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她給老公下藥
g,更新快,無彈窗,!

肖墨寒驅車帶她來到了他在外面的那個"家"--市中心的房子.

這里采取的是酒店式公寓的管理模式,有專門的物業負責做清潔,還有專業的家政公司送配菜,生活很方便,這里的住戶大多都是高收入單身白領,三年來,他一直住在這里.

將車停好後,肖墨寒打開車門,一言不發地下車,往他居住的那棟樓的玻璃大門走去.

林落施立馬也從車門的另一邊下來,小跑著跟了上去.

這里的物業管理員顯然和肖墨寒很熟,和他打著招呼,看著他身後跟著的林落施,頓時就用一種很吃驚的眼神看著她.

林落施在心里冷笑,這管理員大概是把她當成肖墨寒在外面的女人了吧.

畢竟尋常在這里跟肖墨寒出雙入對的都是林婉婉,這里的人肯定已經先入為主,把林婉婉當成肖墨寒名正言順的女人了.

現在她突然出現在這里,在別人眼中就像是來跟肖墨寒偷情的小三一般.

肖墨寒看見了管理員的眼神,他簡單的解釋著:"我老婆."

管理員立即張大嘴"噢"了一聲,然後就對著林落施笑,她卻笑不出來.

她沒有高興的感覺,反倒有些難受的酸,雖然肖墨寒解釋了她的身份,但她卻一點也開心不起來.

這里是肖墨寒一直向她關閉的地方,是她一直想來卻來不到的,今天走進來,原來是這種滋味.

肖墨寒住十二樓,電梯里還有其他人進出,他們先後走進去,林落施能夠感覺到來自其他人的異樣眼光.

到達十二樓後,肖墨寒用鑰匙開了門,林落施跟著走進去,視線環繞了一圈後發現這里就和肖墨寒的人一樣既乾淨又簡潔,找不到一絲的雜亂.

簡單的三居室,一間主臥,一間書房,還有一間是健身房.

林落施猜測,每回林婉婉來的時候,應該跟肖墨寒住的是一間主臥,畢竟他們連孩子都有過,這麼親密的情侶關系睡一間房並不奇怪.

她正想著的時候,耳邊傳來了肖墨寒地嗓音:"我去洗澡了."

不等林落施回應,他已經拋下她,獨自去了浴室.

林落施一個人百無聊賴地坐在客廳的沙發上,開始玩手機.

她先拿著手機上網,又登陸了微博,再切換到手機游戲界面,一連玩了好幾關平日里打不通關的游戲.

覷了眼浴室緊閉的門,再看了看手表,發現不知不覺肖墨寒已經在浴室里面呆了快一個小時了!居然還沒有出來?!

林落施眼皮抽了抽,不禁懷疑他是故意拖延時間,還是太過緊張了?

男人一般不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動物嗎?

在面對一個主動獻身給他的女人,按道理他應該一進房間就撲到她的身上而不是像現在這樣躲在浴室里不敢出來!

肖墨寒這種比女人還墨跡的膽小行徑一點都不象一個已經成熟的男人會做出來的事情!

林落施將他這種反常的行為,歸根為他對自己的抗拒跟抵觸.

或許從內心上來說,肖墨寒是真的不想碰她,真的想給他心愛的林婉婉就這樣一直守身如玉下去.

她現在用同意離婚,要挾他盡一次做丈夫的義務,是逼良為娼?強人所難了?

又過了十五分鍾,林落施決定不再等下去了.

她把手中的手機放回到包包里,從沙發上站起身,准備去催催他.

就在她來到浴室門前,打算要敲門的時候,門突然開了.

肖墨寒下半身圍了條浴巾,頭發微濕的帶著水氣,打著赤腳准備跨出來.但是看到她站在門口,他墨黑的眸子里出現了一絲不自然.

林落施毫不避諱地對他從頭到腳地掃視了一番,沒想到他的身材不象表面看上去那般削瘦實際上還挺有料的,身上的肌肉很緊但一點都不誇張,看得出他平常經常運動,不然不會保持得那麼好.

不過他的皮膚有些偏白,這讓林落施不是太喜歡,她還是比較中意千禦野那種小麥色的肌膚,看上去既健康又性感.

不過她倒是發現了肖墨寒身上有一樣令她感興趣的東西,他健碩的胸肌前長了一堆稀疏的絨毛,黝黑的體毛在他白皙的肌膚上尤為引人注意.

林落施的嘴角拉起一個戲謔的弧度,忍不住伸出手摸到他的胸膛前,用兩只手指輕輕拉扯著那上面的毛發.

她的挑逗動作引得他倒吸一口氣,眼眸變得暗沉起來.

林落施輕笑出聲,象是一個小孩找到了自己心愛的玩具一樣不斷褻玩著,然後故意使力一連拔下了好幾根.

肖墨寒吃痛抽氣驀然抓住了她的手,用陰鷙狠毒的眼光射向她,大聲咆哮道:"你非要表現得象個急欲被男人上的色女嗎?"

林落施露出了個無辜的笑容,把從他身上扯下的毛發攤在手心朝他臉上一吹,挑釁地說:"你不也很享受嗎?"

肖墨寒眼底的陰沉之色若隱若現,身上的肌肉也緊繃著.從他握得死白的指關節,林落施看出他非常生氣,說不定想立刻揍她一頓.

林落施暗地里吐了吐舌頭,知道自己逗得他太過分了,應該適可而止.

"你家里有酒嗎?"她的眼神妖嬈地瞅著他,輕聲詢問.

"吧台里有."肖墨寒面無表情地說.

"不如我們先喝一杯,助助興?"林落施嬌俏地提議.

肖墨寒面色依然冷峻,卻沒有反對.

林落施徑直走到吧台前,把冷藏室內的紅酒倒在玻璃的高腳杯中,趁著肖墨寒不注意飛快的往其中一杯加足了迷藥.

哼,她可是把紅姐給她的一包迷藥全倒進去了,不信喝不死他!

看待會肖墨寒還不乖乖躺床上,仍由她為所欲為!

林落施小心的搖晃著杯中的液體,把下了藥就酒杯遞給了肖墨寒:"來,我們干杯,為最後這美妙的一夜!"

肖墨寒沒有接過酒杯,只是深深的望著她,望的她心里發毛.

林落施強笑著自己飲了一口,然後說:"不錯,你這酒真是美味,很適合今晚的氣氛!"

驀然,肖墨寒的一只大手抬起她的下顎,眼神逼視向她:"林落施,你真的考慮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