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她留下嫖他的錢離開
g,更新快,無彈窗,!

"嘿!""男人"興奮的笑了,仿佛很期待被林落施買下一夜,他的目光的在人群中瞟了一眼,收回時,帶著一種勝利的笑意,歡快的回答,"好啊,我很樂意!"

"那現在就跟姐姐走!"

林落施挑畔的看著他,但看到他唇邊的奸笑,她心里突然有點發虛,不知道為什麼,明明是自己買了他一夜,卻總覺得好像被他算計了一樣.

"男人"放開她,向那些等著看他們好戲的觀眾揮揮手,放蕩的說:"美人們,抱歉了,哥已經有買家了,下次再見!"

說完,他就拉著林落施跳下舞台,女人們立即圍過,有幾個大膽的女人在他胸膛放肆的摸了一把.

林落施凝著眉頭,不高興地大喝:"滾開,我剛剛花十萬塊把他買下了,今晚他是我的人."

那幾個女人立即縮回手,不敢再碰他.

"嘿!""男人"的唇邊勾起一抹奸笑,饒有興趣的看著她,湊過在她耳邊低聲說,"你可要考慮好了,千萬別後悔!"

看著他奸詐的眼神,林落施心中不禁顫了一下,有一種異樣的感覺,好像自己掉入了陷阱,就好像反過,自己是一只可憐的小綿羊,落入了他這只大灰狼的血盆大口……

"走吧,我的十萬塊!"男人拉著她,飛快的跑出了酒吧.

……

兩人來到附近的一家五星級酒店,開了一間房.

林落施先去了浴室洗了個澡,出來的時候見"男人"已經自覺地脫了衣服,只圍著一條浴巾,露出性感健碩的胸腹肌.

"你有六塊腹肌啊,是不是經常做健身啊?"林落施走過去,伸出手指戳了戳他的胸膛.

而這男人居然一點都不覺得不好意思,唇邊始終掛著無害的邪笑.

林落施看著他這個樣子,不禁鄙視道:"看你還真是被女人看慣摸慣了!"

"是啊,平時也有很多女人仰望我,怎麼?吃醋了?"男人挑起眉頭,曖昧的湊近她,溫熱的氣息拂在她臉上.

林落施慌忙地退後一步,憤憤的瞪著他:"你怎麼還不把面具摘下呀?"

她突然要摘他的面具,他的眼中逝過一縷異色,閃電般抓住她的手.

他的桃花眼微微彎起,含著親切的笑意,"酒吧有規定,不能讓客人看見自己真實的樣子."

"哦,這樣啊,那你叫什麼名字呀?"林落施挑了挑眉問.

男人優雅的放開她的手,頓了一下,隨口說:"我,叫惡魔!"

"惡魔?"林落施興奮的大笑,"哈哈,你天生就是做鴨的料啊……"

惡魔也不生氣,笑眯眯的看著她:"你叫什麼?"

"我叫林落施,不過在我沒有允許的時候,你不准叫我的名字,要叫我主人!"

"主人?"惡魔的目光別有深意地在她胸前瞟了一眼,唇角勾起了邪惡的冷笑,"看你發育不良的樣子,有資格當我的主人?"

"你,你才發育不良呢……"

林落施氣惱的瞪著他,明明應該是她欺負他,結果處處占下風.

"你沒有發育不良?那我要親自試試!"惡魔眼神邪惡,圈住她的腰把她按在牆壁上,手從她的浴袍底下伸了進去:"果然很有料呢."

"你……唔……放開……"林落施臉色羞紅,還沒有過這方面經驗的她,讓她對這種荒誕的行為有些緊張.

"你會喜歡的!"惡魔咬上她的耳垂,手在她裸露的後背上四處游走著,右腿的膝蓋把她身上的浴袍不停地往上撂.

"別……"林落施本能地想要推開這具太過火熱的身體,可是,對方卻根本不給她逃脫的機會.只聽到"刺啦"一聲,他直接把她身上唯一蔽體的浴袍撕開了.

惡魔桃花眼里掠過一絲的渴望,下一秒他地吻落了下來.

林落施渾身緊繃,整個身體僵硬的像根木頭.

惡魔突然嗤笑了一聲,"你這是做好了英勇就義的准備了?放輕松點,這本來就是一項身心愉悅的運動."

林落施尷尬地一笑,還是無法真正地放松.

惡魔的吻緩緩向下,一路攻城掠地,直到把她僵硬的身體慢慢地融化成了一汪秋水.

這一夜,林落施自己花錢找了個牛郎,成功把自己蛻變為女人.

翻云覆雨了一夜之後,她留下了十萬元的支票離開了.

跟這個叫"惡魔"的牛郎,之後再無交集.

倒是跟這個"夢露"酒吧的女老板紅姐,成了好朋友.

林落施每回有不開心,心情抑郁的時候,都會去"夢露"酒吧,找紅姐聊天.

只是自那次之後,林落施再也沒找過牛郎.

她這次來"夢露"找紅姐,是問她那一種迷藥,准備招呼肖墨寒的.

林落施的離婚條件,就是要肖墨寒陪她最後一夜.

既然肖墨寒已經勉為其難地答應了,那麼這一夜,她必然不可能輕易地放過他.

林落施走進酒吧,侍者告訴她紅姐正在吧台那邊等她.

林落施徑直走過去,對吧台里那個非常性感,豔麗的女人招招手:"給我一杯BloodyMary."

紅姐點上一跟細長的煙,吞吐了一口後夾在指間,挑眉道:"來了?"

"嗯."林落施點點頭,輕聲問道:"我要的藥呢?"

紅姐把那張妖豔的臉湊到她面前,用手指夾著一小包藥粉,塞到她的手里:"這一包東西,只要一點點,就能讓男人一夜,都仍由你為所欲為."

"謝謝!"林落施目光深邃地笑了笑.

"對了,你之前花了十萬塊睡的那個牛郎,一直想要再約你,不知道你還有沒有興趣?"紅姐眼神妖媚,吸了一口煙,朝她吞云吐霧道.

這已經不是紅姐第一次提醒她,那個叫惡魔的牛郎,想要再約她了.

事實上,在他們第一次過後,那個叫惡魔的牛郎,就一直想辦法通過紅姐聯系她,希望跟她達成長期的交易.

"不了,那種體驗一次就夠了."林落施搖了搖頭,再一次地拒絕.

那天晚上,她是喝太多了,再加上被肖墨寒跟林婉婉刺激的,才荒誕地找了一次牛郎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