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要他陪她最後一夜
g,更新快,無彈窗,!

林落施轉身准備去取車,沒想到卻撞見不知什麼時候從病房里跟著跑出來的肖墨寒.

他面色陰暗詭譎,用一種帶著恨意的眼神盯住她,"林落施,你可真夠厲害的,自己鬧完了,又讓你媽來鬧,竟然連我姑姑都親自來幫你們說話,我真是小看你了!不過,今天我也算是終于弄懂了為什麼你爸這麼些年那麼厭惡你媽了!"

"我爸跟我媽的事,就不勞煩你費心了!你也管不著,你還是回去好好管管你的婉婉,別讓她再出來興風作浪!"林落施冷擺了他一眼,唇角溢出一抹譏諷,轉身就想離開.

"我之前給你三天的時間,考慮離婚的條件,你考慮的怎麼樣了?"肖墨寒突然叫住了她,幽深如萬年冰潭的眸子緊鎖住她的背影,陰冷地嗓音問道.

林落施停下腳步,身子驀地一僵.

就算已經死心了,可聽到他這麼急迫地追著她問離婚的事,她的心還是不可遏制的緊縮了一下.

強壓下胸口湧動著的那股刺痛,林落施再次轉過身去,直面向他.

"離婚的條件?"她冷笑了笑,眸光迎上他的:"是不是只要我同意離婚,成全你跟林婉婉,我提什麼樣的條件,你都會答應?"

肖墨寒深邃的眼眸淡掃了她一眼,聲音僵硬冷冽:"我會盡可能補償你,任何條件你都可以提,只要我做得到!"

"任何條件?"林落施目光更加諷刺,第一次,有了一種心冷的感覺.

肖墨寒為了跟她離婚,早日恢複自由身,名正言順地跟林婉婉在一起,還真是不惜一切代價啊.

"包括讓你淨身出戶?"她盯著他問.

"可以!"肖墨寒幾乎毫不猶豫就答應了.

林落施早知道他肯定會不帶一絲猶豫地答應,他們結婚後基本上是各過各,分別財產制,除了肖家贈送的那套新婚別墅,基本上沒有其他共同財產.

淨身出戶,簡直太便宜他了!他不可能不答應!

"如果我還想要你的肖氏的股權呢?"林落施挑了挑眉稍,繼續問他.

肖墨寒沉默了片刻,再次點頭:"可以!"

林落施深深地看他,此刻真是被寒透了心.

他連肖氏的股權,也願意給她,足以證明他離婚的決心.

他是真的不想再跟她過下去了!

他迫切地希望她能夠放過他,讓他跟林婉婉早日真正在一起!

林落施笑容諷刺,用力捏住拳頭,再一次要求:"那如果我還要你給我當眾下跪呢?"

"林落施,你不要得寸進尺!"肖墨寒臉色驀然一黑,寒潭般的眸子燃起一道火焰,陰沉地警告.

林落施薄唇一勾,面容譏嘲:"你淨身出戶也好,給我你們肖氏的股權也罷,那都是一些財產上的補償,可是精神上的呢?我好歹是市長千金,名門之後,就這樣被你跟林婉婉一腳踹開,你讓我的面子往哪里擱?我可不想淪為上流社會的笑柄!反正你當初娶我的時候就是委曲求全,既然男性尊嚴早就喪失了,也用不著顧忌什麼男兒膝下有黃金,為了心愛之人,再丟失一次?"

肖墨寒俊美冷酷的臉色陰郁下來,深邃的目光危險的眯成了一條線,渾身散發著隱忍地戾氣,整個人看起來寒氣逼人!

林落施毫不畏懼,反而變本加厲地提條件,擺明了就是要刁難他.

事到如今她已經看清楚了,自己在肖墨寒心里什麼也不是,無論她再怎麼付出,他也不會多看他一眼,他的整顆心都已經被另一個女人占據了.

這樣的男人,她又何必非要把他強栓在自己身邊?

只是他若是對她跟林婉婉公平一點,她也不至于在這時候為難他.可偏偏他是非不分,一遇到林婉婉就智商欠費,被林婉婉牽著鼻子走,偏心地認定是她推到了林婉婉,害她流產的.

反正她這個惡毒的女人,在他肖墨寒心中早已經不是什麼好人了,離婚的時候她又為什麼不能得寸進尺?

她不得寸進尺,他也記不得她的好,既然如此,那索性恨她,只記得她的壞吧.

"好!"就在林落施以為以肖墨寒的性格,肯定不會答應的時候,他突然出聲.

他竟然同意了?

林落施難以置信地瞪大了雙眼,心狠狠地震顫了.

他為了跟她離婚,連男人尊嚴都不要了?

真要這樣不顧一切嗎?

他們三年的婚姻,對他來說就是一把枷鎖,一個牢籠,沒有絲毫的留戀?

林落施對上肖墨寒的那雙內斂著鋒芒的黑眸,心里頓時波濤洶湧,整個人一下子驚住了,僵硬的身子忍不住顫抖.

就在肖墨寒准備要跪下的前一秒,她猛然沖過去,抓住他的衣襟:"肖墨寒,你休想!你以為你下跪,我就會離婚,放你自由了嗎?"

"你到底想怎樣?不是你要我下跪的?你還有什麼條件,一並提出來?"肖墨寒眼神不耐地睨著她,深邃的目光不禁微沉,聲音無比的清冷.

"肖墨寒,你知道我對你的心思,我真正想要什麼你會不知道嗎?"林落施將他拉進自己,像個邪惡的女流氓一樣,對他曖昧的眨眼.

"你……"肖墨寒凝眉看著她,俊臉上蒙上一層晦澀不明.

"我想要你."林落施直言不諱地說出自己的意圖:"只要你願意陪我最後一夜,我不要你的股權,也不要你的錢,更不會逼你跟我下跪,我就跟你去民政局,簽字離婚!"

"你要我背叛婉婉?"肖墨寒似乎被她的要求氣到,臉色鐵青了幾分,聲音更冷了.

林落施不以為意地冷哼:"這怎麼能算是背叛她呢?你搞清楚自己的身份,現在還是我林落施的老公,你跟我結婚三年來,一次夫妻義務都沒有盡過,我讓你離婚前盡一次做丈夫的義務,這個條件很讓你為難嗎?如果你是擔心林婉婉會吃醋的話大可不必,她既然勾引有婦之夫,總不至于那麼天真的以為你跟我到現在還什麼都沒有發生過!所以你不管盡沒盡丈夫的義務,在她眼里都沒有分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