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自罰喝酒
g,更新快,無彈窗,!

千禦野走進PUB內,看到眼前混亂的一切,他微微蹙了眉,然後目光就定格在了人群中的林落施身上.

"對,今天的事不能就這麼算了,除非你今晚留下來陪龍哥一晚上,或者跪地向我們龍哥認錯,不然今天誰都不要想走出這個門檻."

"對對,不能這麼便宜了她……"

"不能讓她走出這個門檻……"

旁邊附和的全是龍天一的手下,他們青龍幫的面子可不能就這樣被一個妞掃了,否則日後還怎麼在江湖上混?

"不走出這個門要怎樣?難不成你們還要包吃包住嗎?"林落施不卑不亢,她還就不信他們能夠把她怎麼著了.

旁邊的陳子姍狠扯了她一把,"施施,你少說兩句……"

"怕他們做什麼?信不信我給我表哥打個電話,就能將他們這兒一鍋端了?"林落施不以為意地撇唇,根本沒把他們放眼里.

"好大的口氣啊!老大,這妞說她表哥能把我們這兒一鍋端了?"其中一個凶悍的混混,嘲弄道.

其他的人更是大笑出聲:"這妞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老大,今天不給她一點教訓,她不知道咱們青龍幫的厲害!"

"對,一定要好好教訓她!"其他人跟著附和.

龍天一威嚴地站在那里,眸子像深潭一樣,凝望著林落施,渾身散發出一股懾人地氣息.他一個眼神掃過去,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

"妞,你說你表哥能將我們這兒一鍋端了,你表哥是什麼來頭?"龍天一不緊不慢地追問.

林落施淡淡地扯唇:"沒什麼多大的來頭,也就是個小小的公安局長而已!"

她的話音一落,PUB里的人俱是一震!

驚訝地目光打量著她.

"你說你是張局的表妹?"龍天一眯起深邃的眼眸,眼神犀利地叮囑她.

"怎麼,你還不信了?張炎彬就是我表哥,你不相信的話我手機里還有跟他的合影."林落施冷瞥了他一眼,掏出手機,翻找出之前跟表哥吃飯時的合照,給他們一一過目.

PUB里的人頓時都啞口無言了.

沒想到這妞還真是有點來頭.

林落施的唇邊勾起了一抹冷笑,上半身的緊身小黑皮衣一掀,丟給旁邊的陳子姍,露出內里深紫色的真絲吊帶,不規則裙擺的連衣裙,迎著眾人驚豔的目光,快步走到一旁的吧台前,倒了一杯,遞到龍天一的面前.

"冤家宜解不宜結,龍哥是吧?這杯我敬你的.喝下這一杯,今天的事情就當什麼都沒發生過,喝了酒就是朋友,出了這個門,忘了今天的事,你看這樣好不好?"林落施主動言和,給龍天一一個台階下.

雖然她搬出自己公安局長的表哥,可這些人到底是道上混的,不好招惹,她也不想為了這麼一點小事去麻煩表哥.

"臭婆娘,剛剛敲了我一酒瓶子,現在又想耍什麼花招?"剛剛被林落施敲暈的那個小混混,這時候突然醒了過來,並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樣的情況,只是一看到林落施就來氣.

林落施左手一甩一提,一整瓶的人頭馬,對著龍天一說道:"龍哥,你喝杯子里的,我喝瓶子里的,這樣算不算耍花招?"

說完,不等眾人反應,她仰頭喝酒,入口的辣,讓林落施的眼睛都有些灼痛了起來.

她不是沒有看見靜默著站在門邊的千禦野,但她就是願意喝,反正今天被肖墨寒刺激的不輕,她就是想來賣醉的.

三分之一的酒進了肚,從胃腹而上的灼燒感讓她的頭都有些暈了.

突然便覺得心里委屈,要不是肖墨寒非要跟她離婚,和林婉婉在一起,她也不至于這麼晚了來這種地方喝酒買醉,看吧看吧,這下自討苦吃了吧!一整瓶的人頭馬啊!這要是喝下去,估計到明天下午她都醒不過來了.

腳步有些微蹌,林落施剛向一邊歪了一下,手中的酒瓶子便突然被一只大手奪了去.

"我來."一個低沉磁性地男音響在耳邊.

林落施右手背捂著自己的唇口,有些迷蒙地看著眼前的情景,龍天一就在自己的三步之遙,可手中的酒瓶,卻早已落在了一個不知何時沖過來的穿著純白色休閑西裝外套的男人手上.

這男人不是別人,正是千禦野!

"誰要你幫?"林落施看清來人後,毫不猶豫地舉了手去搶,可腦袋已經有些暈沉了,剛伸了手,就被千禦野一個急抓,拽到身後,禁錮著,人也有些動不了.

"喂,這是我要喝的酒."林落施還是不死心地去奪,萬一在場的人耍賴,又要她喝瓶新的怎麼辦?

"現在沒有了."千禦野喝光了剩下的酒液,倒了倒空空的酒瓶子,抬眸看在場的所有人,"阿龍,林小姐是我的朋友,今天她只是來你的場子喝酒的,喝的有些多了,所以有些胡言亂語,倘若有得罪的地方,我千禦野都在這里擔待了,向你賠個不是."

龍天一旁邊的幾個手下還要鬧,卻被他一手給擋住了,拿過林落施手中的那杯酒,定定看了她幾秒,又看了看站在一側的千禦野,目光深了幾分,然後一飲而盡.

"吶,龍哥,你喝了這杯酒我就當你願意將今天的事情一筆勾銷,咱再見還是朋友."林落施說話都有些不清晰了,但仍強自鎮定地道.

"不必!林小姐好福氣,有千少罩著,龍某惹不起也不想惹,你這朋友我不想交."

愛交不交.林落施翻著白眼,根本懶得理他.

踉蹌著過去拿了陳子姍之前幫她拿的小皮衣.

"施施,你沒事吧?"陳子姍擔憂地問.

"她沒事,你先回去吧."千禦野一把摟住林落施的腰,將她往自己懷里帶,轉頭對陳子姍說.

陳子姍剛想說什麼,抬頭一看見千禦野,整個人頓時驚呆了:"是你?"

"我叫人送你回去!"千禦野沒有多做解釋,只是讓自己帶來的手下,先送她回去.

林落施難受地撫了撫自己的頭,"我頭暈."

千禦野挑眉,"我還以為你很本事很能耐,女中豪傑一枚."

林落施推了他一把:"不要你管!"

千禦野卻拽著她的手臂便往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