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餐廳撞見
g,更新快,無彈窗,!

一座百層高的摩天大樓,屹立在市中心的黃金地段,是這個區的CBD地標性建築,這便是禦鼎集團.

在陽光的直射下,大樓毫不掩飾的炫耀著它的奢華與尊貴,這個百層高的建築,散發著國內首屈一指財閥的威懾力,與身俱來的強勢感.

林落施帶著助理向佐搭乘電梯上樓,向總裁辦門口的秘書說明了來意.

那位秘書小姐在仔細打量了林落施一番後,嘴角掛著公式化的笑容:"林小姐,不好意思,你沒有預約,我們總裁現在正在開會,不方便見客."

"可是我真的找你們總裁有急事,麻煩你通報一聲."林落施懇切地說.

秘書小姐猶豫了一下:"要不你們先去會客室坐一會,等總裁開完會,我就跟他彙報."

林落施跟向佐被秘書小姐帶去了會客室,一等就是好幾個小時,窗外面的天色都已經黑了.

可是千禦野的人影,他們都沒有見到.

秘書小姐敲門走進來,抱歉地說:"不好意思,我們千總開完會有個應酬,已經提前離開了,林小姐你還是改天再來吧."

林落施恨的咬牙,千禦野原來早就走了,卻讓他們在這里白等了幾個小時.

什麼意思嘛,分明是耍他們!

可是為了合約,她也只能暫且隱忍.

誰讓她現在是有求于他呢?

"好吧,那我們明天再來!"林落施嘴角撐起一抹微笑,點頭道.

到了第二天,林落施跟向佐一大早就過來了.

可他們從早上到中午,等了四個多小時,還是沒有見到千禦野的人影.

"林總,你說千禦野該不會故意不想見我們吧?"向佐在一旁擔憂地說.

"他不見也得見!"林落施眼里閃過一抹堅毅,推開會客室的門,直接向總裁辦公室沖去.

"林小姐,你這是干什麼?"秘書小姐見狀,匆忙地攔住她.

"你們千總呢?"林落施嚴肅著表情,沉聲問道:"他在哪?"

"他……剛離開!"秘書指了指電梯的方向.

林落施立即搭乘另一部電梯追了下去.

她來到地下車庫的時候,剛巧遠遠地撞見千禦野上了他那輛尊貴的勞斯萊斯豪車.

林落施想也不想,立即沖到了豪車前面.

司機見狀,趕忙踩下了刹車,剛要開口,就見林落施飛快的奔向後座.

"千禦野,我有要事找你談!"林落施拍著車窗,沖里面端坐著的矜貴邪魅地男子喊道.

千禦野放下了車窗,桃花眼微微眯起,審視著她:"是你?"

"我想找你談談跟我們集團合約的事!"林落施目光直視他說道.

"就為了一份合約,你連命都不要了?"千禦野稍稍皺眉,俊美絕倫的臉上浮現一絲譏嘲.

"對不起,我來了好幾次都沒能見到你一面,只好出此下策了."林落施尷尬地說.

千禦野英俊的臉微怔了一下,有些意外她竟然會跟自己道歉.

看來這份合約對她來說,真的很重要.

他的眸光開始變的深邃起來,神情高深莫測,喜怒難辨.

"上車!"就這樣僵持了一會後,千禦野突然朝她命令.

"……"林落施愣了一下,有些遲疑.

想起那晚他們在車上發生的事,她不免擔心,她現在上他的車會不會又是羊入虎口.

"你不是要談合約嗎?"千禦野輕佻眉梢,眼神慵懶地斜了她一眼,反問道.

林落施怔怔地點頭,猶豫了一下,還是上了他的車.

她明白自己現在根本沒得選擇!

司機重新發動了車子,駛離地下車庫.

林落施一路上都惴惴不安,坐在距離千禦野最遠的位置,生怕他會像上次那樣對自己獸性大發.

可盡管如此,她還是覺得空氣稀薄,難以呼吸.

畢竟車內的空間狹小,車後座上又只有他們兩人,林落施能夠感覺到對面座位上的千禦野,他灼熱的目光始終落在自己身上.

豪華的勞斯萊斯房車車廂內配置齊全,酒櫃,沙發,冰箱,小床……應有盡有.

千禦野坐在舒適的真皮沙發上,從旁邊的酒櫃中取出一瓶紅酒,跟兩支酒杯.

"喝一杯?"他目不轉睛地盯著對面的林落施,聲音撩人性感,帶著一絲的魅惑.

"不用了."林落施搖了搖頭,把目光望向窗外.

她實在不習慣他看自己那樣灼熱的眼神.

千禦野並不介意,自己拿了一只酒杯,倒了紅酒,自酌自飲起來,看起來心情不錯.

林落施心中忐忑,不知該怎樣跟他提合約的事.

就在她准備開口的時候,車子突然停在了一家高雅的餐廳前面.

"林小姐,應該不會介意,陪我吃頓午餐吧?"千禦野掀了掀眼眸,嘴角輕揚淡淡道.

林落施嘴角抽搐:"當然……不介意."

現在根本輪不到她拒絕好吧?

"我們進去吧."千禦野率先下了車,俊臉上浮現出笑意,還示意她挽住他的胳膊.

林落施不得不硬著頭皮照做.

就這樣,兩人像情侶一下,相挽著走進餐廳,在一處靠窗的位置上坐了下來.

"千少,關于合約……"林落施瞅准時機,連忙提起正事.

沒想到卻被千禦野一句話擋了回去:"用餐時間,我不喜歡談公事!"

林落施臉色一僵,只得作罷.

"姐姐!"就在這時候,一聲嬌柔地嗓音在她的耳邊響起:"好久不見啊!"

林落施渾身一震,循聲望去,撞見一個她最不想見到的人.

她同父異母的妹妹,她的老公肖墨寒心愛的女人--林婉婉.

只見林婉婉仍舊是一身白色連衣裙的打扮,烏黑拉直的長發披散在肩頭,精致粉嫩的小臉,纖細柔弱的身材,氣質乾淨而清純,宛若一朵白蓮花一般,水靈又纖柔,不禁讓人有股保護欲.

而她身後站著的,不是她老公肖墨寒又是誰?

一身黑色的剪裁合體西裝,氣質冷漠,高不可攀,眸光威嚴難測,刀削斧刻般的五官輪廓凌厲,以絕對占有的姿態,在身後保護著林婉婉,像是在像所有人宣誓她是他的女人一樣.

林落施只覺得這一幕要多刺眼有多刺眼.

不過她撞見肖墨寒跟林婉婉在一起,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千蒼百孔的心,早就痛的沒有知覺了.

只是沒有想到,今天這麼巧的會跟他們在這里遇見.

空氣中霎那間湧起一股詭異的氣氛.

"姐姐,沒想到你也來這家餐廳吃飯呀!"林婉婉眨了眨眼睛,故作天真無邪地問:"這位是你的男朋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