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不會饒過她
g,更新快,無彈窗,!

林落施搭乘電梯上樓,狼狽地回到自己辦公室的時候,助理向佐正在她的辦公室里等她.

"林總,你終于回來了……你怎麼受傷了?"向佐剛想跟她彙報工作上的事項,抬眼就看到她雙手正在流血的傷口,連忙驚訝地問道.

"沒什麼,說吧,有什麼事?"林落施見向佐來她的辦公室等她,肯定有重要的事情,要向她彙報.

"千總的助理剛給我打來電話,說我們跟他們集團的那個合作項目,他們可以繼續跟我們合作,不過我們之前提出的方案需要進一步修改……"向佐著急地回稟.

林落施去洗手間簡單清洗了手上的傷口,出來聽到向佐的彙報,忍不住皺眉:"又要修改?我們之前的方案不是他們審核修改過的嗎?他們一會出爾反爾說不打算跟我們合作?一會又說方案有問題,如此反複不是耍我們嗎?他們到底有沒有誠心跟我們林氏合作?"

向佐悄悄靠近她,低聲:"林總,我聽說你弟弟前段時間跟他們的副總見過面,要他們集團把這個項目交給他來做."

"林少緯?!他又要跟我搶項目?"林落施不禁沉下臉來,氣憤地叫道.

林少緯是她同父異母的弟弟,也是她父親小老婆的兒子,跟林婉婉是親兄妹.

他們姐弟二人,一個搶了她老公,一個跟她爭奪公司.

現在林婉婉設計陷害她的事情,已經夠讓林落施頭疼了,沒想到林少緯這邊也這麼不消停.

這一次,他又來跟她爭搶項目,好在爸爸面前邀功.

"聽說三少爺給他們的報價,要比我們的低,所以禦鼎集團一直在猶豫,要不要繼續跟我們合作,還是選擇三少爺那邊……"向佐深感頭疼地說.

林落施眉宇糾結,猶豫了一陣子,對他吩咐道:"方案按照禦鼎集團的要求再做修改,其他的事你先拿主意,我要去醫院一趟."

"林總,需不需要我陪你一塊去?"向佐連忙問道.

"不用,你留在公司負責跟禦鼎集團的合作項目,有什麼情況記得第一時間通知我."林落施交代完,拿著包包,匆匆離開了辦公室.



她開車趕到醫院的時候,林婉婉正在手術室里搶救,肖墨寒焦急的背影在走廊上來回踱步.

聽到腳步聲傳來,他抬頭望過來一眼,一看是林落施,俊臉驀地一沉,眸底瞬間竄起波濤洶湧的怒火,仿佛一觸即燒.

還沒等她走過去,肖墨寒已經幾個大步走到她的面前,周身散發出一股駭人的冷氣.

他情緒激動地揚起手臂,就要扇她一巴掌--

林落施不躲不閃,閉上眼,等待著這一巴掌落下.

她在心里告訴自己說:打吧,打醒她吧!肖墨寒這一巴掌扇下來,他們倆就完蛋了!

就讓這一巴掌,斬斷她對他最後一絲念想,今後她就能徹底死心,跟他一刀兩斷!

可是這一巴掌,遲遲沒有落下,林落施反而聽到了一記重拳,砸中她身旁牆壁的聲音.

"砰"地一聲,極其響亮.

林落施驚訝地睜開眼,發現她臉頰旁邊的牆壁,已經被他的拳頭砸碎裂了,可見他這一拳用了多大的力氣.

"你不是想打我嗎?來啊?怎麼不打了?是不敢?不想?還是有所顧忌?你怕自己這一巴掌下去,你們肖氏想要審批的幾個項目就要泡湯了?"林落施彎起嘴角嘲笑,故意要刺激他.

她可不會天真的以為,肖墨寒這一巴掌沒扇下來,是因為他不忍心,又或者對她還有一絲的感情.

他對她向來都是冷酷無情,之所以妥協至今,完全都是為了他們肖家,為了公司利益做犧牲.

他是顧忌她那個副市長的老媽,所以才不敢明目張膽的跟她翻臉,把關系鬧得太僵.

肖墨寒的手指倏的收緊,漆黑的眸中閃過慍怒,沉聲一字一句地警告道:"林落施,我已經忍你很久了,婉婉也受你欺負夠久了!不要仗著自己是高干子弟,就可以為所欲為!若是這一次婉婉跟她肚子里的孩子有事,我不會饒過你!"

"不會饒過我?怎麼個不饒過我?為了一個小三跟她肚子里的孽種,你難不成要花錢雇殺手,把我這個老婆給宰了?"林落施冷笑了笑,揚起嗓音反問.

肖墨寒一把抓住她的衣襟,睜著猩紅地雙眼,恨不得將她生吞活剝了的表情:"我要讓你跟你媽,都付出代價!"

"這關我媽什麼事?"林落施聞言,頓時就皺起眉頭,惱怒地叫道:"當初嫁給你,是我自己一廂情願,今天的事你要怪也怪不到我媽頭上,正所謂冤有頭債有主,你不能因為這些年一直顧忌著我媽,不敢跟我離婚,現在出了事就連她一塊算賬?要不是因為我媽,你的肖氏會有今天嗎?你們肖家的那些叔叔伯伯仕途能一帆風順嗎?你怎麼能這樣過河拆橋呢?"

林落施聽到肖墨寒連她母親一塊責怪,就忍不住氣上心頭.

肖墨寒娶了她,這些年從她娘家拿到的好處跟收益,可不是一點點.

現在林婉婉一出事,他責怪她就算了,居然連她媽一塊怨懟上了,他這不是翅膀硬了,故意找借口跟她娘家翻臉嗎?

"住口!"肖墨寒怒吼一聲,俊美的臉龐籠罩著一層幽暗地戾氣.

林落施更加覺得可笑了,諷刺地問道:"怎麼,覺得傷自尊了?還不准人說了?人啊,這一輩子就是不能兩全其美,魚與熊掌兼得!你既要公司,又要顧及肖家,還要林婉婉,世上哪有那麼便宜的事?你想要的越多,就會失去的越多!所以別抱希望了,我斷定林婉婉肚子里的孩子肯定保不出!也好,世界上少了個孽種,是這孩子的福氣.下次投胎的時候,也就有經驗了,至少會選對能見得了光的父母!"

肖墨寒聞言,徹底被她激怒,直接將她提了起來:"林落施,你這個惡毒的壞女人!"

他又要揮過來一拳,這時候,手術室的門突然打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