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昨晚是她伺候他的
g,更新快,無彈窗,!

她仿佛聽到林婉婉倒抽一口氣的聲音,接著便是她有些冷冽的質問聲,"林落施,是你,是不是?你說話啊!"

林落施靠在貴妃椅上,繼續拿著自己的手機,玩手機游戲.

隨著筆記本里傳來越來越激烈地男女纏綿聲響,林婉婉在電話那頭也越來越不淡定了,一會兒喊著肖墨寒的名字,一會兒喊著林落施的名字.

"墨寒,你說話啊,你在干什麼?我肚子好疼啊!"

"林落施,你故意的是不是?你對墨寒做了什麼?"

"回答我,你們倆現在在做什麼?"

……

無論林婉婉激動地吼了些什麼,林落施愣是一點回應都沒有給她.

隨後那邊便傳來一陣陣的玻璃碎地的聲音,還有護士闖進病房的尖叫聲,最後"咚"的一聲通話便結束了.

林落施掃了一眼肖墨寒手機顯示的那個時長約3分鍾的通話時間,雖然林婉婉比她預想中的耐性差了些,但是,這點時間也足夠了.

林落施並沒有把通話記錄刪掉,而是把筆記本電腦和肖墨寒的手機都放回原處之後,又繼續躺到了貴妃椅上.

雖說是在玩游戲,可是林落施的腦海里卻不自覺地想起來,她跟肖墨寒結婚這三年來,經常午夜夢回時分,會收到她的好妹妹林婉婉給她發來的騷擾短信或視頻.

短信跟視頻的內容,男女主角無疑就是林婉婉跟肖墨寒,不是兩人睡在一起的畫面,就是歡愛纏綿的某個鏡頭,弄得林落施常常夜不能寐,神思恍惚.

林婉婉就是用這樣的方式,逼迫她跟肖墨寒離婚.

她搶走了她的老公,讓林落施獨守空房不說,還要她忍受這樣的精神折磨.

如今林落施不過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罷了.

讓林婉婉也親身體驗一回,自己的男人被別的女人睡,這是一種什麼滋味!

沒想到林婉婉的表現,實在是差勁,才聽了三分鍾就受不了了.

要知道她林落施可是被她這種拙劣手段,整整折磨了三年.

林落施放下手機,轉頭望向窗外的夜色,腦子里回想著自己跟肖墨寒有名無實的可笑婚姻.

這一回憶,就是一整夜.

天快亮的時候,林落施知道肖墨寒的藥效也差不多了.

藥效一過,他便會醒來.

而她必須在他清醒之前,准備好最後的作戰.

她從貴妃椅上站了起來,脫掉自己的外衣,只穿著薄薄的內衣,又揉了揉自己的頭發,讓自己看起來凌亂不羈.

最後用手狠狠掐自己脖子上手臂上的肌膚,制造出激情的痕跡,這樣肖墨寒就無法懷疑了.

做完一切之後,林落施爬上床,將肖墨寒身上唯一蔽體的浴巾扯掉,自己則躺進他的懷里.

林落施把被子往身上一裹,然後一個翻身,肖墨寒整個人就赤身裸體地暴露在空氣中了.

她爬上床之前已經關掉了室內的暖氣,如今是黎明時分,這個季節早晚最涼.

林落施背對著他,閉著眼睛默默地倒數著,沒一會兒的功夫就聽到一個猛烈的噴嚏聲,肖墨寒被硬生生地給凍醒了!

林落施背對著肖墨寒,就聽到他哼哼了一聲,然後又吸了吸鼻子,聽那聲音貌似是凍著了.

不過,等他徹底醒來,意識到自己正赤身裸體地跟林落施躺在一張床上的時候,他立即就從床上跳了起來,用一臉驚悚的表情看著林落施.

那模樣就像是林落施強了他的初夜,並且還沒有打算負責似的!

"林落施,這是怎麼回事?你怎麼會在我床上?"肖墨寒一臉的陰寒,黝黑的眸子,蒙上一層陰翳的情緒,危險地朝她怒吼.

"什麼怎麼回事?你忘了是你昨晚自己答應陪人家最後一夜的,可是你卻喝多了,趴在我身上叫了一個晚上林婉婉的名字?"林落施不滿地抱怨,恨恨地眼神,直接把他圍著下半身的浴巾朝著他的臉上砸了過去.

肖墨寒愣了片刻,還用那種半信半疑的眼神看著她,似乎是不相信自己竟然真的對她下了手.

不過聽到林落施說,他趴在她身上,叫了一個晚上林婉婉的名字,他的表情倒是有幾分的釋然.

像是為自己背叛了林婉婉,跟她纏綿了一整夜找到了一個借口.

他對自己說,他只是把林落施當成婉婉給睡了,僅此而已!

盡管昨夜的記憶有些模糊,卻隱隱記得她很賣力的用身體討好自己.

不得不承認的是,她的滋味卻是很銷魂,讓他流連往返,跟她做了一整夜.

肖墨寒目光陰沉地瞪著林落施,聲音中帶著一種令人心驚的暴戾:"看來你有多不少男人?"

林落施見他用這種口氣跟自己說話,便知道自己成功了.

肖墨寒並沒有懷疑什麼,反而真的認為他們倆纏綿了一夜.

她故意嫵媚的瞅著他,大方地承認:"反正不少就是了,怎麼樣?昨晚我很賣力,把你侍候得很舒服吧?"

見她厚顏無恥的承認有過很多男人.

肖墨寒只覺得胸口一滯,有種想掐死這個女人的沖動.

在他之前,她還經曆過那麼多男人.

他的眼眸變得陰暗冷冽,身上裹挾的寒氣:"你這樣的女人,一次也就膩味了."

"難道你不覺得很舒服嗎?你昨晚可是摟著我要了一夜呢,人家現在都還腰酸背痛的."林落施故作委屈地說.

肖墨寒冷著臉,眼眸異常森冷地盯著她:"那是因為我喝醉了,把你當成了林婉婉,否則你以為我能對你下得了手?"

"是嗎?人家本來還想讓你迷上我的身體,多伺候你幾夜的."林落施目光流露出一絲的失落.

"不必了,我們之前說好了只是一夜而已,一夜足以讓我對你倒盡胃口."肖墨寒無比嫌惡的口吻,異常陰暗低沉的聲音.

說完,他便下床,向浴室走去.

林落施對著他離開的背影,做了一個鬼臉,心情頓時大好.

她終于把肖墨寒給耍了一回,讓他以為自己真的跟她發生了關系.

在他跟林婉婉的真愛上,蒙上了那麼一丟丟的陰影.

雖然只是一丟丟,但足夠讓相愛的兩人翻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