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她迷暈了老公報複小三
g,更新快,無彈窗,!

"除非你不想離婚了?"林落施眼睛一眨不眨地覷著他,毫不猶豫地回答.

肖墨寒黑眸深深凝著她,抬手接過酒杯,把紅酒在杯中旋轉,終于仰頭一飲而盡.

林落施眼里閃過一絲興奮地精光.

終于哄著他將這杯下了迷藥的酒喝下了.

她雙手捧住他俊俏的臉,踮起腳毫無預期地壓上了他性感的薄唇.

肖墨寒從喉嚨里發出了一聲低吼,一雙鐵臂來到她的臀下把林落施用力托高而起,溫熱的唇舌溫柔又狂野地侵略著她.

林落施閉上雙眼,享受著他的觸撫與疾雨般的吻,呼吸里全都是他的味道.

肖墨寒邊和她吮吻邊抱著她走進了臥室,把她放到床上後才離開幾秒種的四片唇又膠合在一起.

他也是個正常的男人,被她眼眸中的誘惑勾得血液沸騰.

哼,既然她這麼急于直奔主題,那自己又何必拒絕.

男人和女人之間,最實際不過的關系不過是床.上歡愉.

林落施今夜的目的也不過如此.

肖墨寒眉梢挑起,高大的身子壓上她,燙熱的手掌卻從她窈窕的背脊一直滑落.

用力扯掉她的裙擺,撫摸過她細長的美腿,一路向上滑動.

林落施身子驀然一震,倒抽了口冷氣,下意識一把推開他.

肖墨寒的眼里卷起不悅的風暴,嘲弄的譏諷:"都到了這種時候,才來欲拒還迎的把戲,是不是太遲了?"

林落施胸脯喘息著起伏不定,完美的曲線散發著勾魂攝魄的誘惑力.

在她的計劃里,必須由她主導這場床.戲.

剛才他那樣撫摸自己,繼續摸下去,她的計劃還沒實施,估計就被他吞到肚子里了.

怎麼可以賠了夫人又折兵?

林落施收斂心神,慢慢鎮定下來,故意對他嫵媚一笑,手掌撫上他的側臉:"什麼欲拒還迎,親愛的老公,我比較喜歡直接的,火熱的,讓我來侍候你,我的技巧可很好,保證讓你吃髓知味."

如此大膽挑逗的話,讓肖墨寒眼中的鄙夷變得更加濃郁.

原來她是一個經驗豐富的女人,聽她這麼說證明她已經有過不少男人.

這個認知讓肖墨寒心底騰然升起一股怒氣,有種想狠狠折磨她的沖動.

肖墨寒冷冷挑眉,放開了她,低啞地嗓音帶著幾分的諷刺:"好,讓我看看你的手段."

林落施見肖墨寒從她身上離開,躺在了她的身側,計劃終于回歸到自己設計的部分.

她深吸一口氣,鼓起勇氣,坐在肖墨寒大腿上,身子軟軟的趴在他身上.

肖墨寒半眯眼中帶著濃濃的情.欲,臉上卻有著隱隱的輕蔑.

雖然處于劣勢的為止,但他身上依然有種凌人的氣勢.

林落施咬咬唇,雙手穿過他濃密的頭發,雙眸突然定定的看著他,聲音迷幻無比:"親愛的老公,接下來先閉上眼睛,你可要認真的聽我的話,我一定會給你一個畢生難忘的銷.魂之夜."

肖墨寒充滿情欲的眼睛掃過她的眉目,疑惑一陣後,還是閉上眼睛.

這個女人看來經驗確實豐富,花招不少.

哼,這種手段,估計真是侍候過不少男人,好一個蕩.婦.

他閉上眼睛一刻,沒看到林落施眼中閃過的詭異笑容.

林落施開始輕輕柔柔的唱起一首迷離曖昧的歌,聲音性感撩人無比.

像一個慵懶的小貓,用爪子溫柔的梳理著光滑的毛發.

肖墨寒漸漸地感覺意識浮沉,再加上剛才喝下去的酒液開始發揮作用,他腦袋里暈暈沉沉,身體不受控的陷入一種朦朦朧朧的狀態.

夜色中,房間里一片甯靜,床上緊貼著的一雙人沒有任何動作.

看到肖墨寒已經沉入昏迷中.

林落施驚出了了一身冷汗,長長地舒了一口氣.

沒想到肖墨寒的意識那麼強大,想要用一點藥物迷暈他並不容易,如果不是因為他放松了警惕,恐怕自己真的不可能成功.

不過不管怎麼說還是成功了,他已經徹底地迷暈了過去.

明天起來,他會想起他們在床.上纏綿悱惻的假象,卻以為是真的.

其實一切都沒發生過.

這是多麼有趣的事.

林落施搞定好一切後,從床上下來.

她特意翻找出肖墨寒的手機,輸入了林婉婉的生日密碼,成功解鎖.

手機里面又有幾個未接來電,全都是林婉婉打來的.

林落施冷笑了笑,又轉身去他的書房搬來了一台筆記本,插上她今天精心准備的U盤.

U盤里全都是當初紅姐拷貝給她的限制級畫面.

還記得那會她被肖墨寒冷落,特意去咨詢了紅姐,要如何抓住一個男人的心,讓他愛上自己.

紅姐教導她別輕視了夫妻生活在婚姻中的重要性,一旦一個男人連碰都不想碰你了,那肯定說明你們夫妻之間存在問題了.

所以,紅姐就拷貝了這些教學視頻給她,讓她回家以後沒事好好練練,她說饒是再西裝革履的男人脫光了之後,也都是好這口的.

女人一定要成為床上的妖精,才可以抓緊男人的心.

可惜,肖墨寒跟她結婚三年來,從未踏足過他們新婚的別墅,更加沒有碰過她一下.

她自然也就沒有了可以修煉成妖精的機會.

林落施本來都快忘了還有這麼一個U盤了,今晚為了實施她的計劃,這個U盤終于又派上用場了.

等一切准備工作就緒之後,林落施就悠閑地躺在臥房里的那張貴妃椅上,玩手機游戲.

又過了大約半個小時,肖墨寒的手機鈴聲再一次地響了起來.

林落施故意讓鈴聲響了好一會兒,才慢悠悠地接起,她打開了揚聲器,就聽到那頭傳來林婉婉一陣抽泣的聲音,"墨寒……墨寒……不知道怎麼了,我突然半夜里肚子又突然好疼,我好害怕……"

林落施在心里回了句,"肚子疼,你不會按鈴叫護士啊?肖墨寒特意把你安排私人醫院的vip病房調養小產後的身體是燒錢用的啊?"

見電話這頭長時間都沒有回應,林婉婉頓了下,又嬌弱地喊了聲,"墨寒……你在聽嗎?"

林落施這時迅速地按下了筆記本的播放鍵,調低了音量,那輕輕柔柔的喘息聲和肌膚摩擦的聲音便傳到了手機那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