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被擄豪車
g,更新快,無彈窗,!

迷離的夜,繁星點點.

一輛豪華的加長版房車停在路邊,不停地搖晃,喘息聲從里面間或傳出.

"真爽!"男人痛快地低吼,英俊桀驁的五官魅惑不羈,桃花眼因醉酒變得更加朦朧邪肆,嘴角勾起滿足的笑意,他著迷地看著身下的女人.

從未有哪個女人能夠帶給他如此美妙的感覺,她是第一個.

可是林落施卻一點都不爽,她纖細的腰身被他死死鉗住,壓在房車寬敞的後座上動彈不得.她的眸子里掠過一絲的隱忍,微微皺在一起的臉頰在月光下格外妖豔.

"小妖精,叫出聲來,否則我今晚就一直做下去!"千禦野不滿她不配合的態度,邪惡地嗓音,貼在她的耳邊威脅.

林落施驀地一驚,控制不住的慌亂,眸底含著倔犟瞪著他.

"唔唔唔……肖墨寒!"

就在千禦野心潮澎湃的時候,另一個男人的名字突然從林落施的紅唇中吼了出來!

該死!

千禦野眉頭一皺,俊美無濤的臉頰上盡顯猙獰.

這可惡的女人,竟然在跟他做的時候喊著另一個男人的名字!

這對他來說簡直是恥辱!

千禦野的激情瞬間熄滅了,驀地停下了動作,在林落施還未反應過來的時候,他毫不客氣地反手一扯,將她甩去了對面的真皮座椅上.

"嗚嗚!"林落施重重地摔了上去,後背傳來一陣的疼痛,讓她忍不住輕呤一聲.

千禦野的臉色簡直臭到了極點,好不容易遇到一個對他胃口的女人,偏偏這個女人心里想著的卻是其他男人,讓他的興致頓時全無.

他彎腰隨手撿起散落在地上的絲襪跟內內,往自己身上一擦,再拉上褲鏈,動作一氣呵成.

不到三秒鍾的時間,千禦野又恢複了衣冠楚楚,西裝革履的模樣.

反觀林落施,渾身赤果,一絲不掛,身上的衣裙早已被千禦野撕成了碎片,白皙勝雪的冰肌玉膚上留下剛才激情時的斑斑痕跡,頭發凌亂,嫣紅的小嘴紅腫不堪,整個人看起來格外的狼狽,卻又透著一股野性的美.

千禦野只瞟了她一眼,身體又迅速竄起一股火熱,喉頭發緊,眼神愈發的幽暗.

本就沒有吃夠的他,此時更是欲求不滿,渾身的每一個細胞都莫名的躁郁難耐.

"啪!"

一個凌厲的耳光,猝不及防地扇在了千禦野的俊臉上.

也在同時,讓他熱燙的身體,瞬間冷靜了下來.

"你敢打我?"千禦野一把抓住林落施剛才扇他耳光的那只手挽,將她扯到自己面前,桃花眼凌厲地盯著她,語氣含著怒意.

"打你怎麼樣?誰讓你強迫我的?"林落施揚起頭,迎上他的視線,怒不可遏地低吼.

"我強迫你?不是你自願上我的車?"千禦野劍眉狠狠地皺起,銳利的眸光落在了她的臉上,反問道.

"是你的助理,說是帶我來車上跟你談合同,沒想到你竟然……"林落施漲紅了臉,抗議地叫道.

她今晚本來是約他面談合同的,他的助理宗偉說他就在車里,讓她進去跟他談.林落施也沒有多想就上了車,誰知一上車就被他摟住了腰,撲倒在車後座上……

"不然你還想要怎麼跟我談?去酒店里開房談?"千禦野性感的薄唇溢出一絲嘲弄,俊臉似笑非笑,充滿了邪氣.

"你……"林落施臉色一滯,錯愕地愣住.這男人怎麼滿腦子邪惡思想?

她頭頂上突然罩下一抹黑影,千禦野眯著桃花眼,居高臨下地睨著她,修長的手指掐住她精巧的下顎.

"想要我跟你們簽約,就得讓我看到你的誠意!"他朝她邪魅地吐了口熱氣,眼神暗示性十足.

"你想要什麼誠意?"林落施心口一顫,目光閃了閃.

"我想要你!"千禦野壓低了聲音,咬上了她的耳垂,大手在她的身上游走.

林落施瞪大雙眼,剛想要拒絕,千禦野已經低頭覆上了她的紅唇.

他火熱的吻,像暴風驟雨一般席卷著她的唇瓣,靈舌直沖進她的貝齒,放肆撩撥著她的小舌,纏繞舔舐.

"唔……"林落施用力地推搡,就是拿他一點辦法都沒有,只能被迫承受他啃噬般的暴吻.

千禦野吻的極狠極深,近乎懲戒的激烈狂吻,讓她的口腔里全都充斥著他的氣味.

林落施厭惡地皺眉,猛然一個用力,狠狠地咬下他的舌頭.

血腥的味道彌漫開來……

千禦野不得不吃痛地松開她.

林落施沒有絲毫的猶豫,撿起地上的外套遮擋住自己誘人的身體,毫不遲疑地拉開車門,沖了出去.

她本想沖出去就逃,卻沒有想到房車外面竟然站著十幾個黑衣保鏢,一個個臉色冰冷十分不好招惹.

他們清一色地沉著臉,攔住林落施的去路,沒有老板的命令,他們絕不會放行.

"啊!"林落施尖叫一聲,驚愕地瞪大雙眼.

她完全沒有想到這輛豪華房車的周圍,竟然還有這麼多的保鏢把守.

也就是說剛才她跟千禦野在里面發生的臉紅心跳的一幕,這些人全都在現場傾聽?

想到這里,林落施身子一僵,臉紅到了脖子根.

"小妖精,你還想往哪里逃?"千禦野從身後摟住她的纖腰,將她拽了回去,灼熱地吻掃過她的脖子,沙啞的嗓音在她耳邊低聲.

"你放開我,放開我!"林落施渾身一顫,隨即抗議地掙紮.

可是男女力量上的懸殊,還是讓她很快再次被千禦野壓在了身下.

下一秒,他單手扣住她的後腦勺,就去吻她的唇.

這是一個綿密又霸道的親吻.

千禦野反複摩挲她的唇瓣,挑開她緊咬的唇瓣,長驅直入,糾纏著她的小舌,拼命地逗弄.

濃烈的男性氣息,染盡她小嘴里的每一個角落.

林落施只覺得大腦越來越缺氧,思緒越來越迷糊.

身體在他嫻熟又致命的動作下,控制不住的顫抖,紅唇還是發出了細碎清淺的輕呤.

"只要你今晚把我伺候舒坦了,你想要什麼我都給你,包括那份合約!"千禦野雙眸緊緊地瞅著她此時的媚態,渾身緊繃,眼角微微上挑,吐出誘惑力十足的話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