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她去酒吧叫了牛郎
g,更新快,無彈窗,!

此時夜已經很深了,"夢露"酒吧內卻是歌舞升平.

霓虹燈閃耀,令人亢奮的音樂四起.

情欲的氣息越越濃烈,如同醞釀千年的美酒,散發出誘人的氣息,勾引每一個人內心深處的渴望,讓他們在這里迷失.

林落施喝的醉醺醺地走進酒吧的時候,舞台上那些"帥鴨們"正跳著勾魂惹火的熱舞,配合各種撩人的動作,引得台下的女人連連尖叫.

"小姐,不好意思,我們這里是會員制,只對會員開放!"有侍者過來,攔住了她的去路.

林落施將紅姐的名片遞了過去:"是這個人讓我來找她的."

侍者接過名片,頓時一怔:"原來小姐你是我們老板的客人,請跟我來!"

林落施跟隨著侍者,來到舞台下方的VIP專座.

"小姐,一會你可以在台上優先挑選."侍者在她耳邊說了一句,就退下了.

林落施沒反應過來他這句話是什麼意思,耳邊已經響起一陣喧嘩聲,在女人們興奮的尖叫聲中,重金屬音樂換成了暖昧撩人的爵士樂.

寬大的圓形舞台中央冉冉降下一個偌大的鐵籠,鐵籠里關著七個穿著透明真絲襯衣的男人.

他們身材修長,性感邪魅,全都戴著面具,身上還纏繞著銀色的鐵鏈,引人暇想.

有的站著,有的躺著,有的坐著,有的倚在籠子上,總之,無論他們是什麼姿勢,都帶著撩人的氣息,引得台下的女人陣陣尖叫.

林落施看著這一場景,頓時驚歎不已.

"啊--"

台下的女人們發出更加興奮激動的尖叫聲,一個個瘋狂的往舞台中間擠.

林落施抬眸一看,原那些"男人"已經脫掉了真絲襯衣,露出了健碩的胸膛,一邊搖擺著身體做出各種撩人的動作.

他們中間有一個身材修長,體形健碩的男人卻沒脫上衣,"嘶"的一聲,他竟將胸前的衣服撕破,零零碎碎的布片掛在身上,被風吹撩,健碩的胸膛在布襟的遮掩下若隱若現,更顯得魅惑誘人!

他的舞姿和別的"男人"不一樣,區別于他們的獻媚和性感,他的動作狂野,豪放,而且隨意,像放蕩不羈的浪子,有一種獨特的男性魅力.

令人當場的女人們心神奔放,真是恨不得沖上去,將他撲倒.

這時,其他的"男人"已經脫掉了長褲,穿著貼身的三角內褲,一邊舞動一這到台邊,向顧客們做出邀請的手勢.

如果是平時,會有很多女人往他們的內褲里塞錢,可是今天,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在了那個脫穎而出的"男人"身上.

他的長褲還沒脫掉,只是在台上舞動著,沒有像其它"男人"那樣向客戶們拋媚眼,而是在人群里尋望,好像在尋著什麼.

"脫,脫,脫……"女人們起著哄,齊聲迸喊,甚至有些女人脫掉了外衣,高高舉起,興奮的揮舞.

她們手中抓著大把的鈔票,期待的看著那個"男人",只要他脫掉長褲,那些鈔票就全都是他的了.

他的皮膚是狂野的古銅色,不像其它"男人"那樣屬于一種病態的白,他的腿特別修長,就像漫畫里的人物一樣,手上戴著銀灰色的短指手套,右手腕還戴了一塊歐式古典手表.

那張被面罩遮了一半的臉,雖然只露出下半截,但那完美的弧線足以說明他是一個極品男人.

棱角分明的薄唇勾著一抹邪笑,那雙幽暗的桃花眼,就像深不見底的黑夜,神秘莫測,還帶著一縷若有似無的鋒芒,讓人看得心曠神怡,不能移目.

林落施醉意朦朧的雙眼,掃向這個男人的同時,他的桃花眼突然也向她看,那一瞬間他的目光里有一種奇異的期待.

這個目光突然讓林落施變得緊張起,她感覺自己的心跳撲嗵,撲嗵,撲嗵,快得好像要跳出.

那個"男人"突然打開籠子的鐵門,走到舞台邊沿,向她伸出手……

林落施錯愕的望著他,第一次感到不知所措,臉倏地一下就紅了.

喧嘩聲突然靜止,所有人都看著他們倆,向林落施投妒忌的目光,但她今天是酒吧老板的VIP貴客,沒人敢惹她.

那個"男人"的眼神對上她的,突然將她的手臂一把抓住……

林落施還沒反應過,就被他拉上舞台,高跟靴踩在舞台的邊沿,身體失衡,差點摔倒,一個強勁有力的手臂將她摟在懷中,兩人的姿勢,相當的曖昧!

林落施正准備推開他,"男人"卻突然俯下身,烙上她的唇……

"喲呵……"

"哈哈,真是精彩絕倫啊!"

"真刺激!繼續,繼續,不要停……"

台下傳一陣喧嘩聲,女人們更是熱血澎湃!

這個欲擒故縱的"男人",撩撥了她們的情欲,又故作矜持,不肯繼續,讓她們心癢得要命,現在看著他熱烈的吻著林落施,她們心里雖然有些妒忌,卻也感到無比的刺激!

"男人"的吻狂野而霸道,如洶湧的潮水,瞬間襲向林落施,令她措手不及,他的吻技嫻熟而靈敏,帶著熾熱的氣息,燃燒著她的心神,令她有一刹那的恍惚……

可是,很快,她就恢複了理智,惱羞成怒的推開他,揚起手就要煽他的耳光,手卻在靠近他臉一寸的地方被他抓住,他一個用力,將她拉入懷中.

"放開我!"林落施羞憤地掙紮.

"男人"的眼眸里閃爍著邪惡的光芒,一手緊緊摟著她的腰,一手捏住她的下巴,唇擦過她的臉頰,在她耳邊低聲說--

"嘿,這麼生澀而敏感,不要告訴我,這是你的初吻哦!"

他的話恰好戳中林落施的痛點.

她的初吻跟初次,原本都打算留給最愛的男人.

可是她好不容易嫁給了心愛的肖墨寒,但肖墨寒卻拒絕碰她一下.

今天是他們的結婚紀念日,卻讓她親耳聽見肖墨寒跟她妹妹厮混在一起.

"你在這里做鴨,不就是為了錢嘛?姐姐我出十萬塊,包你一夜,怎麼樣?"林落施一把抓住他的下巴,故作妖嬈地笑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