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為小三守身如玉
g,更新快,無彈窗,!

肖墨寒眉眼染上寒霜,一臉陰郁的表情,幽暗而晦澀地目光緊盯著她.

"你真要這樣嗎?"仿佛是好不容易才下定決心,他的聲音里透著些許的難堪,甚至是隱隱的暴怒.

林落施緊緊地眯眼,嘲諷地打量著他此刻的模樣,心中又寒冷了幾分.

她本來只是故意刁難他,存心捉弄,也沒真的想要怎麼樣.

可看肖墨寒這副好像跟她上床,就是受了多大屈辱地模樣,反而激起她的怒意.

她是他的老婆,他為了外面的小三守身如玉,三年沒盡夫妻義務,碰都沒碰過她一下,是不是太過分了?

她怎麼說也是出落標致的美女一枚,怎麼到了肖墨寒這里就這麼不受他待見?

要他盡丈夫的義務,竟然比殺了他,要他下跪還要難受?

林落施心里頓時就不平衡了,她揚起下顎,直對上他的眼眸:"這是要我答應離婚的唯一條件,就是拿你自己來換,其他的我什麼都不要!"

說完不等他什麼反應,她徑直轉身離去.



PUB里面很吵,人很多.燈紅酒綠,音響的聲象很大.

林落施一個人坐在吧台邊上,一杯又一杯地給自己倒酒.

她今天心情很不好,迫切地需要酒精麻痹自己.

當她喝到第五杯的時候,一只手按住了她的杯子:"落施,你怎麼喝了這麼多酒?"

來人是她的閨蜜陳子姍,今天她們倆約在這家PUB見面,就是陳子姍打電話告訴她說,林落施之前拜托她在婦幼保的表姐給林婉婉的流產物做DNA鑒定的事情,已經有結果了.

"讓我喝!"林落施拂開閨蜜的手,又給自己倒了一杯,一飲而盡了.

"落施,你突然喝這麼多酒,是不是又為了那個肖墨寒?"陳子姍目光含憂地看著她,關心地問.

林落施淒然地一笑:"子姍,你知道嗎?今天我媽也去婦幼保了,肖墨寒竟然當著我媽跟他姑姑的面,說無論多大代價他都要跟我離婚!看來他這次是下定決心,要為了那個林婉婉和我把這婚離了."

"什麼?你媽今天也去婦幼保了?那林婉婉流產的事情,你媽也知道了?"陳子姍驚訝地瞪大雙眼.

林落施點點頭,眸底染上一抹苦澀:"我媽恰好去婦幼保視察,沒想到撞見肖墨寒在病房伺候流產的林婉婉,她本來想逼肖墨寒跟林婉婉一刀兩斷的,沒想到肖墨寒這次連我媽的面子都沒有賣,直接就當著我們所有人的面,說他要選擇林婉婉!"

"這個肖墨寒真是越來越過分了!"陳子姍氣憤地皺眉,嘴角溢出一抹冷笑:"不過他真地跟你離婚,娶那個林婉婉的話,就有好戲看了!"

"子姍,你為什麼這麼說?"林落施疑惑地看向閨蜜.

陳子姍笑容高深莫測:"給你看樣東西!"

說完將那份她表姐給她的之前林婉婉的流產物的DNA鑒定報告,拿給林落施.

林落施接過文件,打開來看,當她瀏覽了一遍下來,臉色瞬間變化.

"怎麼會這樣?"她驚訝地叫道.

"你這個妹妹,還真是不簡單啊!要是肖墨寒真跟你離婚娶了她,怕是以後頭頂的帽子要綠了吧,這樣也好,誰叫他現在不好好珍惜你,瞎了眼呢."陳子姍忍不住嘲弄.

林落施眯了眯眼眸:"我就知道林婉婉借我的手,上演了一出流產大戲,絕對沒那麼簡單!"

兩人正說著話,突然有兩個混混模樣的痞子,捧著一束鮮紅的玫瑰花,來到林落施的面前.

"小妞,我們老大請你過去喝一杯,這束花是送你的."

"我不要!"林落施想也沒想回答:"告訴你們老大,今晚他的酒我請了."

"你這小妞,給臉不要臉是嗎?"其中一個小混混沖上前,揪起林落施的衣襟,揚手就要甩一個巴掌下來.

林落施眸光掃到他的動作,反應極快,隨手拿起一個酒瓶,"砰"地一下子朝小混混地腦袋上敲了下去.

那小混混當場就被林落施敲暈了,摔倒在地上,周圍頓時響起一陣驚叫聲.

"糟糕,落施,你闖禍了!"陳子姍擔憂地提醒她:"這小混混地老大叫龍哥,好像是個道上的人物,是罩這一帶場子的,你現在傷了他手下,他肯定不會放過你."

"那還等什麼?快跑!"林落施拉著陳子姍就要逃走.

可是她們在PUB門口,還是被人攔了下來.

這里有一半的人都是龍哥的手下,此刻這些人全都將她們包圍了.

一個身穿黑色襯衣的男子,在眾人的簇擁下朝她們走來.

男人五官俊美深刻,身材高大魁梧,肌肉結實而充滿張力,隱約可見前胸的紋身,一看就知道他是道上混的.

"女人,有膽識!既敢拒絕我,還打傷了我的手下!"龍天一目光緊鎖在林落施的身上,嘴角彎起一個深不可測的弧度,氣勢威嚴道.

"客氣,我只是有幸請您喝杯酒而已,至于你的手下,算我代你管教了,不用謝我!"林落施聳了聳肩,毫不畏懼地說.

說完就准備離開了.

龍天一的手下卻攔著她,不讓她就這樣走了.

"女人,你好歹打傷了我的弟兄,就這樣離開了,我要怎麼跟手下的人交代?"龍天一眸光凜冽,渾身散發出一股強大的氣場.

林落施挑了一下眉:"那你想怎麼樣?"

兩人對峙著,氣氛一度陷入僵滯的狀態.

就在這時候,PUB的大門卻再一次被人從外面推了開來.

走進來的人不是別人,竟然是千禦野.

本來PUB里出了這樣的事,已經不打算在接客了,膽小怕事的人都從後門里離開了,剩下來的除了林落施跟陳子姍基本上都是龍哥的人.

此時見到千禦野進來了,PUB里的經理眼前一亮,立即親自過去迎接,恭敬地喚了他一聲"千少".

在道上混的,誰不知道龍哥跟千少.

今天本是龍天一約了千禦野來自己的場子談生意,沒想到卻撞見了林落施在這里賣醉,他還沒見過這麼漂亮的女人,本想將她收了,可沒想到林落施竟然這麼不識抬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