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他執意跟她離婚
g,更新快,無彈窗,!

林落施脊背一僵,頓住了腳步,心口像是被不輕不重的紮了一下,疼的刺骨.

她沒想到肖墨寒真是時刻不忘保護林婉婉,即便是在她媽面前,他也毫不掩飾地維護著林婉婉,將她的顏面掃地.

張瑛狄聞言,轉身目光質疑地望向她,意味深長地問道:"林落施,這就是你三年前非要死心塌地嫁的男人?"

的確,三年前在她嫁給肖墨寒之前,張瑛狄作為母親就曾勸過林落施.

張瑛狄說:作為過來人,她看得出來肖墨寒的心,並不在她身上,她非要嫁給他的話,以後結了婚只會自討苦吃.何況以她當年的長相跟條件,完全可以嫁一個身價,顏值,性格各方面不輸于肖墨寒,但對她一心一意的男人.

可是林落施當初真是著了魔了,一意孤行地就想嫁給肖墨寒,總以為憑著自己的姿色和手段,只要把他綁在身邊,讓他做了她老公了,要不了多久,他終會愛上她的.

可現實卻狠狠地打了她一巴掌.

三年了,肖墨寒始終沒有正眼瞧過她,對她一直冷冰冰著一張臉,甚至他們見過面的次數連一雙手指頭都數得過來.

如今他不但要跟她離婚,還和她妹妹有了孩子,現在連她娘家的面子也不賣了,鐵了心為了林婉婉,要跟她徹底翻臉了.

"張市長,對不起,您別動怒,墨寒這孩子不懂事,我回頭好好說他!"張瑛狄正要發火之前,一個西裝裙的女子沖進病房,急忙來打圓場.

這人不是別人,正是肖墨寒的姑姑肖淑臻,現在她母親身邊做秘書.

"不懂事?"張瑛狄冷哼一聲,沉冷著臉:"墨寒都這麼大的人了,應該為自己的言行負責!剛才可是他自己親口說的,無論付出多少代價,都一定要跟我女兒離婚!"

"這是誤會,絕對是誤會!我們肖家人是絕對不允許他這麼干的!我們家就只認落施一個媳婦,別的女人不配進我們肖家大門."肖淑臻立馬說好話,眼神警告地瞪了一眼病床上的林婉婉.

林婉婉表情一滯,瞬間委屈的紅了眼眶,哽咽道:"墨寒……我們還是算了吧,既然你家里人都不同意,你還是回到林落施身邊吧,反正……我們的孩子已經流掉了,就當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不行,婉婉,我答應過你一定會對你負責的,我是一個男人,婚姻大事應該由我自己做主,我說過不會辜負你的,相信我!"肖墨寒連忙握緊了林婉婉的手,嗓音溫柔的輕哄道.

林落施眉頭一皺,實在聽不下去了.

什麼叫他是個男人,應該對林婉婉負責,不能辜負她?

那他就可以辜負她?不對她負責了?

好歹她還是他老婆呢?

張瑛狄更是直接搖頭,生氣地留下一句話:"我們還是法院見吧!"

說完就毫不猶豫地拽著林落施離開了病房.

"墨寒,你要姑姑怎麼說你?你怎麼能為了這麼一個女人,放棄自己的大好前途呢?"肖淑臻來到肖墨寒的面前,著急地勸說.

"我不覺得我的婚姻繼續跟林落施綁在一起,就一定有更好的前途!我的未來應該靠自己努力創造,而不是靠老婆娘家的關系跟勢力,我相信就算沒了她們的幫助,我一樣可以得到我想要的一切."肖墨寒俊臉剛硬著,身姿挺拔倨傲,低沉的聲音淡漠而平靜.

"姑姑相信你的能力,可是林落施的母親張市長現在怎麼說還在台上,你公然拋棄她的女兒,這時候跟他們張家劃清界線,實在不是一個明智之舉啊!"肖淑臻臉上不由的浮現一抹擔憂.

他們肖家跟張家這些年利益一直綁在一起,哪能說斷就斷?一旦他選擇跟林落施離婚,和張瑛狄徹底的翻臉,對他們肖家人的仕途都是一個不小的影響,甚至還會影響到他們多年的利益聯盟.

"姑姑,為了婉婉我甘願冒任何風險!如果我的未來,如果要靠犧牲婉婉跟我的愛情換來的話,我情願不要!"肖墨寒冷傲的目光,俊美冷酷的臉上蒙上一抹堅決之色.

"你……墨寒……你……哎……"肖淑臻瞳眸一縮,眼里滿是失望,最後歎息離開.



林落施被母親張瑛狄一路拽到醫院樓下.

張瑛狄的司機,立即將車子開到她們面前,恭敬地替她打開車門.

"我一會還有事,你自己先回去.離婚的事情我會交代律師去辦,法院那邊我也會打好招呼,絕對會讓肖墨寒淨身出戶!賠償你全部的損失!"張瑛狄上車前,威嚴地對她交代.

"媽,離婚的事讓我自己做主!"林落施喊住准備上車的母親,眉宇糾結.

張瑛狄頓了一下,回過頭來,目光犀利:"林落施,你不是到現在還想挽回肖墨寒那個臭小子吧?剛才你也看到了,他現在完全被林婉婉那個狐狸精迷惑住了,三年了,你都沒能抓住他的心,到現在還死撐著不放手,是想等著他們再生個兒子,你當免費後媽嗎?"

"媽,我的意思是讓我自己解決?當初是我一意孤行要嫁給肖墨寒的,如今他一門心思要跟我離婚,你讓我自己處理,若是處理的不好,就當給我一次教訓!"林落施認真道懇求道.

張瑛狄目光深深地看著她,沉呤了片刻:"好,就讓你自己處理,自己記住自己犯下的錯!回去好好反省!"

說完,她便彎腰上了車.

司機關上車門,坐到駕駛座上,正打算發動車子離開.

這時候,肖墨寒的姑姑肖淑臻突然追了上來,"張市長,你聽我解釋,墨寒,不是真的想離婚,你再給他一次機會……"

"開車!"張瑛狄並非給肖淑臻面子,面色冷厲,直接命令司機開車.

司機發動車子離開,肖淑臻拼命地拍打車門也無濟于事,後來她干脆追著張瑛狄的車子奔跑.

"張市長,等等我,你聽我解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