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她是他的女人
g,更新快,無彈窗,!

出了PUB後,千禦野一路拖著林落施來到自己的車前.

他剛開了鎖,林落施便俯在車前就是一陣狂吐,無論如何都拉不起來.

千禦野惡寒到了極點,從車後座里拿出紙巾盒丟給她,唇邊掛著的都是冷笑,說:"我以為你多能耐呢!不是要整瓶喝嗎?現在吐什麼啊?沒那麼大的本事就別惹那麼大的事,你這女人真是沒事找事做,連青龍幫的人也敢招惹,不逞能會死?"手卻已經急抽了紙巾捂上她的唇,輕輕替她擦拭.

林落施蹲在地上回頭看他,搶過紙巾擦了擦嘴,大眼睛一眯,"我不吐了還不行嗎?我現在就把吐地上的東西都撈起來喝了行嗎?"

千禦野頓時整個人踉蹌著向後退了一步,眉頭皺成"川"字,重重的一句:"算老子多管閑事."然後又像突然意識到什麼似的,快步過去將她從地上拉起來塞進車里,扣上了安全帶,發動車子離開.

林落施半倚在前座的車門邊看著這個俊顏微微抽搐的男人,唇畔一抹得逞的笑意,想他剛剛的惡寒和緊張,肯定以為她真會像自己說的那麼做了.

真是笨豬一枚,她就算腦袋再不清醒也不會那麼干不是?

"嘔"的一聲,沖著他的方向.

千禦野猛然刹了車,"你吐,你敢吐在車上試試."

林落施彎著嘴笑看著他,突然張嘴吐舌,那里面什麼都沒有,卻又搖頭晃腦地道:"我故意的,我就是故意的,我惡心死你."

千禦野眯了危險的眸望著面前面若桃花的小女子,原來她喝醉了是這般模樣,還真是長見識了.

他狹長的鳳眸一挑,眸里漸漸氤氳起了一抹瀲灩之色,薄唇輕啟道:"這會還有力氣跟我叫囂,看來你也醉的不是很嚴重."

林落施咬了咬牙道:"我沒醉!"

"呵……"千禦野冷笑了一下,重新踩下油門,車子像離弦的箭一般沖了出去.

"千禦野,你要帶我去哪?!"林落施望著窗外不斷倒影的夜景,忍不住驚呼.

她的腦袋其實一直暈乎乎的了,本就難受的很,現在看著窗外倒影的夜景,更覺得眩暈,根本就沒有力氣和這個男人對抗,她喃喃的問了一句之後,倒在前座上,半眯著眼睛,是一動也不想動了.

即使她已經醉了,但是依舊能感受到從這個男人身上散發出來的強大的怒火.

她不知道他到底因為什麼事生氣,此刻也沒有什麼心思去注意他,只覺得胃里翻江倒海,昏昏沉沉的難受極了.

好不容易車子終于在千禦野住的別墅車庫停了下來,千禦野熄了火,拔了鑰匙,將她拽下了車,一直來到別墅大門前,迅速輸了指紋,開門進去.

林落施一進門就立即甩開了他的手,快步的捂著嘴去找洗手間.

奈何這里太大,房間又太多,林落施找了半天也沒有找到洗手間.

就在她心急如焚的時候,腰身突然被人摟了起來,千禦野將她抱上了樓,推開一扇房門,直奔里面的洗手間而去.

一進了洗手間,林落施立即掙紮下地,抱著馬桶就是一陣嘔吐,只是吐了好一會兒也沒有令她好受多少,她坐在了冰冷的地板上,渾身軟綿綿的,沒有一絲的力氣.

千禦野走了過來,將她從地上拉了起來,帶到了洗手台處開了水龍頭用水幫她漱口,但是她掙紮的厲害,一下子就將千禦野的身上也弄濕了.

千禦野冷著臉又將她抱到了浴池內,開了花灑淋在她身上,林落施渾身被淋得濕透,開始大叫:"喂,你干什麼?千禦野……!!"

千禦野的聲音冷的讓人宛若身處寒冷的冰窖內:"醒了?"

林落施想要逃走,但是被千禦野拉了回來,他將她壓在洗手間濕漉漉的牆壁上,舉高了她的雙手,讓她動彈不得.

溫熱的水從她的頭發上低落下來,她挺翹的睫毛上全是水珠,讓她幾乎看不清面前的男人.

林落施大口大口的喘息的,艱難的吐字:"放……放開我……"

千禦野捏著她小巧精致的下顎,帶著灼熱的氣息逼近了她,在她耳畔出聲道:"膽子越來越大了,連龍哥的場子你都敢鬧事,今天如果不是我過去了,你打算如何收場?你真以為阿龍會怕你那個公安局長的表哥?"

他的聲音有些沙啞,此刻顯得尤為的性感.

林落施咬牙用力的要將他推開,但是沒有一點的作用,她抬起頭看著他,紅唇挽起弧度,緩緩地笑了:"我愛怎麼鬧怎麼鬧,關你什麼事?誰要你多管閑事了?"

千禦野桃花眼逼近,危險的氣息氤氳:"林落施,不要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戰我忍耐的極限,你是我的女人,你說關不關我的閑事?"

林落施皺緊了秀眉,只覺得可笑,"千禦野,你神經病啊!誰是你的女人?!"

"我是!我為你發神經!"

怒吼的話只說到一半,千禦野便猛地傾身,張嘴咬住她嬌嫩的唇瓣肆意挑弄.

林落施抬了手去打他,提了腿去踢他,可平時好好的勁這會到他身上竟一點作用都沒有,反而被他撚著雙手動彈不得,背也被壓得生疼,只余下他在自己唇齒間蠕動攪弄的觸感.

不是第一次和他接吻了,這個男人真的好生奇怪,他與她是什麼關系,他憑什麼一而再再而三地這樣對待自己?

身上的小黑皮衣被人半褪,肩上的吊帶也被他拉扯了下來,深紫色的裙角被人掀起.

林落施的雙眼圓睜,看著這個顯然已經發了狂的男人完全不顧自己的意願,任意掌握上了她左邊的柔軟.

溫軟的觸感刺激著千禦野本就薄弱的感官,她唇上的味道極好,馨馨甜甜的,又伴著一絲淡淡的女人香.

那高聳的胸部肌膚細膩而且光滑,最可惡的是,這女人竟然沒穿內衣.這該死的女人,她竟然沒有穿內衣!這不是誘惑男人是干什麼?

林落施霎時便感覺到那抵著她下腹的東西正在迅速地茁壯成長.

可惡的男人,現在已經渾身滾燙,想推都推不開了.

所有的一觸即發,好像都在瞬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