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做完了才能走
g,更新快,無彈窗,!

他的手仿佛是帶著一股魔力,每每經過她的一片肌膚,就讓她顫栗不已,渾身仿佛被千千萬萬只螞蟻爬過.

林落施其實並不像表面那般鎮定,心底多少還是情不自禁的紊亂,狂跳的心髒仿佛要跳出了她的胸膛,一下一下,砸得她心頭重重的顫抖.

她被肖墨寒不留余地的吻,吻得幾乎迷失了方向,恍恍惚惚的,仿佛慢走在一片無邊無際的沙漠叢中,沒有目標,沒有希望,像是突然間迷失了所有.

在黑暗中,她清晰的聽見,他解開褲頭拉開拉鏈的聲音,炙熱的身體和她靠近,"唔,肖墨寒……"

她的嬌呤聲剛喊出,又迅速被一陣急促地手機鈴聲淹沒了.

這手機鈴聲林落施並不陌生,是肖墨寒特別為林婉婉專門設置的鈴聲.

一聽到這個鈴聲,肖墨寒的身子霎時間一僵,幾乎立刻就松開了林落施,大概是太著急了,差點打翻了身後的青花瓷瓶.

肖墨寒轉身將花瓶扶穩了擺好後,就立即掏出手機,第一時間接聽了林婉婉的電話.

"喂,婉婉!"他的聲音柔的不能再柔.

林落施僵硬著身體靠在牆壁上,就這樣看著自己的老公公然在她面前跟小三打電話,噓寒問暖.

"什麼?你身體不舒服?"肖墨寒聽到林婉婉在那邊說她身體不適,立馬變得緊張起來,神色焦急地追問:"叫醫生來了沒有?"

"這麼晚了,醫生都不在了……我就是流產後肚子疼."林婉婉歎了口氣,聲音嬌弱無力,"你過來,像之前那樣幫我揉揉肚子……不然,我今晚要睡不著了."

"好,我馬上回來!"肖墨寒幾乎沒有任何猶豫就答應了.

掛斷了電話,他便拾起地上的外套,重新穿上身.

"今晚我還有事,我們改天再約!"他淡淡掃了林落施一眼,硬冷地語氣說道.

林落施眯起雙眼,目光幽深地望著他,心里忍不住冷笑.

他還真是時時刻刻不忘把林婉婉放在第一位呢.

就連他們上床的關鍵時刻,也能因為林婉婉的一個電話,說中斷就中斷了!

他也不怕把自己給憋死!

林婉婉突然說肚子不舒服,即便他跟她正在這種時候,他也能克制住自己的欲望,趕過去看林婉婉.

而她呢?

她林落施可是他的老婆,這三年來哪會她不舒服的時候,無論大病小病,還不是自己一個人熬著,何曾見到他耐心地溫柔陪伴,幫她揉揉肚子,就算是用這樣輕柔的聲音跟她說話--也是萬萬不可能的!

他真的沒愛過她,從來沒有!

是她太傻了,真的好傻,一直以來還在堅持著一段根本不可能有結果的愛情!

即便是這段愛情即將要走到盡頭,她還是不死心地期望著能夠跟他留下一段"美好的"回憶.

可林婉婉的這一通電話,再次讓她被現實狠狠地打了一巴掌.

林落施只感覺被人從頭頂淋下來一盆冷水,渾身冰冷,無法捂熱,從未有過的絕望.

就在肖墨寒穿好外套,准備邁出門的時候,林落施突然一個側身擋住了他,挑著眉說道:"想走可以,先做完了再說!"

肖墨寒冷掃了她一眼,陰沉著面色命令:"讓開!"

林落施存心跟他杠上了,索性拉了把椅子,就在門邊坐下了.

她挑釁地看著他:"你沒做完就想走,我當你這婚不想離了."

"林落施,你以為就憑你也能留得住我?"肖墨寒握著車鑰匙的手不由地攢成了一個拳頭,青筋都突突地跳了起來,毫不留情地出言諷刺.

"我是留不住你啊,不過你想要我同意跟你離婚,就得完成答應我的條件."林落施冷冷地撇唇,笑容明豔.

肖墨寒薄唇緊抿,漆黑的眸子幽幽看著她,俊美的五官不禁沉了下來,似乎是有些著急了.

他勉強耐下性子,放低了嗓音:"婉婉現在不舒服,她正在等我過去,你讓我先去找她,我們兩個人之間的事情也不是這幾分鍾就可以解決掉的!"

"我沒讓你幾分鍾就解決啊,你要是只管速度沒有質量那可不行!今晚明明是你拉著我來酒店開房的,現在突然反悔的又是你?你把我當什麼了?"林落施板著臉,生氣地質問.

"……"肖墨寒面色黑沉,正想說什麼,這時候林婉婉地電話又打了過來.

肖墨寒再次接起,輕言細語地安撫了她好一陣子,這才掛斷了電話.

"林落施,你到底想怎麼樣?"肖墨寒俊美而非凡的臉上不禁陰郁了起來,聲音無奈又清冷.

"是你答應我今晚陪我的,現在你突然出爾反爾地又要去陪林婉婉,我只當你不想離婚了,不然你還想要我怎麼樣?"林落施沒好氣地反問道.

肖墨寒臉色真的繃緊了,眉宇間有染上了一層戾氣,沉默半響,他突然開口:"你今晚放我離開,下次我多補償你兩夜,行不行?"

林落施眸光一閃:"你的意思是,你願意多陪我兩夜,作為今晚你突然離開的交換?"

"是!"肖墨寒咬牙,眼底一片隱忍的情緒.

"可以."林落施冷笑了笑:"不過下次什麼時間,在什麼地方,必須由我說了算!"

肖墨寒蹙緊眉頭,不耐地應了一聲.

接著林落施就感覺身旁一陣勁風飄過,她的身體被撞了一下,後背磕在後面的門框上有些生生地作疼.

而肖墨寒早已奪門而出,消失的無影無蹤.

為了見林婉婉,他還真夠趕的啊.

可是她偏偏就是要讓他見不成.

誰叫他就這樣拋下她,迫不及待地去私會情人!

林落施不緊不慢地掏出手機,撥打了一個舉報的電話.

"喂,我要舉報酒駕,車牌號碼是XXX……"

林落施將肖墨寒的車牌號報過去,又叫了客房服務,點了豐盛的晚餐.

反正這間總統套房肖墨寒已經付錢了,她不享用也浪費了.

林落施給自己倒了一杯紅酒,站在落地窗前,望著窗外的夜色,再次掏出手機……

"喂,紅姐,麻煩你給我弄一種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