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弟弟跟她搶項目
g,更新快,無彈窗,!

陳秘書看千禦野的臉色越來越沉,知道大事不妙,今天里面坐著的可是他們集團的大客戶,林落施卻這樣沖進來了……

保安也跟著上來了,陳秘書連忙讓他們將林落施拉走.

但已經來不及,千禦野已經從沙發上站了起來,來到林落施的面前,幽深的眸子暗含犀利的光澤,薄唇輕啟反問道:"你覺得我就這麼無聊?"

"不是你還能是誰?!"林落施沒好氣地回道.

"聽著,林落施,我沒這閑工夫去管你的事情,現在,馬上給我離開."千禦野桃花眼里暗波湧動,往門口看了一眼,沉著嗓子不悅地喝斥:"還在那干什麼?馬上進來帶她離開."

本來在門口猶豫沒有進來的保安聽到這話立刻走了進來,幾人強行將林落施帶走了.

陳秘書也跟著離開了,總裁辦公室又恢複了安靜.

千禦野重新在沙發上坐了下來,往旁邊站著的助理樂楓看了看:"去看看怎麼回事."

"是,千總."

樂楓追了出去,對那些保安道:"你們松開她,我帶她下去就好了."

"好的,樂特助."

樂楓帶著林落施進了電梯,看了她一眼,笑了笑:"堂堂市長千金怎麼跑來這里鬧事了?"

林落施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挑眉看了樂楓一眼,冷嘲道:"不愧是千禦野的助理,跟他一樣狡詐."

她可沒忘記,當初就是這個男人騙她千禦野要在車上跟她談合同,結果她剛一上車,就被千禦野壓倒在後座上給強了.

樂楓嗤笑:"好了,不和你開玩笑了,到底怎麼回事?"

林落施不像是這樣沒有分寸的人?今天怎麼會這麼沖動?

林落施將事情簡單的說了一遍,樂楓恍然大悟,怪不得她生氣的找上門來,原來是認為他們總裁背後動了手腳.

"所以你認為這件事是千總做的?"樂楓皺緊眉頭問.

"不然呢?為何龔氏明明跟我們談好了的,無緣無故就不肯簽合同了?"林落施眉宇之間帶著憤怒,反問道.

……

樂楓再度回到千禦野辦公室的時候,那名大客戶已經離開了,總裁辦公室里就只有千禦野一個人.

"總裁."樂楓敲了敲門進來.

千禦野似乎在想著什麼,手搭在沙發扶手上,手指在那輕輕地敲打著,聞言,他抬起頭:"她走了?"

樂楓知道他問的是林落施,遂點了點頭:"走了."

千禦野從沙發上站起來,簡單的白色T恤,西裝長褲,但穿在他身上卻依舊氣場強大:"她怎麼說的?"

"好像龔總今天下午准備和林氏簽訂合同的,但是早上臨時變卦了,所以林落施才認為是……"

千禦野接過他的話:"認為我在背後動手腳,所以龔總才沒有和他們簽合同?"

樂楓點點頭:"應該是這樣."

千禦野沉默了一下,對樂楓道:"去弄清楚這是怎麼回事."

……

反正,合同是泡湯了,龔總那邊連她的電話都不再接了,林落施又陸續聯系了其他人,結果都跟龔總一樣對她的電話避而不接.

這還是從來沒有過的事情.

林落施很難相信這件事和千禦野沒有關系,因為明明約定好的事情,怎麼忽然就變卦了?

生意場上最講究的是一個"信"字,如果那幾人連這麼一點最基本的東西都做不到,他們不可能在商業圈內混的這麼開.

現在她突然就被這個圈子里的人孤立起來,沒有人願意跟她談那個項目合作的事情,對林落施來說還真是莫名其妙.

她情緒低落的回到公司,剛出了電梯,准備進她的辦公室,就見她這一層的人看她的眼神都帶著些異樣.

"怎麼了?"林落施疑惑不已.

她手下的人還來不及回答,就聽到她那同父異母的弟弟林少緯的聲音遠遠地傳來.

"我說的話,你們聽不懂嗎?林董已經下令了,從今天開始這個項目由我負責,還不快把有關這個項目的資料,全都拿過來!"

聞言,林落施加快步伐,往會議室的方向奔去.

推開會議室的門,便看到她那同父異母的弟弟林少緯,囂張地帶著幾個手下,咄咄逼人地命令她的人拿項目資料給他.

向佐帶著負責這次項目的經理等人,頂住壓力,始終堅持要等林落施回來.

林少緯正要發飆,這時候林落施趕到了.

"我說今天我怎麼眼皮子直跳呢,原來是有不速之客啊."林落施雙手抱臂走了進來,目光冷冽地望著林少緯.

雖說林少緯跟林婉婉的母親梅鳳玉,現在已經是她父親默認的二房,可到底沒有法律上的保障,林少緯還是個見不得光的私生子.

她父親是想將公司跟家產都留給這個兒子,但私生子就是私生子,名不正言不順,公司里的很多老董事以及她母親那邊的人,都堅決持反對的態度,要求林氏必須由她來繼承.

就這樣兩方的勢力僵持著,她父親有意推私生子上位,她母親堅決反對,有意安排林落施進了林氏,就是打算讓她日後接任林氏總裁一職,以免林氏將來落在林少緯的手上.

"姐,你來就好了,趕快把你手上那個項目的所有資料都給我,爸爸說那個項目以後歸我了."林少緯挺直了脊背,立馬打著父親的旗號,得意洋洋地向她討要項目.

"這個項目一直在我手上,就快要簽約了,現在移交給你恐怕不太方便."林落施冷瞥了他一眼,毫不猶豫地拒絕.

"可是據我所知,這個項目姐姐你的人談了三個多月,還沒有談完?爸爸對你可是很失望啊,所以決定交給我來做了."林少緯揚起下顎,煞有介事地說道.

林落施眼神犀利,冷冷一笑:"爸爸遠在國外,又怎麼會管國內這邊的一個項目,我看是你去打的小報告吧."

"廢話少說,林落施,這個項目你到底是給還是不給?"林少緯一拍桌子,臉色瞬變,急躁地質問.

"我就是不給了,又怎麼樣?"林落施挑高了眉頭,目光直視.

"你就不怕我去爸爸面前告你一狀?"林少緯咬牙切齒地威脅.

"你想告狀就去告,反正你打小報告也不是這一回了."林落施絲毫不以為意地諷刺.

"你!"林少緯身子一僵,眼里迸發出一股恨意,"林落施,你以為有你媽給你撐腰,你就可以不把爸爸的話,放在眼里是不是?"

林落施別過臉去,根本懶得理會他.

"你給我等著,我看你媽這個靠山不在了,你還拿什麼跟我爭林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