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他答應陪她一夜
g,更新快,無彈窗,!

林落施的面容淡漠而平靜:"一個客戶!"

"又是客戶?"肖墨寒嗤笑,眼里迸射出一股嘲弄:"你的男客戶還真多!"

林落施秀眉緊蹙,聽出他話語里的譏諷之意:"你什麼意思?"

"他僅僅只是你的客戶?還又是你的下一個情夫?"肖墨寒眉宇間籠罩著一股陰冷與戾氣,冷嘲出聲.

"…… "

"算了,這種事情,跟我沒關系."他不給她解釋的機會,五官清冷淡漠,有些不近人情地口氣:"反正我們馬上就要離婚了!"

林落施皺了一下眉頭,目光複雜地看著他的側臉,"去哪?"

肖墨寒沒有回答她,雙手握在方向盤上,薄唇微抿,英俊的五官,仿佛被一層冰霜霧氣覆蓋.

他這副深沉的模樣,讓她抹不到底.

來不及深思,肖墨寒已經踩下油門,車猛地狂飆出去.

林落施毫無准備,差點一頭撞到前方,急忙抓住車門把手,這才險險穩住身子.

明知他是故意的,她卻也不氣惱.

黑色的跑車以極快的速度行駛在馬路上,空間內盡是一片沉默,肖墨寒沒有說話,林落施坐在副駕駛座上,目光直視前方,也沒打算主動開口詢問什麼.

氣氛詭異得很.

稍微放緩了車,一手控制著方向盤,肖墨寒一手掏出煙盒,取出一支煙點燃,吸了一口,吐出一圈圈的煙霧.

刺鼻的尼古丁味,很快在空間內蔓延.

林落施不太能忍受得了這種味道,每每聞一下,腦袋就脹痛,可礙于車內壓抑氣氛關系,她還是忍住了開口.

待到一支煙差不多燃盡,肖墨寒撚滅了煙蒂,視線專注盯著前方,這才低沉地出聲,聲音因吸過煙後的暗啞性感.

"上次你說的離婚條件,我回去仔細考慮過."

林落施怔了一下,這才反應過來他說的話是什麼意思.

上次她說,他要想跟她離婚,就得拿他自己來換!

他們結婚三年,他一次做丈夫的義務都沒有盡過,為了林婉婉一直守身如玉,到現在都不肯碰她一下.

林落施當時那麼說,不過是一時負氣的話,沒想到肖墨寒竟然當真了.

他還真回去考慮了?!

"是不是真的只有盡一次夫妻義務,你才肯放過我?"肖墨寒神情微涼,面容清冷而深沉,很是為難地問道.

林落施冷冷一笑:"是!"

"……"

氣氛變得更加僵滯了起來,肖墨寒半響都沒有再開口,但又再一次加速,車子開得飛快.

林落施死死地抓住門把手,目光緊緊地盯著前方的路況,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此時正是下班高峰,馬路上到處都是車子.

偏偏肖墨寒還把車速開的飛快,見縫插針的變換著車道,超過幾輛公汽,再越過幾輛小車,又成功避開一輛重卡.

林落施心髒緊縮,從未有過的驚恐,神經在這樣的刺激下,繃的緊緊的.

她知道肖墨寒這是在飆車發泄!

他雙手熟練的飛速轉著方向盤,加長版的跑車在大馬路上左右漂移著.

林落施的身體隨著跑車的左彎右拐避讓晃動著,有幾次差點就要吐了.

終于她支持不住了,顫抖著聲音,隱隱還透著一絲哭腔:"我……那個,我反悔了,我不要……"你了行不行?

他再這樣飆車發泄下去,她的小命都快沒了.

其實她也不是非要他盡夫妻義務不可,只是不想就這樣離婚,便宜了他跟林婉婉.

她只是想在離婚之前刁難他一下,可沒想過把自己的命搭進去.

只是林落施後面的話還沒有說完全,前方已然出現了一輛大貨車.

"快拐彎啊,快,那邊有貨車,你快拐彎啊."林落施立即情急地尖叫出聲.

肖墨寒不留痕跡地掃了慌張地她一眼,不但沒有打方向盤,反而直直地朝大貨車的方向開了過去.

"啊,你瘋了!快拐彎啊,我不想死啊!"林落施驚懼的大喊,臉色大變.

只聽咻的一聲,跑車極致的加速,如火箭一般的朝前方的大貨車猛地沖了過去!

"啊啊啊!!"林落施的尖叫聲不止,一顆心完全高懸了起來,害怕猶如潮水般漲了上來,她顫抖著哭聲:"不……不要……"

眼瞧著他們的跑車,就要跟大貨車正面的撞上--

大貨車的司機這才注意到前方出現的跑車,剛才跑車飆的太快他直接沒看清,現在想要踩刹車已經來不及了.

"肖墨寒,你不要命了?"

"啊,你快停下!"

林落施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肖墨寒這個瘋子竟然要跟大貨車迎面撞個正著.

要他盡一次夫妻義務,他竟然以死來發泄?

早知道她就不跟他開這種玩笑了.

林落施渾身抖動般的抽搐,心中無比的懊惱.

就在跑車要跟大貨車發生撞擊那千鈞一發的時刻,肖墨寒突然猛踩了幾下油門,精准的把握住方向盤,跑車一個急轉彎,輪胎摩擦地面燃起火花,就這樣擦著大貨車的車身開了過去.

林落施嘴張的大大的,感覺自己呼吸都要停滯了.

那一瞬間,她想到的只有尖叫,只有無窮無盡的恐懼!

就連大貨車的司機,也看呆了.

就那麼幾秒鍾的時間,肖墨寒輕松將危險的局勢扭轉,避開危險.

跑車開上了另一條綠蔭大道上,倏地靠著路邊停下.

"嘔!"林落施的胃里早已翻江倒海,車子剛一停下,她立即按下車窗,頭探出車外大吐特吐起來.

她臉色蒼白,吐完了之後,渾身虛軟,癱軟在車座上,大口地喘息.

只是她還來不及平複心中的驚懼,肖墨寒陰冷低沉地嗓音突然在她耳邊響起:"我答應你!"

"……"林落施詫異地轉頭望向他,一時間像是沒聽明白他的話一樣.

"你不就是想要我嗎?我給你,陪你睡一晚上,這對你來說,是得償所願了吧?"肖墨寒漆黑而幽暗的目光,染上一抹嘲弄地笑意,嗓音冰冷,給人一種不寒而栗的感覺:"不過這一晚上過後,你就得跟我去民政局簽字離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