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老公電話里的嬌喘聲
g,更新快,無彈窗,!

"唔……放……你放開……"

千禦野的大膽行徑,讓林落施一下子瞪大了雙眼,臉色羞紅,氣息紊亂,嚇得尖叫.

千禦野邪肆的唇角勾起,將她的雙手壓到頭頂,用他一只手將其固定,另外一只,便若了脫缰的野馬,肆意在她全身竄行.

林落施羞怒地掙紮,身體卻因為他游走的手竄起一陣陣莫名的躁動.

"千禦野……"

"叫我野……"他低啞地嗓音打斷她.

"夠了,你先放開我!"明明是要掙紮的聲音,說出來卻盡是嬌濃的軟語.

千禦野的桃花眼凝著她的眼,吐出的呼吸極為灼熱,毫不猶豫伸了自己的舌尖,順著她的耳廊向下,一路向下吻上她的胸頸.

林落施驚呼一聲,全身跟著緊縮.

陌生的情愫,除了不住的顫抖還是顫抖,大腦恍惚得,里面完全就是一片空白.

伏在她身上的千禦野突然輕笑出了聲,"原來你這麼敏感,你應該很久沒有男人了吧?"

"滾?!"林落施羞憤地怒吼.

"我滾了,誰來滿足你?"千禦野不怒反笑,笑容極其的妖孽.

林落施恨得牙癢癢,"我才不需要你滿足?"

"肖墨寒好像一直為他心愛的女人守身如玉,三年來你獨守空房的滋味,不好受吧?"千禦野彎了彎嘴角,眼神深邃地瞥向她.

林落施握緊了雙拳,被人如此直白的揭穿,她的顏面一時間掛不住,心中更加惱恨.

"你要是想我答應你,就最好不要再惹怒我!"她生氣地警告.

"這麼說,你會答應我了?"千禦野眼眸一亮,急忙問道.

林落施冷下臉來,正色地表情:"我跟肖墨寒的婚姻雖然名存實亡,但目前為止我還是她名義上的妻子,若是我現在答應做你的情人,實在有違道德,而我也不想在離婚的時候,讓肖墨寒抓住我的把柄."

千禦野眸色一暗:"所以?"

"所以我希望你能給我時間考慮,等我跟肖墨寒正式離了婚,再答複你,要不要做你的情人!"林落施認真地說道.

千禦野眸光一瞬不瞬地盯住她,猶豫道:"你真的會考慮?"

"會,前提是你不要再強迫我了."林落施皺著眉頭說.

她的話音剛落,千禦野就張嘴咬上她的紅唇,霸道而纏綿悱惻的親吻,強悍的臂膀一縮,將她緊緊鉗制在自己懷里:"施施,我可以給你時間處理好你跟肖墨寒的事情,但是你不能再拒絕我."

"你……"林落施咬著唇,下意識地不情願.

"你要是不答應,我現在就強了你!"千禦野胸膛抵著她的,邪惡地威脅.

"不要,你不要亂來!"林落施急忙喊道:"我答應你就是了!"

千禦野好看性感的薄唇勾起,一副壞意得逞地模樣,咬上了她的耳垂:"這就乖了!做我的女人,我會讓你舒服到死的!"他說著手又伸進了她的衣內撩撥.

林落施嚇得驚喘,早便忘了怎麼呼吸……



好不容易打發走了千禦野,林落施接到紅姐的電話,說她之前讓她想辦法幫她弄的藥已經到了.

林落施謝過了她,開車親自去紅姐開的酒吧去取.

"夢露"酒吧坐落在全市最繁華的街道上,一到了晚上,這里就歌舞升平.

這間酒吧很出名,因為除了美酒,這里還是女人心中夢寐以求的天堂.

沒錯!"夢露"其實是一間高級的"鴨店"!來這里消費的一般都是女人,而且是有錢的女人!

而且這里采取會員制,對會員資料絕對保密.

這里的男公關素質,相貌,氣質都是一流的,每一個都象溫文儒雅的紳士,翩翩的儀態,優雅的舉止使他們看上去根本就不象是做'鴨’的!

林落施之所以知道這里,有幸結識到這家鴨店的女老板紅姐,還是拜肖墨寒所賜.

那是她跟肖墨寒結婚的第一個紀念日.

林落施特意預定了全市最貴最豪華的西餐廳,點了滿滿一桌子的菜,准備跟肖墨寒一起慶祝.

可是她左等右等,早已過了約定的時間了,肖墨寒還是沒來.

林落施在獨自把每一樣菜都嘗了一遍後,又喝了好幾杯酒壯膽,終于鼓足了勇氣給肖墨寒打電話,勒令他必須在半個小時之內趕到這家餐廳.

可是,她在那里等了半個小時又半個小時,直到餐廳里的人都走的差不多了,肖墨寒還是沒有現身.

林落施一邊自酌自飲,一邊自言自語:"祝我們新婚快樂!"

然後拿起手機,給肖墨寒打了最後一個電話.

電話接通了,那邊傳來了林婉婉的嬌喘聲……

林落施心下一沉,所有的希望頓時全部破滅了,她氣怒地將手里的酒杯重重摔在了地上.

"肖墨寒,我恨你!"她憎恨地低吼.

他們新婚一年了,肖墨寒除了新婚夜那晚,之後再也沒有回過他們新婚的別墅,林落施忍了.

今天是他們婚後的第一個紀念日,他不想來,故意放她鴿子,她也忍了.

可是他怎麼能夠在他們結婚的紀念日,跟她妹妹滾床單,還故意讓她聽到?

肖墨寒,他實在太過分了!

"妹妹,別生氣了,男人都是這樣沒良心的,尤其是結了婚的男人,更加是野花不如家花香."

突然林落施的耳邊傳來了一個好聽的女聲,她詫異地轉頭望去,看到了一個手里叼著一根煙的成熟性感女人.

她就是紅姐,真名叫湯雅麗,"夢露"鴨店的老板.

當時她塗著豆蔻指甲油的纖手,遞給了林落施一張名片,笑著看著她說:"女人要懂得自己取悅自己,給自己找樂子,想通了以後記得來找我!"

林落施愣愣地看著紅姐離去的背影,低頭望著她留給她的名片.

--夢露酒吧.

林落施不是沒聽說過這個地方,只是從來沒有去過.

那晚她格外的悲傷,想到自己絕望的婚姻,想到肖墨寒對自己的態度,想到肖墨寒跟林婉婉的事,她的心里說不出的感傷.

酒喝多了一點,借酒壯膽,她便照著名片上的地址,來到了這家叫"夢露"的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