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他跟小三是真愛
g,更新快,無彈窗,!

目前為止,林婉婉還是肖墨寒唯一的女人!

除了林婉婉,肖墨寒這塊冰山根本沒有交往過其他女人.

就連她這個老婆,肖墨寒都拒絕碰一下,鐵了心要給林婉婉守身如玉!

他如此癡情的守護著他的"真愛",豈是一點金錢能夠打發的?

肖墨寒跟她父親最大的不同就在于,他在外面有小三,並非他想要玩女人,而是他愛慘了這個女人.

不愛她這個老婆,她母親張瑛狄,懂不懂啊?

張瑛狄見自己女兒林落施半天沒有吭聲,就慢騰騰地從座位上站了起來,笑吟吟地對著林婉婉說道,"婉婉,我剛才給你提的建議,你好好地考慮一下.要是嫌價位低了,或者我開的條件不夠誘人的話,我們還有再談的余地.我聽說當年他們肖家還沒有今天財勢的時候,你曾經拋棄過前途還不明朗的肖墨寒,追去國外高攀另一個男人,我挺欣賞婉婉你這種什麼時候都知道自己要什麼的個性的,不像我的女兒天真爛漫地以為抱著愛情可以當飯吃."

張瑛狄剛說完,就見林婉婉突然抬起頭來,臉上露出一股倔強又堅定的表情,深深地看了肖墨寒一眼之後,對著張瑛狄說道,"大媽,當年是當年,現在是現在.當年若不是您一直霸占著一個不愛你的男人,不肯讓位,讓您老公娶我母親的話,我也不用做見不得光的私生子這麼多年,我當年離開肖墨寒就是因為覺得自己配不上他,跟錢無關.現在更是如此,我們是真的相愛,用金錢拆不散的,您還是不要費心用當年打發我媽那一套來打發我了."

"小三的女兒,果然就是會做小三!只不過你比你媽當年更加的巧言令色,會用真愛來偽裝自己,你媽當年可是收了我的錢,不敢跟我正面較勁,最多也只是會用生兒子來拴住男人這種拙劣的伎倆,沒想到你比你媽更加不識時務!孩子都已經流掉了,還想跟我女兒爭,你覺得肖太太這個位置,是你一個私生女配做嗎?"張瑛狄眼神凌厲,居高臨下地審視著她.

"配不配不是你說了算的,是墨寒選擇的,我相信只有我跟他在一起,才能帶給他幸福的感受,這是你女兒做不到的!雖然我不知道您現在是以什麼樣的心態看待墨寒和姐姐現在的婚姻的.但是,我想但凡是個做母親的,都會希望自己的子女幸福吧!現在我們這樣僵持下去,我,墨寒和姐姐沒有一個人能得到幸福,那為什麼一定要綁在一起呢?"

林婉婉那真摯的表情讓林落施忍不住嘴角抽搐,差點以為她這根本就是設身處地地為她著想了.

張瑛狄一直微笑地聽著,半響才轉過頭去問一直沉默地站在那里的肖墨寒,"那麼,墨寒,您也是這樣想的嗎?為了那不知道多少錢一斤的真愛,不惜一切代價地想要跟我女兒林落施離婚嗎?如果你說你願意不惜一切代價,包括放棄林氏在政府那邊的所有權益,我明天就押著林落施去民政局跟你辦離婚手續!"

肖墨寒以前是非常忌憚她母親張瑛狄的,畢竟他們肖家這些年平步青云,全都靠張家人提攜,他自己的公司也是在張瑛狄的關照下,才逐漸壯大起來的.

不過隨著他們婚後這幾年他勵精圖治,把肖氏做大做強,如今在商界混的風生水起,現在肖氏完全能夠獨當一面,他現在在張瑛狄面前也不再是曾經的那個一無所有的少年了,而是一個成熟穩重的事業型成功男人,不會再被任何人制肘,讓他委屈了真愛,再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情.

只見他淡淡地看了林落施一眼,沉著冷靜地說了句,"我跟林落施之間的婚姻問題是私事,和林氏無關!"

肖墨寒的話音剛落,張瑛狄就嗤笑了一聲,揚聲嘲弄:"無關?怎麼可能無關?肖墨寒,如果你不是我女兒林落施的丈夫的話,你憑什麼接到那麼多政府工程?你的肖氏怎麼可能有今天的規模?你爸跟那些叔叔伯伯們又憑什麼平步青云?你們肖家會有今天?你現在為了這個小賤人,要跟我女兒離婚,就是翅膀硬了,過,河,拆,橋!"

肖墨寒這人向來自尊心強,一直對于自己當年被逼無奈娶了林落施,換來了肖家一家人的太平盛世,這一點很是敏感.所以,才將自己比作鴨子,是賣給她林落施的,娶她對他來說是恥辱.

如今被張瑛狄這般明目張膽的挑明了,他的面子上也開始掛不住,臉色驀然黑沉了下去,口氣也開始不好了,"肖家當年受惠于你們張家,欠你們張家的,我這些年一直做您的女婿,在明處暗處想方設法的幫你,該做的不該做的我都幫你做了不少,到現在也已經還清了.這一次如果不是林落施把事情做絕了,連婉婉肚子里的孩子也不放過的話,我也不會……"

肖墨寒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聽到"啪"的一陣清脆的聲響,一個紮實的巴掌就快,准,狠地落在他的臉上.

張瑛狄慢慢地收回她的右手,目光嚴厲,"我女兒身為你的妻子,幫你處理掉一個孽種而已,等于是在幫你擦屁股,你用得著拿這件事情說事,為了一個小賤人的孩子,不顧我們張家跟肖家合作多年的情份,不顧我女兒對你的一片癡心,死心塌地地要跟她離婚嗎?!"

"這個孩子或許在您的眼里是孽種,但在我的眼里不是,它是我跟婉婉的愛情結晶,我一直期盼著它的出生.事實上,在我得知婉婉懷孕後,我就已經跟您女兒林落施提過離婚了!現在我更加堅定了這個信念,為了婉婉,為了我們流掉的這個孩子,無論付出多大的代價,這個婚我是離定了!"肖墨寒毅然決然地表情,俊臉滿是認真與執著.

張瑛狄冷冷地笑開:"好,肖墨寒,既然你鐵了心要離婚,翻臉無情,就要付出代價!你們倆給我等著,我倒要看看你們的真愛能夠堅持到什麼時候!"

說完拉著林落施就走.

她們還沒走出病房,身後就傳來了肖墨寒陰沉沉的嗓音:"伯母,我敬您是我的長輩,又有恩于我們肖家,我跟您女兒離婚,您有不滿把氣撒在我身上我不反對,我也願意承受任何後果,但是您若是敢傷害婉婉半分汗毛,休怪我不客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