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一起去民政局離婚
g,更新快,無彈窗,!

肖墨寒在浴室里洗了很長的時間,比昨晚他帶她來這里,准備要她之前,洗的時間還要久.

林落施一額頭的冷汗,只覺得他真是夠詭異的.

肖墨寒這是嫌她髒,還是嫌自己髒呢?又或者是面對林婉婉的時候,他會對自己這種沒有管的住下半身的行為而感覺到愧疚?

不過肖墨寒要是有這份覺悟的話,那怎麼當初就能頂著她林落施丈夫的頭銜,跟她妹妹林婉婉厮混在一起了呢?

林落施站在那里托腮思索了半天,終于明白這愛和不愛的差別和待遇的確還是蠻大的.

折騰了一夜,肚子已經餓的咕咕叫了.

林落施轉身去了廚房,烤了幾片面包,煎了兩個荷包蛋,又倒了兩杯牛奶.

這時候,肖墨寒終于已經洗好了出來了,一邊往客廳的方向走一邊打著領帶,看到她擺好了的早餐稍稍愣了一下.

林落施也不看他,自顧自地說道,"吃完早飯再出去吧,我們正好順路!"

肖墨寒面色晦暗,冷冷地回應了一句,"不用了,你自己吃吧!"

說完,拿著公文包就要走.

林落施高抬了下顎,揚起嗓音,"肖墨寒,我說了你可以走了嗎?難得你昨晚上肯陪我一夜,姐姐我今天心情好地給你准備了一頓豐盛的早餐,這也許是我們之間最後一道早餐了,你就坐下來安心地陪我吃完.我現在這煎雞蛋的水平真是提高了不少,不信你嘗嘗?"

說著,她就走過去,一把拽過來肖墨寒的衣袖,摁著他坐了下來.

肖墨寒黑沉著俊臉坐了下來,滿臉的不情願,渾身散發著不耐的怒氣.

林落施一邊美滋滋地吃著,一邊看著他不緊不慢道,"吃完了我們就一起去趟民政局,把離婚證給領了."

她剛說完,就聽到"哐當"一聲,肖墨寒把剛握在手里的刀叉掉在盤子上了.

"你那麼大反應干什麼?難道你沒打算跟我去離婚?"林落施眸光里含著一絲諷刺的笑意:"我可是遵照之前的約定,睡完了你,就立馬跟你去離婚,若是你自己不情願,那就算了."

"誰說我不情願?我巴不得馬上跟你離婚!"肖墨寒眼神陰郁,冷傲地目光掃過她,隱怒地吼道.

林落施點了點頭,喝了口牛奶,"我知道啊,所以我才讓你留下來陪我吃完這最後一頓早餐,吃完了咱們就去民政局離婚!"

她說著,就見肖墨寒皺了皺眉頭,目色陰陰沉沉,似有一抹陰郁.

"我警告你,昨晚我們發生的事情,不許讓婉婉知道."他薄唇緊抿,低沉地嗓音,帶著不容置喙嚴厲.

說完就隨手拿起一旁的牛奶喝了起來.

剛喝了一口下去,就聽見林落施漫不經心地回答了一句,"原來你不想讓婉婉知道啊?只不過可惜了,昨晚你正騎在我身上的時候,林婉婉剛好打了個電話過來.你下回見到她的時候,最好解釋清楚男人對于性和愛的區別對待,又或者你可以直接解釋說你是錯把我當成她了,再加上她現在小產也不怎麼方便,你就按捺不住了.我想依她那種豁達又善解人意的個性,一定會表示理解的!"

林落施的話音剛落,肖墨寒嘴里的牛奶就整個噴了出來,他也嗆著了,在那劇烈地咳嗽著.

林落施抽了張紙巾把他嘴角的牛奶擦了擦,還跟著數落道,"多大人了,喝牛奶還能嗆著!"

肖墨寒一邊咳著,一邊拍掉她的手,他目光陰寒,看著她的時候,似乎湧動著駭人的怒氣,漲紅了臉卻終究是一句話都沒有說出來.

他一把抓住林落施的手腕,將她從座椅上提了起來,緊接著就將她拖向了門外.

"喂,肖墨寒,你干什麼啊?"林落施奮力地掙紮.

肖墨寒拽緊了她的手,"砰"地一下子關上房門,把她拖進了電梯里.

一路上,無論林落施怎麼喊打,他就是不松開.

直到來到他的車邊,他將林落施塞進車里,用力扣上車門,自己繞到車的另一邊,坐進了駕駛室.

"開門,讓我下車."林落施立即就喊.

肖墨寒沒有理會,徑直發動了車子.

林落施伸手就去推車門,肖墨寒早有防備,一把按下了中央控制鎖,並跟著一腳踩下油門,車子立即沖了出去.

肖墨寒握緊了方向盤,眼神異常冷酷,他一言不發地將油門踩到了底.

林落施再一次體會到了生死時速,喊得嗓子都啞了.

等到肖墨寒終于把車子停了下來,她還來不及喘氣,就看到窗外的建築物上掛著寫著"民政局"三個大字的牌子.

原來他之所以這麼著急地拖她出來,一路又把車飆地飛快,是迫不及待地要跟她離婚來著.

看來她真是讓他一秒鍾都忍受不了了.

林落施嘴角浮現一抹冷笑,心里多了幾分的澀然.

不管她多麼掙紮努力,她跟肖墨寒還是不可避免地走到了離婚這一步.

這個結果,其實三年前就可以預見了.

一廂情願的婚姻,終究是不可能長久的.

只是她這個夢自以為是的做了三年,如今也該清醒了.

"原來你是急著帶我來這里?!"林落施深深吸了口氣,不等他有所動作,她已經徑直推開車門.

等了一會,並不見肖墨寒下車來,林落施疑惑地回頭,目光望進車內的肖墨寒身上,"別告訴我你反悔了!"

"我們離婚的事,我希望你信守承諾,親自去跟我父親解釋."肖墨寒突然抬起頭來,對上她的眼,幽深沉凝的聲音.

林落施的心仿佛被什麼撞擊了一下,澀澀莫名.

都到這一步了,難道她還指望著肖墨寒回心轉意嗎?

他只不過是怕回去不好向父親交代.

"放心,等我拿了離婚證後,會親自上你父親那里跑一趟,解釋清楚是我的問題,不會讓他老人家責怪你跟你的婉婉."林落施撇了撇唇,冷冷地回答.

肖墨寒沉默了片刻,也跟著下車.

兩人就這樣一前一後,走進了民政局大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