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現在就去酒店開房
g,更新快,無彈窗,!

"……"

林落施怔在了當場,半響都沒有回過神來,還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聽.

肖墨寒竟然答應了?!

他居然答應陪她一夜,盡一次做丈夫的義務?

可是她為什麼沒有想象中的欣喜?

按理說她喜歡了肖墨寒這麼多年,一直期盼著能夠做他的女人,現在他終于松了口,願意要她一次,難道她不應該興奮麼?

為什麼心情反而是沉重呢?

是因為他這樣被逼迫的妥協,不是她真的想要的,還是因為他居然這樣就答應了她,破壞了他在她心目中的形象.

她一直以為肖墨寒是真的喜歡林婉婉,喜歡到非她不可,除了林婉婉,他是不可能碰其他女人的.

可是現在肖墨寒為了擺脫跟她的婚姻,竟然答應跟她睡一夜?

原來他也不是非林婉婉不可!

"怎麼了?太興奮了?忘了說話了?"肖墨寒幽深的眸光掃了她一眼,嘲笑地語氣.

他那輕蔑地眼神,就像是一塊巨石,重重壓在她的心房上.

沉重地讓她難以喘息!

林落施用笑來隱藏心底的沉悶,笑容豔麗,她問,"你是認真的嗎?"

"你看我像是在看玩笑嗎?"肖墨寒不耐地側頭瞟了她一眼,好看的唇角勾起譏笑,毫不留情道,"林落施,別太看得起自己,我沒時間來跟你開這種玩笑,你也不配讓我花時間來跟你開這種玩笑."

"……"

"每個男人都有生理需求,我就當是解決生理欲望."他無情的說,"雖然碰你會讓我反胃,但你現在至少名義上還是我的妻子,作為夫妻,我不得不最後盡一次夫妻義務,也算是對這段婚姻的結束有個交代."

他無情的話就像針刺一般,刺得林落施的心千瘡百孔.

她仰起頭,反唇相譏,"明明這麼厭惡我還答應睡我,不怕委屈了你自己嗎?"

"我就當是在招妓!"肖墨寒惡毒地揚唇,整張臉色陰沉的看著她,薄涼的唇角突然冷笑了起來.

"……"

他一定要這樣逼她?

林落施的心,仿佛被一把尖銳的刀子捅了進去,疼入骨髓.

原來她這個妻子,在他心目中如妓女無異.

多麼痛的領悟!

林落施只感覺自己的五髒六腑都被深深地扯著痛,一股腥甜的味道,堵在胸口,上不去,也下不來.

"妓女至少還有報酬,而我,是免費便宜你的!"她依舊微笑,心底卻早已滿目蒼茫,條理清晰的道:"不僅如此,你還可以成功擺脫我!"

肖墨寒從喉嚨里溢出一聲冷笑,"這個條件可是你自己提出來了,如果你現在反悔,還來得及!"

"我的條件不變!"林落施挑起薄唇,故意靠近他,吐氣呵蘭:"但是你既要我放過你,又要我跟你離婚,還要我成全你跟林婉婉,這可是三個要求,你只陪我一夜,我豈不是虧了?除非你答應我,一夜至少做三次,可不能一次就敷衍了事才行!"

肖墨寒黑眸危險地眯了起,握住方向盤的手背,青筋突跳,似是在隱忍著什麼,"你很有做商人的潛質."

林落施強壓下心底的那抹痛苦的感覺,故作玩味地眨眼:"你說你當招妓,我也當我是叫鴨子,反正你也一直把我們的關系,比喻成鴨子跟女嫖客,若是你這只鴨子質量不高,我還要搭上一段婚姻,豈不是白折騰?還是你其實是中看不中用?所以心虛了?"

沒有男人能夠接受這種挑釁,被女人質疑他那方面的能力,肖墨寒亦是如此.

她的話語,徹底激怒了他.

肖墨寒一把抓住她的手腕,臉色陰沉:"這可是你自己說的,到時候可不要反悔!"

"這麼說你答應了?"林落施挑眉,妖嬈地笑.

"成交!"肖墨寒咬牙切齒吐出幾個字,眉宇間,覆蓋上了一層沉沉的陰霾.

話音落下,他倏然發動車子來到附近一家五星級酒店.

車剛停下來,肖墨寒率先下車,再繞到她這邊,打開車門,一把用力將她從里面扯出來,森沉的眸,滿是暗涼,"既然說好了現在就做,最好今晚一次做完,明天就去民政局離婚,我可沒空一直浪費時間在你身上."

林落施依然在笑,"好."

在她回答"好"的那一秒,她清楚感覺到,肖墨寒箍住她手腕的力度不可控制的加大了些,讓她手腕的骨骼生疼得厲害,仿佛要被捏碎了.

拽著林落施來到酒店前台,肖墨寒掏出身份證跟錢包扔到前台上,一臉的陰鷙,語氣出氣的寒冷,"一間."

前台有些錯愕,看了看他,見他面色不佳,又看了看被他拽著手腕的林落施,不確定的問,"請問,你跟這位先生的關系……"

"我是他的老婆."林落施坦誠淺笑,打消前台的顧慮:"我們是相互自願的."

對,他們都是自願並且談好條件的.

沒有任何人想要在這個時候退縮,她有不能退縮的理由,他有不能退縮的自尊.

兩個人,都是出奇的認真,誰也沒有在這個時候有退縮的念頭,也不會有這種念頭.

可是,肖墨寒卻在聽到她說"老婆"兩個字眼時,真覺得格外的刺耳,心中的怒火跟浴火,燃燒了他整個胸腔,恨不得現在就將她壓住,問問她,她有什麼資格……

前台愣了愣,在肖墨寒的要求下,給了他們一間總統套房的門卡.

肖墨寒拿著門卡,二話不說地拽著林落施往電梯的方向走去.

終于到達總統套房那一層,他又一路拽著她來到他們開的那一間房門前,刷了卡,房門被打開.

林落施剛走進去,還沒來得及去開燈,身子便被男人的大掌猛地一扯,下一秒,她被肖墨寒按到牆壁上,順勢抬腳帶上房門.

門輕輕"碰"地一聲關上,房間內陷入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中.

林落施還沒做好准備,甚至連驚呼聲也不曾得出來,肖墨寒的吻就已經堵了上來,狠狠封住了她的唇瓣,大掌在她身上游走,順著曲線滑到她腰肢處,解開了她褲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