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要她做他的情人
g,更新快,無彈窗,!

"你還想燒了廚房?"千禦野黑眸微掀了掀,俊臉上的表情邪魅而狂絹.

"不然你來啊?"林落施沒好氣地說,讓千禦野動手,她還能落得個清閑呢.

千禦野將袖口隨意往上撩了幾圈,開始熟練的切菜,下鍋,翻炒.

林落施死活不信,像他這樣的男人會下廚煲羹湯,在一旁像變戲法似的看著他.

幾分鍾之後第一道菜出鍋,清炒蝦仁,粉嫩的蝦肉配著蔥綠的青椒和胡蘿蔔丁,品色極佳.

林落施簡直大吃一驚:"你真的會做菜?"

千禦野慢悠悠地瞟了她一眼,深邃的眸中暈染起笑意:"我會做菜很稀奇?"

林落施點點頭,又搖搖頭,目不轉睛地盯著他的每一個動作.

千禦野的速度很快,不到半個小時的時間,他已經將晚飯做好了,而且,在她買的有限的食材里,做出了三菜一湯.

餐廳里,林落施在千禦野的對面坐下,夾起一塊蝦仁放進口中慢慢的咀嚼.

"怎麼樣?好吃嗎?"千禦野滿懷期待地看著她問.

"嗯,很好吃."林落施難得的稱贊.

蝦仁肥而嫩,咸淡正好,味道真是不錯!

聽到她這樣說千禦野像是松了一口氣,桃花眼中有著燦爛的笑意,他得意的揚起眉毛:"我做的當然好吃了!"

"你的手怎麼了?"林落施瞄到他的手背處好像有一塊紅色的疑似燙傷的痕跡,疑惑地問:"是剛剛燒菜的時候被燙著了?"

"沒事,就是剛剛被油濺到一點點."千禦野若無其事的笑了笑,舉起那只受了傷的手搖了搖,輕描淡寫的說:"這點燙傷對我來說根本算不上什麼."

林落施沖他笑了笑,心中不由的一滯,想要說些什麼終究沒有說出來.

千禦野不喜歡在他吃飯的時候談公事,所以一直到吃了晚飯後,他才坐回沙發上,拿出了合作的項目方案,在林落施面前揚了揚:"你知道你這個項目最大的問題是什麼麼?"

林落施搖了搖頭.

"包裝."千禦野薄唇吐出兩個字:"再好的項目,都需要包裝來打響知名度,否則很難收到預期的經濟效益."

其實關于包裝這個問題,林落施又怎麼會沒有想過?

所以廣告是必不可少的,她在方案里面也寫到了.

她此刻的心思,千禦野一猜就中,他修長的手指捏著方案的一角:"你們預計的那些廣告宣傳還遠遠不夠,我的建議是,可以請個國內一線的明星來幫你代言,譬如……"

千禦野頓了頓,林落施盯著他看.

"方婭菲."

"方婭菲?"林落施皺了皺眉,她當然知道方婭菲是誰,幾年前拍偶像劇一炮而紅,當時就已經是一線小花,如今她不但沒有消沉下去,反而越來越火,已經穩坐國內一線明星的位置.

有方婭菲代言當然是最好的,可是她這個人難請,特別難請,她出道到現在,很少代言.

"方婭菲恐怕……"

林落施話還沒說完,千禦野深邃的眸看向她:"怎麼,怕她不肯接?"

林落施點了點頭,認真地說:"方婭菲不是那麼好請的."

千禦野彎了彎唇角,不緊不慢地說:"如果說我有辦法能夠請到她呢?"

"你能請來方婭菲代言?"林落施眼睛一亮,激動道:"那真是太好了!"

"先別高興的太早,我是有條件的!"千禦野眸色深了幾許,斜晲著她的臉頰,整個人看似邪魅的不行.

"什麼條件?"林落施眨巴著眼睛問.

"我要你!"千禦野捏起她的下顎,目光灼灼地盯著她的眼.

林落施心下一顫,瞪大眼睛回望著他:"你要我做你的情人?"

"跟著我,你絕對不會吃虧!"千禦野薄唇一挑,眼底躍入璀璨的精光,一本正經道:"我不僅可以幫你拿下這個項目,搞定方婭菲做代言人,還能幫你做上林氏總裁之位,讓你那同父異母的弟弟徹底出局,再也不能跟你爭奪林氏!"

"別開玩笑了,我已經結婚了!"林落施怔了一下,僵滯地搖頭道.

"你不是很快就要離婚了?"千禦野俊臉上的表情深不可測,語氣亦是不咸不淡.

"誰說我要離婚了?我跟我老公感情明明很好……"林落施臉色一變,仿佛被人看穿的難堪,下意識地辯駁.

"感情好會分居三年?何況他還跟別的女人有了孩子?"千禦野調侃似的意味掃了一眼她,毫不留情地揭穿.

"住口!"林落施握緊雙拳,頓時覺得顏面掃地,急著下了逐客令:"你可以走了!"

千禦野不但沒有離開,反而大手一伸,將她拉到自己懷里.

林落施來不及掙紮,他的吻已經落了下來.

千禦野發狠地吻著她的唇,舌強硬地撬開她緊咬著的貝齒,肆無忌憚地沖進她的口腔,撩撥著她口中的每一寸角落.

林落施奮力地掙紮,卻掙不開他的鉗制,她被他吻的就快要不能呼吸了,無法抑制地嬌喘了一聲:"嗯……"

這一聲更刺激了千禦野的神經,吻變得攻城略地,那只不安分的手掌也從她的裙擺探了進去.

他掌間的滾燙溫度讓林落施一驚,慌忙地推拒著他:"不要,放開我!"

"你明明是喜歡的……"千禦野不願意停止,渾濁的呼吸,噴灑在她的面頰上.

"誰喜歡了,你不要胡說?"林落施臉頰緋紅,羞惱地叫道.

"肖墨寒冷落了你三年,難道你還想著一直等他下去?"千禦野抓緊了她的肩膀,目不轉睛地凝望著她.

林落施愣了一下,隨即回過神來,更加拼命地掙紮:"不關你的事,那是我跟他之間的事."

"可是我不想你過的那麼辛苦,施施,我想要你,想的身體都疼了!既然肖墨寒不好好珍惜你,那你就甩了他,做我的女人好不好?"千禦野眼眸凌亂,聲音嘶啞地低喃.

林落施整個人愣住了,驚訝地看著他.

他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見她沒有反對,以為她是默認了,千禦野不再猶豫,就著林落施深V的領子,一個用力向兩側拉扯,"刺啦"一聲便撕開了她的衣襟,一把握上她的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