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拍賣個牛郎,重新開始
g,更新快,無彈窗,!

主持人走上台向大家宣布今晚的拍賣會正式開始.

他的話音剛落,林落施的耳邊就響起了眾女的歡呼聲和吃吃的笑聲.

"現在的女人有那麼饑渴嗎?"林落施顰眉道.

"她們只是勇于把自己的欲望表現出來罷了!再說誰規定只有男人才有享受的權利,女人為什麼不能有?"紅姐用眼角的余波掃向她,笑臉盈盈.

林落施挑眉想了想,覺得也是.

誰規定了只有男人才能享受?女人同樣也能消遣男人.

而紅姐的酒吧,就是專門為女人提供享樂的地方.

就在他們說話的同時,拍賣也在持續進行著,不知不覺中已經拍賣到第五個男人了.

"怎麼,這些男人當中就沒有你中意的?"紅姐唇角漾著笑容,修長白皙的手指間夾著一根細煙,調侃地問.

林落施搖了搖頭,"都不怎麼合眼緣."

"是不是只有肖墨寒站在台上,你才會看上?"紅姐吸了一口煙,意味深長地說.

"……"林落施怔住,有種被她說破心事的尷尬.

"親愛的,你這樣可不行啊,你總是以肖墨寒的標准,去要求下一個男人,你永遠找不到合你心意的,因為誰都不會是肖墨寒!而肖墨寒又不可能真的站到台上去,等你將他拍賣下來,為所欲為!"紅姐目光深深地掃了她一眼,拍拍她的肩膀.

"那你說我要怎麼辦?"林落施也很郁悶,無奈的問.

她長這麼大,第一次主動喜歡一個男人,就是肖墨寒!

不知是不是越是得不到的,就越想要,這會問林落施她想拍下一個什麼樣的男人帶回去,她的腦海里就只有肖墨寒的影子.

"忘掉他,重新選擇一個新的男人,擺脫肖墨寒的陰影!"紅姐認真地看著她說:"只有這樣你才能獲得新生,否則你只會原地踏步,在肖墨寒的漩渦中出不來."

"紅姐,我知道了."林落施堅定地點頭.

她明白紅姐的意思,既然要選擇忘掉肖墨寒,必然要丟掉跟他相關的一切,那麼她再挑選男人的標准,就不能拿肖墨寒來衡量.

可是林落施結實的異性不多,不拿肖墨寒衡量,又該拿誰呢?

紅姐說,她現在應該選一個跟肖墨寒完全不同類型的男人.

林落施左思右想,腦海中竟然浮現出千禦野的身影.

貌似她認識的男人里面,也就千禦野跟肖墨寒是完全不同的類型.

可是千禦野那樣的花花公子,太受女人歡迎,太難駕馭了.

她連肖墨寒這種心里只有一個林婉婉的男人,都沒搞定?

現在還想著拿下千禦野那種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的風流不羈的男人?是不是太異想天開了?

想到這里,林落施又忍不住甩了甩腦袋.

"各位女士們,現在輪到今晚的重頭戲出場了!"主持人以火爆的語氣及略帶神秘感的笑容,大聲地開口:"請出今晚的第十號!"

就見一個戴著面具,身形高大的男人,緩緩踱到了台前.

他身著粉色的襯衣,並沒系扣子,露出兩塊微突的胸肌和六塊成型的腹肉,合身的西褲故做松垮狀地掛落在腰際,剛好露出引人暇想的白色內褲邊緣,原本層次分明的頭發此刻也稍作凌亂感.

這個男人看上去既頹廢又瀟灑,發酵著俊美異常的邪惑與高傲狂妄的魅力,釋出寶石般的光輝般燦爛奪目,讓人一眼就看到他,而給人強烈的印象與震撼!

待身材高大挺拔的他在站定在台前的時候,台下立刻傳來眾女的驚呼聲和口水滴落地板的聲音,霎時無數道帶著澀情的眼神全部集中到了他的身上.

林落施頓時目瞪口呆,不僅是因為這男人的受歡迎程度而深深震撼,更是因為這男人她居然有些眼熟.

尤其是那個惡魔的面具,讓林落施不禁回想起她第一次找的那個牛郎,他好像戴的也是這款面具.

"他?"林落施指著台上的男人,詫異地看著紅姐.

紅姐明白她是什麼意思,笑著點頭:"沒錯,他就是'惡魔’,之前陪伴過你一夜的那個牛郎."

林落施瞬間瞪大了雙眼:"他今天也參與拍賣?"

"原本沒想到能夠請到他,不過他突然就答應參加了,這可是個意外之喜,我估計以他的影響力跟受歡迎程度,我今天晚上是要賺發了."紅姐十分竊喜的笑道.

今晚所有人的拍賣費用,紅姐都將抽取百分之五十的傭金.

參與的人越多,拍賣的價格越高,紅姐賺得越多.

此時看著台下那些女人的興奮程度,就知道她們都想拍下這個叫"惡魔"的牛郎,跟他共度一夜.

"你要拍下他嗎?"紅姐饒有興致地問道.

"不要."林落施毫不猶豫地回答.

"為什麼?他好像正望著你耶,應該是很希望你今晚能拍下他."紅姐推了她的胳膊一下,笑著說.

"我才不想要他,他上次已經吃過了,這次怎麼也得換個新的男人."林落施扯了扯唇說,掩飾自己的心虛.

她不喜歡自己找個牛郎,卻有被牛郎泡的感覺,這個叫"惡魔"的牛郎,恰恰好給了她這種感覺.

紅姐挑高了一邊眉毛,對她豎起大拇指:"不錯,有長進,女人就是應該不斷更新男人."

話是這麼說,可林落施還是遠遠地感覺到,那個叫"惡魔"牛郎的目光,始終盯在自己身上.

她脊背一僵,心里有些發毛,只能假裝沒看見一樣,別過臉去.

台上,主持人已經宣布開始叫價了,起拍價五十萬.

"六十萬!"

"七十萬!"

"八十萬!"

……

很快就超過了百萬.

這些女人為了跟這個牛郎共度一宵,竟然不惜花費百萬,還真是肯下血本.

林落施默默地低著頭,實在不想陪這些女人一起發瘋,玩這種燒錢的游戲.

但她始終感到,那一道灼熱的目光,來自台上,一直緊緊地盯著她.

隨著那些喊價聲越來越高,盯著她的那個眼眸也越來越熾烈,像是期盼著她也能跟那些女人一樣喊價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