕的……總之各種眼神都有.

"紅姐,我要走了!"林落施實在不習慣被這麼多人打量,低著頭准備離開.

"祝你度過一個愉快的夜晚,這個'惡魔’就當是我送給你的恢複單身禮物."紅姐在她耳邊放肆的笑,眼神曖昧.

林落施臉頰熱了熱,腳底抹油地開溜了.

她一出酒吧,趕緊招了一輛出租車揚長而去.

林落施讓司機將她載到她在康橋花園那個小區里.

她剛付了錢下車,走到自己那棟樓的單元門口,卻被突然竄到自己面前的一個高大的黑影嚇了一跳.

"啊?"

"是我!"一個低沉磁性的男音.

"你……是誰啊?"林落施驚慌地叫道.

男人從黑暗中走出來,讓她可以看清楚他的輪廓.

他臉上戴著的面具,林落施相當熟悉,幾乎一眼就認出了他來.

"你是惡魔?"她驚愕地叫道.

"既然花了三千萬買下我一夜,為什麼要逃走?"叫惡魔的牛郎桃花眼緊緊地盯住她.

"誰逃走了?我只是剛好想回家了."林落施撇了撇紅唇,疑惑地看向他:"你怎麼會在這里?你跟蹤我?"

"既然你花了三千萬買下我,我總得讓你這一夜物超所值."惡魔眼神灼熱地鎖住她.

"不用了!"林落施連忙擺手:"我只是聽紅姐說,打算花一千萬拍你的那對俄國姐妹是個變態,不想你被她們蹂躪了,所以才出手相助的,你不必放在心上."

說完她轉身走進了樓道,搭乘電梯上樓.

來到自己的房門口,林落施剛拿鑰匙打開房門,身後一個人影突然闖了進來.

"啊?你干什麼?出去!"林落施驚訝地大喊,卻被他一把攔腰壓在了牆上.

迫人的氣息輕拂,'惡魔’性感的薄唇在她的唇瓣上輕輕劃過,"如果你不讓我進去,咱們就在樓道里現場直播.我不介意被人看,如果你想,我就當成全好了."

林落施扭不過他,只能點頭放他進來.

一進門,'惡魔’就毫不客氣地走進她的臥房,她也拉不住他.

"喂,是誰讓你隨便進女孩子的房間的?"林落施氣急,扯了他就要往門外推.

'惡魔’微微側了側身看身後的女子,"都已婚婦女了,你也配稱女孩子?"

"我愛稱女孩子就稱女孩子,老娘今天把婚離了,正式恢複單身,要做永遠的少女,你管不著,我願意."林落施煞有介事地犟嘴道.

'惡魔’深睇了她一眼,目光里散發出太多她看不懂的情緒.

接著他便開始脫衣服.

"你干什麼啊?"林落施趕緊捂住眼睛,驚叫道.

"我說了,你拍了我一夜,我必會讓你物超所值!"'惡魔’說這就朝她撲了過來.

林落施連連後退,後背抵在了牆上:"我說了不需要,你馬上離開!"

她的話音剛落,他邪惡的手掌已經揉上了她的美好.

林落施倒吸一口氣,破碎地聲音從嘴里溢出.

"惡魔"嘴角邊溢出一抹邪笑,"還說不需要,看來你很想要."

"我沒有,唔……"林落施剛想辯駁,卻被他俯下身來,以吻封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