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他床頭跟她相似女孩海報
g,更新快,無彈窗,!

她立即邁步走了進去.

到了衣帽間里她才傻了眼.

這里擺放的清一色的全是男士衣物.

一排一排整齊的襯衫西裝錯落有致,玻璃抽屜里面全都是各種精美的腕表,再一層里面是各種款式的領帶,下面一層是各種精美的墨鏡.

林落施又去對面的抽屜里翻找,結果才拉開一個抽屜,里面全都是各式各樣的男士內褲,傻愣了好幾秒後她的臉嘭地一下子紅了,趕緊關上抽屜.

看來這是一間男士專屬衣帽間,是沒有女人衣服的.

林落施只能暫且先穿著身上的這件白襯衫,隨手推開一扇門出去.

卻發現這里竟然不是她剛才睡的那個房間.

再一抬頭,映目便是一張侵占了半邊牆壁的巨副海報.

海報的背景是陽光燦爛的花影綠樹,而海報的正中間,赫然是一個女孩的背影,身姿婀娜,長發及腰,微卷的秀發伴著紫紅色的長裙在風中飛舞著,只微微露出一側白嫩嬌小的耳垂.

時間仿佛在這一刻禁止.

林落施看著它,看著海報中的女孩,只覺得女孩的背影無比的熟悉.

緩步走了過去,盯著那張海報久久的出神.

門外"砰"的一聲響,她猛然回了頭.

站在門外的是來打掃的女傭,手上本來拿著打掃用的工具,也不知道怎麼的,落了地上.

看到回過頭來的林落施,那女傭又是一驚,忙喚一聲道:"林小姐,對不起,我……我只是想過來打掃一下少爺的房間,我沒想到你會在這里,啊……不是,我剛剛只是嚇了一跳,你站在那里的時候,我只看到了你的背影,我以為……以為你就是海報里面的人.哎喲,我也不知道我要說什麼,我昏頭了.林小姐,你怎麼會在這個房間里?"

林落施自是有些尷尬,但既然被人抓了現行,也只好開口告訴她自己是從衣帽間那邊誤闖進來的.

那女傭聽了立即明白了,"少爺的衣帽間跟你住的那間客房和這里都是通的,不過你去衣帽間干什麼?"

"我想找一件女性衣服換上."林落施扯唇說道.

那女傭聽完為難了:"少爺平時從來不帶女人回來,林小姐你是第一個呢,這里沒有女人的衣服,您就將就著先穿少爺的吧?"

"啊?好吧."林落施也只能勉為其難地答應著.

她剛要轉身回自己的房間,又聽到身後女傭的聲音:"林小姐,進過這間房的事情千萬不要跟我們少爺說.他不喜歡別人進來,哪怕收拾打掃這里他都是自己來,所以不要跟他說你進來過,更不要跟他說你碰過這間房里的任何一件東西."

林落施懵懵懂懂地點了點頭,才踱步出了門外.

她從走廊上繞到樓梯口,邊下樓邊想著那張巨副海報.

千禦野在自己的房間里,掛著那麼大一副海報干什麼?

莫非海報中的女孩,對他有非比尋常的意義?

可是她為什麼覺得那個海報中女孩的背影,那麼熟悉呢?

連那個女傭都認錯了,還以為海報中的女孩就是她……

再聯想到之前在千禦野的辦公室里,他問她真不記得他了?

難道他們以前見過?!

"醒了?"

一個磁性好聽的嗓音,打斷了她的思緒.

林落施回過神來,發現自己已經來到一樓樓下.

千禦野此時正穿著一件紅色花紋格子襯衫,正襟危坐在沙發上喝咖啡,看財經雜志.

早晨的陽光透過落地窗照射在他身上,那張顛倒眾生的臉上仿佛鍍上了一層金色,五官更顯妖孽,魅惑不羈,整個人看起來玩世不恭.

"嗯."林落施愣愣地點點頭.

"送給你的!"千禦野指著茶幾上的兩個袋子,勾起唇角.

林落施往沙發上走去,看著茶幾上的袋子,一個裝著全新的內衣褲,一個裝著一套連衣裙.

她沒跟他客氣,拿起這兩個袋子,便去了樓上.

尺碼大小正合適,林落施換了衣服,又梳洗了一番,這才重新下樓.

千禦野這時候已經坐在餐廳里了,正邊看財經雜志邊等她.

聽到她的腳步聲,他極富磁性魅力的嗓音命令:"過來吃早餐."

林落施不想再在這里待下去,她走了過來,語氣冷淡疏離:"千總,謝謝你的衣服,我還有事,我先走了."

她說完就往大門那邊走去,千禦野也沒有阻攔她,但是令林落施懊惱的是,這里的大門是密碼鎖來的,她根本打不開.

千禦野的聲音在這個時候再次傳來:"過來."

林落施現在終于是明白了,為何千禦野沒有攔著她,因為反正沒有他的指紋,她也出不去.

她只能乖乖的回去.

千禦野指了指自己對面的座位,頭都沒抬:"坐下來吃早餐."

反正沒有千禦野開門,她也走不了,林落施索性坐下來拿早餐吃了起來.

她其實挺餓的,昨天晚上本來也沒吃什麼,幾乎是空腹喝了那麼多酒的,現在吃了東西填一下肚子也好.

千禦野沒吃什麼東西,只端著一杯牛奶坐在餐桌前一邊看財經雜志一邊喝.

兩人沒有說話,整個餐廳里只有林落施的刀叉碰撞在一起所發出的聲響.

"方案修改好了?"

千禦野的聲音忽然傳來,林落施手上的動作一頓,愣了一下,抿了抿唇沒有說話.

千禦野端起面前的杯子淺淺的抿了一口,性感的薄唇一張一合,長指隨意的撥弄了一下杯壁,再次出聲:"改天約個時間,我們再好好聊聊?"

林落施將手里的刀叉放下來,拿過紙巾擦拭了一下嘴角才重新看向面前的男人:"千總其實並沒有什麼意思要和我們林氏合作吧?"

"不是沒有意思跟林氏合作,而是林小姐的弟弟林少緯前段時間找到我,希望我們禦鼎集團能夠跟他合作,老實說你弟弟開出來的條件比你的方案可是誘人多了."千禦野放下財經雜志,薄唇勾著笑:"可你如果能用其他辦法打動我的話又另當別論了,你說對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