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她真不記得他了?
g,更新快,無彈窗,!

聞言,林落施眉頭一皺,沉下臉來:"千總,向佐只是我的助理!"

"助理就不能上床嗎?"千禦野懶懶地眯了一下眼睛,薄唇輕佻起一抹譏諷,"傳言林小姐跟丈夫的感情並不好,你們夫妻好像常年分居,你平日里跟這個男助理在一起的時間,比跟你丈夫在一起的時間都要多,難道你們單單就只是助理跟上司的關系?"

"千總,你好像很喜歡打聽別人的私事,如果今天你不是跟我談方案的話,那我就先告辭了."林落施有些生氣地說,站起身來要走.

千禦野攤了攤手,一副慵懶的姿態,漫不經心地開口:"老實說,從你們修改的方案里,我看不到任何跟你們合作下去的欲望."

林落施腳步一頓,忍著怒氣,盡量用謙和的語氣:"千總,你要是覺得方案還有哪里不滿意的話,可以提出來,我們會繼續修改,一直改到你滿意為止."

"我全都不滿意."千禦野深邃的眸子里不明的暗光起起伏伏,直盯著她的雙眼,沉著嗓子很是嚴肅地說道:"憑你們這樣的方案,就想讓禦鼎集團跟你們合作?簡直天方夜譚!"

他連看都沒看他們連夜修改後的方案一眼,就說全都不滿意,擺明了是故意找茬!

林落施忍無可忍,拿起方案:"看來千總無意和我們合作,既然這樣的話,那就不打攪千總了."

在她看來,千禦野就是有意為難她!

肯定是那天在餐廳廁所,她喝多了吐了他一身,讓他一直耿耿于懷.

所以今天才有意為難她!

甚至懷疑她跟向佐的關系,借此羞辱她!

她本以為他會公私分明,沒想到他竟然如此公私不分!

林落施不打算再陪千禦野這男人玩下去,拿起方案向他的辦公室門口走去.

"站住!"身後傳來了千禦野的嗓音.

林落施沒有理會,徑直走向門口.

她伸手去開門,才拉開一條縫隙便被人一掌抵在上面,瞬間按關了門.

"我讓你站住,聽見沒有?"千禦野帶著怒氣的嗓音,在她後背響起.

"千總剛不是說了嗎?全都不滿意,也無意再跟我們合作了,既然如此還要我站住做什麼?"林落施頓下腳步,面無表情地反諷回去.

千禦野桃花眼里閃過一抹淒然:"難道我跟你之間除了公事,就不能談點別的?"

"我跟你之間除了公事之外,還有別的可聊?難不成千總真的這麼八卦,對我跟男助理之間的私下關系就這麼感興趣?"林落施挑了挑眉頭,反唇相譏.

說完又要去拉門,剛准備有所動作,背便猛地貼上他的胸膛.竟是千禦野突然一用力,直接就將她整個人抵在了門板上面,微癢的氣息輕拂在她耳邊:

"對不起,剛才是我冒犯了!可是我真的很嫉妒你的那個助理向佐,他可以隨時陪在你的身邊!"

"你……"林落施難以置信地瞪大雙眼,眼里掠過一抹遲疑.

她不敢相信他竟然說他"嫉妒"?

他們明明才見過面沒幾次,他何談"嫉妒"?

"施施,我好想你!"千禦野放在身側的大手,猛然撫上她的腰肢,一個用力,穿過她與門板之間,橫過她的小腹,一個猛拉,頃刻將她帶進他的懷里,更緊地貼服著他火燙的胸膛.

"放開我,放開!"林落施臉色羞紅,用力地掙紮.

好不容易拿出力氣去掰開他緊鎖在自己腰間的大手,卻被他更緊地一抱,瞬間又抵在門上.

"你干什麼……唔……"林落施生氣地瞪向他,正想說些什麼,卻被千禦野低頭堵住了唇.

他的唇咬著她的唇,一邊反複摩挲,褫奪她口里的氣息,一邊更緊地收攏彼此之間的懷抱,以便更進一步地抱著她,更緊的,更密地去吻她.

林落施整個人都慌亂了,又羞又怒,拼命地捶打著他,可千禦野就是不松開.

她越躲閃他便吻得越深沉,捏著她的下巴迫使她張開嘴來,靈活的舌直往她口腔里的每一個角落鑽.

他就是喜歡這種強吻她的感覺.這樣的感覺,讓他覺得她整個人都是他的,不管是她的靈魂還是思想,在這一刻便都只有他了,亦只能有他.

被他的舌頭嗆得不行,林落施微一嗚咽,向上聳動了一下自己的身體.

那緊攬在她腰間的大手順勢下滑,在她的驚呼聲中,竟順著她包臀裙的邊緣一下探了進去.

"嗯……"林落施雙手撐在門板上,整個大腦瞬間陷入囹圄.

千禦野似是極滿意她的反應,一把抓握住她的柔軟,隔著身上的衣衫,開始大力揉搓.

"你跟你老公常年分居,應該很期待被男人滋潤吧?"他邪惡地嗓音在她耳邊.

"啊……放手,你快放手!"林落施貼在門板上的手慌忙收去抓他的手腕,可無奈男女力量上的懸殊,她的力氣根本敵不過他.

"別騙自己了,你是喜歡的……"千禦野微眯了雙眸去看她難耐掙紮的模樣,用唇去膜拜她頸部的肌膚,只為了讓她變得更加瘋狂.

"誰,誰喜歡了,你……你不要臉……唔……"喘息著說完了所有斷斷續續的言語,林落施慌張咬了唇,制止自己再發出那些會令人臉紅心跳的聲音.

"施施,我想你,我真的好想你!"千禦野極其的激動,眼底閃爍著灼熱的火焰,甚至就想將她抵在這塊門板上,用力將她愛個徹徹底底.

"我不要,你放開我……你再不放開我要喊人了……"林落施急切地喊道,掙紮地更加劇烈了.

努力平穩了所有的呼吸,千禦野略微松開了她一眼,桃花眼直直地望向她的眼底,神情黯淡地問:"施施,你真的不記得我了嗎?"

"……"林落施腦袋一懵,怪異地表情回望著他,心中疑惑.

怎麼他說這句話,好想她應該記得他似的?

可是他們之前明明只見過幾面而已,如果不是這次項目合作,他們根本就不可能會有交集.

怎麼他這話的意思,好像是他們很早以前就已經認識了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