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醉酒迷亂
g,更新快,無彈窗,!

林落施臉色一變,秀眉頓時皺起.

她敢肯定,林婉婉絕對是故意的,她就是存心挑撥她跟肖墨寒的關系.

果然,當林落施對上肖墨寒的視線後,不意外的發現他眼里迸發出的黑色危險氣息.

那是一種被欺騙,被玩弄,被背叛地憤怒!

"怎麼,難道婉婉以為一起吃飯的男女,就一定是男女朋友關系嗎?"林落施不動聲色地反問,淡淡地介紹:"千先生是我們公司的客戶."

"千先生?"林婉婉好奇地轉眸望去,當看清楚林落施對面坐著的千禦野的容貌後,她眸色大變,驚叫出聲:"千禦野,怎麼是你?"

千禦野一派悠閑慵懶的模樣,極為淡漠地掃了一眼林婉婉,並未把她放眼里,很快視線便越過她,落在她身後的肖墨寒身上.

"肖總!"他沖肖墨寒打了聲招呼,眼底噙著若有似無的淺笑,臉上的表情玩味兒十足:"陪女朋友來吃飯?"

"女朋友"這個詞,讓林落施聽了,下意識就皺緊了眉頭,臉色很不好看.

怎麼說她現在跟肖墨寒還沒有正式離婚,她還是他法律意義上的妻子,他公然帶著別的女人,以男女朋友的身份出雙入對,是不是太沒把她放在眼里了.

可是在場,除了林落施之外,似乎林婉婉的臉色更加蒼白難看一些.

林落施很艱難地將自己的視線從肖墨寒的身上移開,落在妹妹林落施的臉上--

竟然發現林落施正用一種幽怨地眸光,望著她對面的千禦野的身上.

那目光不似一般女人的癡迷,而是夾雜著心碎的眼神.

林落施腦袋一懵,不禁懷疑,難道林落施曾經暗戀的那個男人,就是千禦野?

她記得妹妹林婉婉,曾經瘋狂迷戀一個花心的男人,可是那個男人對她沒有意思.

林婉婉倒追未果,傷心難過之下,才選擇了她的丈夫肖墨寒.

肖墨寒自然也注意到了林婉婉的反應,立即上前當他們的面握緊了林婉婉的手,像是故意做給千禦野看一樣.

千禦野表情極淡,拿起面前的紅酒品了一口,目光全在林落施的身上,根本不理會肖墨寒的挑釁.

倒是林婉婉,像是怕千禦野誤會她似的,本能地想要抽回肖墨寒握緊的她的手.

肖墨寒俊臉黑沉,握住她的手更緊了一些,沒讓她抽回去.

林婉婉不禁掙紮地更厲害了.

肖墨寒直接摟住了她的腰身,將她嬌小的身材納入自己的懷中,低沉地嗓音說了一句:"告辭!"

說完當著這麼多人的面,直接抱起林婉婉離開.

林婉婉在肖墨寒中不滿地抗議,嬌聲:"討厭,你好霸道!"

"我只對你霸道!"肖墨寒低頭,直接以吻封唇.

兩人在餐廳里吻了起來.

林落施看到這一幕,臉色刷的一下子慘白.

她本以為自己早已經麻痹習慣了,沒想到真的撞見肖墨寒親吻其他女人,還是當著她的面,心還是這麼痛.

肖墨寒這是吃醋了嗎?就為了林婉婉多看了千禦野兩眼?

真是可笑!

她這個正妻跟千禦野一起吃飯,他都沒有反應,林婉婉多看了千禦野兩眼,他竟然就吃醋了?

林落施只覺得心髒如同被一只手狠狠的掐住,胸口悶的難受,不光是覺得難堪,還有前所未有的憤怒!

就在這時候,侍應生將餐牌恭敬地遞到他們面前:"千少,今天想吃些什麼?"

千禦野沒有看餐牌,而是將目光落在了林落施的身上,勾唇魅惑一笑,紳士有禮道:"女士優先,你先點."

林落施現在哪里還有用餐的心情,她搖了搖頭:"我沒胃口,麻煩給我開一瓶酒!"

"上一瓶82年的拉菲,其他的跟以前一樣."千禦野薄唇輕啟,轉頭對侍應生吩咐.

侍應生聞言,畢恭畢敬地拿著餐牌退下了.

不一會兒,所有的菜跟酒全都上齊了.

林落施直接拿起酒瓶,給自己倒了一杯,仰頭一飲而盡.

"咳咳!"她喝的太急,嗆到了喉嚨,劇烈咳嗽起來.

千禦野桃花眼深沉地打量著她:"你沒事吧?"

"沒!"林落施好不容易緩過勁來,擦了擦嘴角的酒漬,又給自己倒了一杯:"來,預祝我們合作愉快!"

說完也不管千禦野什麼反應,她又是一口氣全干了.

就這樣,林落施一下子喝了大半瓶,腦袋暈沉得厲害.

她並不勝酒力,之所以一下子空腹喝這麼多酒,全都是被剛才肖墨寒跟林婉婉刺激的.

"不好意思,我去下洗手間!"林落施似醉非醉,站起身,搖搖晃晃向洗手間走去.

她來到洗手台前,看著鏡子里那個滿臉通紅,渾身狼狽的自己,索性仗著酒膽便開始發狂的開嚷:"肖墨寒,你這個混蛋!你這個臭男人!也不看看誰才是你老婆啊!憑什麼你就是愛婉婉不愛我?我哪里比她差了?嗚嗚,我恨死你了,恨死你們了……"

洗手間里的人,都被她這副又哭又鬧的模樣嚇了一跳,全都閃躲開了,就剩下林落施一個人.

她罵了一陣子,也罵累了,癱軟的身體就要栽倒到地上.

一只強有力的手臂,從身後摟上了她的腰身.

"你是誰啊?怎麼看著有些眼熟?"林落施轉過頭來,眼前一片模糊,便湊上前去,近距離觀察他的表情.

"你鬧夠了沒有?剛才那個肖墨寒,就是你上次跟我做的時候喊的那個男人?他讓你傷心了?"千禦野一動不動地站在那里,蹙緊眉頭,目光緊緊地盯住她.

"不關你的事!"林落施腦袋眩暈,不想跟他爭辯,慌忙地推開他,就要離開.

千禦野桃花眼底的暗光一閃而過,瞬時便抓住她的手臂,猛的一拉,林落施整個人又跌進一堵厚實的胸膛.

"你……唔……"林落施剛想開口說什麼,唇瓣便被堵住.

千禦野不再給她說話的機會,瘋狂的堵住她嬌嫩的紅唇,如暴風驟雨般狂吻.

林落施嚇得呼喊,卻讓他的舌趁此機會竄入她的口中,勾挑起她的香舌,肆意掠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