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想辦法打動他
g,更新快,無彈窗,!

"其他辦法?除了方案,千總還想我用什麼打動你?"林落施凝眉不解.

千禦野看著她,勾了勾手指頭:"或許,你可以跟我撒撒嬌,求求我,我高興了或者就和你們合作了."

林落施心中燃起一抹怒火,雙手攥緊成拳,卻讓自己盡量笑眯眯的:"千總,你想我怎麼求你?是跪下來求你還是現在立刻去床上躺著求你?"

千禦野唇角邊的那抹笑容顛倒眾生:"看你自己選擇."

林落施依舊在笑,只是唇角處的那抹笑容真的快維持不住:"千總,玩這種游戲你是不是覺得很好玩?"

"挺好玩的."千禦野勾了勾唇角,表情妖孽得一塌糊塗,盡顯雅痞的姿態.

林落施差點就端起餐桌上的牛奶往這個男人那張俊美的臉上潑過去,最後她還是忍住了,冷笑了下:"但我沒興趣陪千總玩這種游戲!"

說完,她就從椅子上站起來,徑直拿起自己的東西往門邊走去.

林落施用力地拍了一下門板:"打開門!"

她是一刻也不想和這個男人待在一起了,這男人擺明了還想占她的便宜?!

本來他昨晚好歹也算是救了她,她今天本來應該跟他說一句謝謝的,可是現在她不開口罵他,已經算好脾氣了.

正當林落施氣急敗壞的時候,大門在這個時候被人從外面打開了.

進來的是平常照顧千禦野起居的管家梅姨媽,剛從超市過來,她手上提著購物袋,看到站在門邊的林落施,愣了一下:"你……你是……林小姐?"

林落施驚訝地掃了她一眼,確定這個老婦人她不認識,也沒有什麼心思再去理會其他的,直接越過她離開了.

剛出了千禦野別墅的大門,林落施就接到了好友陳子姍打來的電話.

陳子姍在電話那邊的聲音顯得有些擔憂:"施施,你沒事吧?昨天晚上我回去後一直給你打電話都打不通……"

林落施腦海里對昨天晚上在酒吧發生的事情依稀還有些印象.

"我沒事."

"施施……"陳子姍頓了頓,還是問了出來:"你昨天晚上被那個千禦野帶回去了?你和他……"

"別跟我提他!"林落施皺起眉頭,立即打斷了好友的話.

陳子姍沒想到她只是想問一下,林落施跟千禦野到現在還有聯系?林落施就這麼大反應.

大概是林落施不想提千禦野這個人吧,她也沒有再多問.

兩人又問候了幾句,就掛斷了電話.



林落施回到公司後的第一件事,就是召集手下開緊急會議.

她已經決定不再跟千禦野的禦鼎集團合作.

現在必須重新找一個項目合作伙伴.

"林總,龔氏集團的龔總之前就透露過他對他們這次的項目很感興趣."負責這次項目的許經理說道.

"龔氏集團?"林落施猶豫了一下,雖然不如千禦野的禦鼎集團財勢雄厚,但也不失為一個很好的選擇.

"向佐,你跟許經理跟龔氏那邊聯系一下,把我們的方案帶上,若是他們有意向,我們就跟龔氏簽約."林落施決定道.

"是的,林總!"

三天後,原本對他們的項目方案很滿意,定好于周一簽約的龔氏集團突然反悔了.

向佐一臉匆忙地走進了林落施的辦公室:"林總,不好了."

林落施疑惑地抬頭:"怎麼了?"

向佐抿了抿唇,臉色很不好:"剛剛龔總打電話過來說我們合作的事情還需要再商議一下,所以今天下午讓我們別過去了……"

"怎麼會這樣?"林落施皺眉從座位上站起來,拿過桌上的手機給龔總撥了過去,哪知道他連電話都沒接,最後接電話的是他的秘書.

那秘書用十分職業化的口吻來道:"不好意思,林小姐,我們龔總正在開會,有什麼事等他開完會再說好麼?"

沒等林落施說話,對方已經掛掉了電話,她再打過去的時候,那邊已經關機了.

向佐一直在旁邊看著:"怎麼辦?林總?之前明明約好了今天下午簽合同的,所有的東西都已經談妥了,他怎麼忽然改變主意了?"

此刻林落施突然想到了一個人--千禦野!

除了他,還有誰會做這樣的事?

林落施想到這,立刻拿起手機轉身離開了辦公室.

向佐不知道她氣沖沖急急忙忙的要去哪,連忙追了出去:"林總,你去哪?"

但是她人已經走遠了.

林落施直接開車去了千禦野的禦鼎集團,因為她之前已經來過這里幾次,所以總台小姐也並沒有阻攔她.

林落施搭乘了電梯上去之後,遇到了陳秘書,陳秘書愣了一下:"林小姐?"

"陳秘書,我想找一下你們千總."

"請問林小姐和我們千總約好了麼?"

"沒有."

陳秘書溫和而又有禮:"那不好意思,林小姐,可能您需要到會客室等等,因為我們千總現在正在忙……"

林落施只認為陳秘書這是借口,她現在氣急了,只想找千禦野出來問問清楚,他憑什麼這樣惡意阻攔他們跟其他集團合作?

她趁陳秘書沒注意的時候,轉身就往千禦野的辦公室走去,陳秘書回過神來立刻追了過去:"林小姐……"

千禦野的辦公室門是緊閉著的,林落施將門打開:"千禦野,你簡直欺人太甚!"

辦公室里面,千禦野正和幾個人坐在沙發上說話,聞言,幾個人都抬起了頭往門口這邊看來.

千禦野英挺的眉心緊皺,冷眸一掀而起,那種凌厲的目光席卷而來,那張俊美非凡的臉上唯有刻著刀槍不入的冷冽.

陳秘書立即追了過來伸手拉住了林落施:"林小姐,你快走吧,千總真的有事……"

林落施站在門口不肯動,她今天無論如何都要千禦野給她一個交代!

千禦野將手中拿著的名貴鋼筆往茶幾上一扔,聲音沉冷:"怎麼回事?"

"千總,抱歉,是我沒攔住林小姐,我現在馬上讓人帶她走."陳秘書立刻抱歉道.

"千禦野,你憑什麼叫龔總不和我們簽合同?"林落施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