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還他自由,再無瓜葛
g,更新快,無彈窗,!

工作人員的辦證效率很高,很快林落施跟肖墨寒就各領著一張離婚證出來了.

兩人之間長時間的沉默.

林落施目光幽深,心情變得沉重.

如果說她現在一點感想都沒有,那一定是騙人的.

整整三年的婚姻,從他們離婚這一刻開始,從此再無任何瓜葛,而她漫長的單戀過程,也將畫上句號……

或許從此以後,連見面了,也只是陌生人……

暗暗用力吐出一口壓抑的氣,林落施轉過身,淡然道:"我還要上班,先走了."

肖墨寒突然叫住了她,目光直直地落在她的臉上:"林落施!"

林落施詫異地挑眉:"還有事嗎?"

"謝謝你!"肖墨寒的俊臉上是從未有過的輕松,他由衷地說道.

林落施心髒緊鎖了一下,那種沉甸甸的情緒瞬間盈滿了她的胸腔,怎麼都揮之不去.

或許她真是自私地將他拴在自己身邊太久了,自從娶她以來,他從未像此刻這樣露出輕松的表情,仿佛跟她在一起對他來說是一件多麼為難的事情.

現在他終于自由了!竟然在民政局前跟她道謝?!

"再也不見了,肖墨寒."林落施很努力的笑了笑,隨手將離婚證放進包包,這是他留給她的唯一東西.

丟下這句話,她扭頭離開了.

隱忍著眼眶中即將流出來的淚水,林落施快步消失在紛亂的人群中.

她沒有去公司,也沒有回家,一個人漫無目的地在街上亂逛.

心里很難受,卻無處發泄!

她一廂情願,維持了三年的婚姻,終于還是結束了.

盡管這是早已預料的結果,可林落施的心還是像被什麼攥住了似的,整個人都覺得窒息的難受.

她單戀了肖墨寒這麼多年,以為把他變成自己老公了,自己就有機會了.

可結果她還是輸了!

輸給了她同父異母的妹妹林婉婉.

肖墨寒的人跟心,她都搶不走也得不到.

這三年的癡心錯付,到頭來終究是一場空.

向來以工作為重的林落施,這一天出奇地沒有去公司!也沒有接任何人的電話!

她一個人漫無目的地在大街上走著,任身邊飛馳的車輛奚落她獨自一人的寂寞和蒼涼,突如其來的心酸盈上胸口,刹那間在身體里泛濫開.

一種莫名的迷茫和找不到去向的空虛讓林落施突然很想呆在人聲鼎沸的環境中,最起碼喧鬧的氣氛不會讓她感覺到孤獨.

于是在夜幕來臨之前,她伸手一招,攔下一部出租車,讓車子把她帶去了"夢露"酒吧!

今晚的"夢露"酒吧布置得格外燦爛輝煌,到處交織著薄紗和綢緞,充滿了淫逸的氣氛.

而到場男士們都衣著考究風采翩翩,女士們更是華服麗影,十分盡興地在歡笑和暢飲著.

林落施詫異地走進去,心中禁不住有些好奇,難道今晚這里將有什麼特別的活動?

"落施,你怎麼來了?"老板紅姐一見到她,就笑著迎了上來,今晚她濃妝豔抹,穿著打扮的格外華麗.

"我來找你喝一杯的,我今天剛領了離婚證."林落施心情低落地說.

紅姐眼前一亮,激動道:"你跟肖墨寒那小子,終于把婚給離了?"

"紅姐,我離婚了,你怎麼不為我難過?反而還很高興的樣子?"林落施不悅地皺眉.

紅姐對她露出一個妖媚的笑容:"我早就跟你說過,拴住一個不愛你的男人,痛苦的還不是自己?做女人就該懂得享受,找一個愛你的男人,寵你疼你,總比你一直單戀著一個心里沒你的男人,永遠得不到回應的強!現在你終于想清楚了,跟他把婚離了,也就解脫了,未來的好日子等著你呢."

"希望吧."林落施落寞地點點頭.

她也希望自己能早日真正放下肖墨寒,擁有自己新的人生.

紅姐摟著她的肩膀,笑著提議:"你今晚來我的夢露酒吧,算是來對了!待會這里會舉辦一個的拍賣活動,你一起來參加啊!"

"拍賣?"林落施望著周圍盛裝出席的男男女女,原來他們今晚都是來參加拍賣的,她倒是很好奇紅姐的酒吧里,會拍賣什麼新奇玩意.

"你這里拍賣什麼?"林落施眨了眨眼問道.

"我這里能拍賣什麼?"紅姐高深莫測地笑了笑:"我這里是鴨店,當然是拍賣男人了,而且還是優質的男人."

"啊?男人?"林落施驚奇地叫道,瞪大了雙眼:"那我還是算了吧."

"別啊,你剛離婚,現在的這種狀態,就該找一個新男人,迅速開始一段新戀情,這樣才能盡快忘掉肖墨寒,忘掉你們曾經的那些不愉快,重新開始."紅姐急忙建議.

林落施擰著眉想了想,覺得紅姐說的有道理.

她想要徹底忘掉肖墨寒,擺脫他們離婚的陰影,最好的辦法自然就是重新找個男人,迅速投入到下一段戀情中.

"可是我就算急著新找個男人戀愛,也不能找個牛郎吧?"林落施直覺得不妥.

"我又沒有叫你跟牛郎戀愛,關鍵是找個新男人可以讓你開心一下,總比你一個人什麼都憋在心里的強!今晚我們的拍賣活動,喊價最高者能和被賣者共度一晚,而且做什麼都行!"紅姐嘴角噙著笑,不等她反應,已經扯著她去報名了.

"噯?"林落施怔愣了一下,剛想拒絕,快要說出口的話,又被她咽了回去.

算了,她也不是第一次找牛郎了,沒必要裝矜持.

何況她今天剛跟肖墨寒離婚,這會心里正堵得慌,要是沒有一個男人陪著,這漫漫長夜要她如何一個人過?

反正婚都離了,就當是取悅自己開心,放縱一次好了.

就在林落四的思想做激烈斗爭的時候,一旁的紅姐拍了拍她的肩膀,提醒道:"要開始了!"

突然響起的音樂聲讓原本在喝酒談笑的女人們通通站了起來,瞬間包圍住了臨時搭建的舞台.

林落施也把視線轉了過去,整個舞台的燈光瞬間變得絢麗多彩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