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已經懷孕
g,更新快,無彈窗,!

"你真的要跟我離婚?"林落施沉默半響,才不甘地開口.

直到這一刻,她仍然期望著自己是在做噩夢.

明明已經守了三年的活寡,卻還是不願意面對肖墨寒不愛她的現實.

"婉婉已經懷孕了!"肖墨寒深邃的眸瞟過她一眼,語氣低沉.

他的話如同晴天霹靂一般,讓林落施一下子震住了,胸口像是被什麼東西用力撞擊了一下似的,心里不禁恐慌了起來.

原來林婉婉已經懷孕了,難怪肖墨寒這麼急著要跟她離婚!

肖墨寒是肖家的獨子,肖家人早就盼望著他能有個孩子,繼承家業.

林落施也想給肖墨寒生個孩子,可是肖墨寒冷落了她三年,根本不給她機會.

如今她妹妹林婉婉懷了他的孩子,自是可以母憑子貴,讓肖墨寒下定決心跟她離婚,給林婉婉和孩子一個名正言順的身份.

林落施整個人忽然間就像是被抽空一般,腦子里一片空白.

過了很久,她才找到自己的聲音:"你爸是不會同意的!"

肖老爺子一直看不上林婉婉的出身,覺得林婉婉的母親只是她爹沒有名分的情婦,林婉婉只能算是他們林家的私生女,配不上他的獨子肖墨寒.

所以當初肖墨寒堅持要娶林婉婉的時候,肖老爺子使了一計,只答應他跟林家聯姻.但最後嫁給肖墨寒的人,卻是林家正室所出的女兒林落施.

當肖墨寒新婚夜發現他娶的人是林落施,而不是心愛的林婉婉的時候,自然是大發雷霆,新婚當晚就連夜離開了他們的新婚別墅,去了林婉婉那里,之後的三年更是對她不聞不問,只當沒她這個老婆,以此來報複她跟他父親.

"你敢拿老頭來壓我?"肖墨寒深邃的眸光不禁變的冷厲了起來,渾身散發出一股極強的壓迫感,薄涼的唇抿成一條直線.

"我沒有……"林落施下意識地辯駁.

"沒有就趕緊同意離婚!"肖墨寒不耐煩地催促,目光像卒染了冰碴般直直的瞪著她.

林落施心中又是一痛,他就這麼迫不及待地逼她離婚嗎?

"要是我不同意呢?"她揚起脖子,故意想要刁難他.

肖墨寒陰沉著一張臉,整個人顯的寡情而冷漠,語帶威脅:"我有的是辦法,讓你不得不同意!"

林落施心里一滯,仿佛被人狠狠地捏了一下,目光一片死寂.

"你為了能娶到我妹妹,還真是不擇手段啊."她嘴角彎起一抹苦澀的弧度,冷冷地諷刺.

"我早就跟你說過了,我只愛婉婉,是你霸占了她肖太太的位置三年,現在也該還回來了."肖墨寒俊美的臉龐冷若冰霜,苛刻而冷硬的話語,毫不留情.

林落施臉色一變,頓時嗤笑:"我霸占了她的位置?明明是她搶走了我的老公!"

"隨便你怎麼說,總之我必須要離婚,你有什麼要求可以提,我只給你三天的時間考慮."肖墨寒眉宇間清冷的一片,低沉的聲音沒有一絲溫度,還雜帶著些許的不耐煩.

說完他便轉身離開了,沒有半分的停留,更沒有對還在發高燒的她,關心一句.

她對他而言,從來都是毫不相干的陌生人.

林落施拼命隱忍的淚水,終于還是在肖墨寒離開後,不爭氣地流了下來.

三年了,她本以為他們婚後,肖墨寒對她的態度會有改觀.

可是他從來不給她任何接近他的機會.

終于,他還是對她提出了離婚!

她自欺欺人,麻痹自己了三年的婚姻,真的要走到盡頭了嗎?

"少奶奶,你怎麼讓少爺就這麼走了呢?您還發高燒呢?怎麼不讓他帶你去醫院瞧瞧?"張嫂著急地走進房間里,遺憾地詢問.

她是肖墨寒的父親肖老爺子的人,從她嫁入肖家跟肖墨寒大婚那天起,就被肖老爺子派到她身邊照顧.

張嫂是帶著老爺子的使命來的,希望能夠撮合林落施跟肖墨寒.

可是他們新婚的這棟別墅,三年來,肖墨寒幾乎不踏足,對她這個父親安排的妻子更是視而不見.

張嫂就是有心想撮合他們,也無處使力.

三年了,她是不是也該清醒了?

"呦,少奶奶,您怎麼哭了?是不是少爺欺負你了?我這就打電話告訴老爺去."張嫂話說到一半,一抬頭撞見林落施淚流滿面的模樣,連忙轉身說道.

"別……別去說……"林落施立馬喊住了張嫂.

肖老爺子身體本就不太好,最近一直在醫院里住著,肯定受不了刺激.

何況林落施從她跟肖墨寒結婚開始,就一直對老爺子撒謊來著.

她不想跟老爺子告狀,以免肖墨寒更加恨她.

"哎,少奶奶,真是為難你了!"張嫂明白她的意思,歎了口氣,目光憐憫地看著她.

"沒關系,我早就習慣了."林落施苦笑了笑,揉了揉眩暈的太陽穴:"張嫂,麻煩你給我找片退燒藥來."

"好,少奶奶,您稍等!"張嫂連忙去拿醫藥箱了.

林落施吃完退燒藥,就躺了下來.

因為生病,她很快睡著了.

再次醒來,是被電話鈴聲吵醒的,林落施摸到床頭櫃上的手機,拿起來接聽.

"林總,你今天怎麼沒來上班啊?公司出大事了!"向佐著急地說道.

"出什麼事了?"林落施皺起秀眉.

"我們跟禦鼎集團的那個合作項目,原本已經談的差不多了,可他們集體今早突然傳來消息說,不打算跟我們林氏再合作了."向佐一臉凝重地跟她彙報.

林落施心下一震!

禦鼎集團就是千禦野的公司,這個合作項目他們兩大集團已經談了很久,就快要簽約了,他怎麼能說翻臉就翻臉?

想到昨晚他們倆在車上發生的事,林落施頓時就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難道是因為她?

"林總?林總,你在聽嗎?"向佐見電話那邊半響都沒有回應,不由地喚道.

"我在!"林落施低啞的出聲,頭疼地問道:"這件事我爸知道嗎?"

"林董還在國外,暫時還沒有傳到他那邊去,我已經讓人把消息先壓制了下來!"向佐很明白自己要怎麼做.

林落施松了口氣,沉呤了幾秒,突然對他吩咐道:"你准備一下,一會跟我一起去禦鼎集團找千禦野."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