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他賣身給她
g,更新快,無彈窗,!

林落施睫毛輕顫,手指甲幾乎要掐進自己的肉里.

心中各種負面情緒,一時間全都排山倒海地湧來.

"別以為你是高干子弟,就有什麼了不起?婉婉雖然出身貧寒,但在我眼里她永遠比你高貴清純,你這輩子都沒法跟她相提並論!"肖墨寒眼神輕蔑,無視她此刻受傷的表情,低沉暗啞地嗓音,有著說不出的疏冷冰涼.

說完,他便邁開長腿,毫不留戀地離去.

聽著"砰"地一聲重重帶門聲,林落施癱倒在地上,心下一片寒涼.

雖然她早就清楚,肖墨寒對他們這段婚姻有多抵觸,可是她從未想過他會如此的恨自己.

甚至用鴨跟嫖客,這樣惡毒的比喻,來形容他跟她的婚姻關系.

三年前,肖墨寒滿心歡喜地以為要娶心愛的林婉婉為妻,但沒想到肖老爺子看不上林婉婉,覺得林婉婉母親只是個戲子,林婉婉是個二房的私生女,配不上他兒子.

再加上肖老爺子當年的升遷,她的外公出了不少力,肖老爺子一直覺得欠了她娘家的人情.

後來得知她喜歡他兒子肖墨寒之後,就積極促成她跟肖墨寒的這段婚姻.

肖墨寒本以為自己娶的是林家二小姐林婉婉,所以才答應跟林家聯姻的,可沒想到真正嫁給他的人卻是林家大小姐林落施.

盡管新婚當晚他就連夜離開了他們的新婚別墅,去了林婉婉那里,可是卻沒有辦法反抗這段婚姻,馬上跟她離婚.

誰叫她是高干子弟,不僅有一個軍區司令的外公,還有一個分管經濟的副市長的媽.

當年肖氏有不少項目,都壓在她母親的手下,為了公司,肖墨寒可不敢公然跟她離婚,娶林婉婉進門,除非他想肖氏馬上破產.

再加上他父親肖老爺子方面的壓力,肖家的幾個叔叔,三叔是她外公的得意門生,五叔跟肖老爺子都是她外公提拔上來的,四姑也在她母親手下做秘書,肖家一家子人都跟她娘家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

讓肖墨寒娶林落施,幾乎是肖家眾望所歸!

所有人聯合在一起,逼得肖墨寒當年不得不默認了這段婚事,表面上不敢有異議.

但他心理無疑是抵觸的,甚至是反感的.

娶她,他是被迫的,在他看來,還有些封建包辦買賣婚姻的味道.

不同的是,一般都是有錢人家買了年輕漂亮的小姑娘進門.

他慘的是,堂堂七尺男兒,卻被一家人出賣,非逼他娶了一個他不愛的高干子弟做老婆.

所以在肖墨寒的心里,跟林落施的這段婚姻,一直是他的屈辱.

否則他剛剛也就不會說出,他們是鴨跟嫖客的關系.

在他看來,當初他娶了她,就是做了鴨子,不得不為了肖家,委曲求全的賣身給她.

瞧瞧,他多可憐?

為了自己的親人跟家族,不得不放棄自己心愛的女人,委身于她這個女黃世仁,封建地主婆.

虧得林落施當年還跟著了魔一樣,以為憑借自己出色的外表,強硬的家庭背影,沒有哪個男人是她征服不了的,只要她跟肖墨寒結了婚,他遲早會愛上她的.

現在想想,她當年真是太年輕,太天真了!

縱然她的條件各方面都比林婉婉要優秀,可是她從一開始就犯了一個大忌.

利用權勢逼迫肖墨寒娶了自己,等于踐踏了他的男性自尊.

無論她再做什麼,都不可能再喚醒他對她的半分愛意,只會令男人更加反感罷了.

這麼多年的努力,欺騙自己他能愛上她,不過是自欺欺人而已.



一整夜輾轉反側,林落施幾乎沒怎麼合眼.

第二天她頂著兩個黑眼圈去林氏上班.

她停好車子,剛步上台階,就看見一個嬌弱的身影徘徊在公司大門口.

這人不是別人,正是她老公肖墨寒的真愛--林婉婉.

林落施扯了扯嘴角,面無表情地朝她走去.

許是聽到了她的腳步聲,林婉婉突然轉過頭來,用一種怨氣小媳婦的口氣喊道,"姐姐……"

她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林落施不耐地打斷了,"林婉婉,如果你是因為公事來找我的話,請叫我林總,不過需要提前跟我秘書聯系一下預約的時間.如果是因為私事找我的話,請叫我肖太太,我現在還有很多事情要忙,一時半會恐怕騰不出時間聽你廢話."

"林落施,昨晚肖墨寒從你那回來,就把自己一直關在書房里,一聲不吭,你對他做了什麼?"林婉婉索性直呼她的名字,帶著些慍怒的口氣質問道.

林落施頓下腳步,好笑地反問她:"他是我老公,我能對他做什麼?再說了,我要是真對他做什麼?你一個外人你管得著嗎?"

"你!"林婉婉被她這麼一說,眼眶立刻就紅了,明明是她搶了林落施的老公,在外人看來她卻是委屈的不行,一副我見猶憐的小模樣.

"你到底什麼時候才肯跟墨寒離婚?這樣拖著我們有意思嗎?"

林落施故意露出惡劣的微笑,氣她道:"你既然這麼肯定我不想離婚,又來跟我廢話什麼,不是多此一舉嗎?"

其實她並不打算跟林婉婉多做糾纏,三年了,她早已經過了那個想要煽她撕她的階段了.

何況她每次想要撕她,肖墨寒總是會第一時間如騎士一般的出現,護住林婉婉,時間每次都配得剛剛好.

不用說這次林婉婉又是有備而來!

就在林落施突然轉身的時候,林婉婉猛地抓住了她的手,用一種決絕的眼神看著她,嘴角似乎還帶著一抹笑意.

"林落施,我不會讓你這樣一直拖著他的!"

她的話音剛落,林落施就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等她反應過來林婉婉這次又想耍什麼花招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林婉婉整個人朝著身後的樓梯仰躺下去.

林落施本能地想要伸手去夠她,卻只觸摸到她的幾縷頭發,從她的手掌心滑過.

林婉婉直直地從樓梯上滾落了下去,摔倒在公司門前的空地上,鮮紅的血液從她的白裙子底下流淌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