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孩子流掉
g,更新快,無彈窗,!

肖墨寒立即松開她,焦急地朝醫生的方向奔過去.

"誰是病人的家屬?"穿著白大褂的醫生走出來問道.

"我是!"肖墨寒連忙應答.

醫生掃了他一眼,"你是病人的老公?"

"是!"肖墨寒沒有絲毫猶豫地回答.

站在原地的林落施淒涼地笑笑,心還是忍不住緊縮了一下.

早料到肖墨寒不會否認不是嗎?

為什麼親耳聽到他在外人面前,承認自己是林婉婉的老公,心還是會這麼痛?

"病人肚子里的孩子沒保住,送來的路上已經流掉了,剛才給她做了清宮手術,現在還沒完全清醒!"醫生公式化的聲音說道.

"那現在我需要做些什麼?"肖墨寒立刻關心的詢問.

醫生告訴了他一些注意事項,他都一一用心的記著,神色緊張又專注.

待到醫生交代完了,他又急忙趕去手術室看林婉婉,隨著護士一起推著林婉婉的移動病床,去了她的病房.

從頭到尾,肖墨寒沒有再多看她一眼.

林落施默默注視著他緊張而忙碌的高大背影,只覺得自己這時候出現在醫院里,就是一個笑話.

沒有再有絲毫猶豫,她轉身離開.

坐上自己車子的時候,林落施掏出手機,給自己的閨蜜陳子姍打了個電話過去:"子姍,你是不是有個表姐在婦幼保?"

"是啊,怎麼了?該不是你懷孕了吧?"陳子姍調侃她.

"不是我,是林婉婉,她懷孕了,不過今天剛流產了,剛在婦幼保做了清宮手術!你能不能請你表姐幫幫忙,看流產掉的孩子能不能做DNA測試?"林落施認真地問道.

"林婉婉流產了?你為什麼對她流產掉的孩子這麼有興趣?難道你懷疑她流掉的孩子是你老公的?"陳子姍驚訝地叫道.

"林婉婉說是我老公的,但我懷疑不是,所以才想找你表姐幫忙調查一下."林落施將整件事的前因後果,告訴了好友.

陳子姍聞言,氣憤地握緊手機:"想不到這個林婉婉心計越來越重了,連假摔流孩子陷害你這一招她都能想到,天天看宮斗劇看多了吧?你放心,這事包在我身上."

"好,麻煩你了."林落施客氣地感謝.

兩人又寒暄了幾句,這才掛斷了電話.



第二天,禦鼎集團

向佐將跟手下們通宵加班修改好的項目方案,親自拿到千禦野的面前,恭敬地遞了上去.

"千總,方案我們已經修改好了,請您過目!"

千禦野眯起桃花眼淡瞟了一眼,卻沒有接過,而是冰冷地嗓音:"怎麼,你們林總沒空,所以讓你過來?"

向佐立刻道:"千總,林總這幾天有其他事情……"

千禦野轉過頭去,面無表情,冷涼而沉重的聲音:"看來你們對這次合作的項目也不怎麼重視,既然如此的話,你可以回去了."

"千總……"向佐還想再說什麼.

千禦野已經按了內線電話:"送客!"

立即有保安進來,請向佐出去.

向佐不得不離開.

"向助理!"千禦野的秘書陳麗麗叫住了他.

"陳小姐,有什麼事嗎?"向佐頓下腳步,憂愁的表情浮現在臉上,並沒有多少心情搭理她.

兩家集團之前有過合作,陳麗麗對向佐一直都有好感.

今天見他都來了他們集團了,自然是想辦法幫他,爭取讓他注意到自己.

"向助理,你們林氏的那個項目,你一個人來找總裁談沒用,得讓你們林總親自來才行."陳麗麗好心地提醒他.

"讓我們林總親自來?這是為什麼啊?"向佐一時間反應不過來.

陳麗麗附耳對向佐說了些什麼,向佐頓時恍然大悟.

"原來你們千總……"

"噓!"陳麗麗連忙對他做了個手勢,示意他隔牆有耳.

向佐立刻點了點頭,"我回去找林總說說試試."

……

向佐回到了林氏後,便將今天上午在禦鼎集團發生的一切,一字不漏地告訴了林落施.

林落施當時正在為林婉婉假摔流產的事情煩心,聽到他的話,她抬起頭來看他,皺了皺眉頭:"他真是這麼說的?"

"估計千禦野是覺得我無法代替公司去和他交談……"向佐眼神閃爍,頓了頓又道:"林總,還是您親自過去一趟吧."

盯著桌上的方案,林落施只覺得頭疼.

她本來不想再見千禦野了,經過前兩次的教訓,她現在只想跟他保持距離,可最近林少緯那小子一直在跟她爭搶這個項目,向爸爸那里邀功,要是千禦野真把這個項目交給了林少緯,豈不是讓他得逞了?

林落施用手揉了揉額角:"好吧,一會我過去一趟."

下午,她便收拾了一下去了禦鼎集團.

站在千禦野的辦公室門外,林落施深深地呼吸了一下,讓自己不要多想,她過來找千禦野,只是為了談項目上的事情而已.

這一想,她便伸手敲了敲門,隨後里面傳來千禦野低沉的聲音:"進來."

林落施推開門走了進去:"千總."

千禦野正靠在寬大的椅背上,一只手拿著筆,一只手放在辦公桌上,手指輕輕地在桌面敲著,妖孽的俊臉上看不出什麼樣的表情,語氣含著一絲的譏諷:"林大小姐還真是貴人多事."

林落施知道他這句話是說她讓向佐一個人帶著修改好的方案過來找他的事情,她挽唇笑了笑:"抱歉,千總,上午我臨時有點事."

千禦野盯著她看了許久,也不知道他到底信不信她這個解釋,最後指了指前面的位置,薄唇輕啟:"坐."

林落施將項目修改方案放在辦公桌上,坐了下來:"千總,這是我們連夜修改的方案,你過目一下."

"那個向佐,是不是一直跟隨在你身邊?"千禦野的一雙漂亮的眸子微微的眯了起來,突然問了一個跟項目方案無關的問題.

"什麼?"林落施疑惑地愣了愣,不知道這個男人忽然提到向佐是什麼意思?但見他伸手拿過計劃書過去看,她總算是松了一口氣.

"你跟他上過床嗎?"千禦野性感的薄唇一掀,別有深意地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