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忽然殺到
g,更新快,無彈窗,!

第94章忽然殺到

"嘿嘿!"

張貴冷笑的走進了自己的房間里,房間里一張大床1上,唐舒雅正躺在了那里,因為唐舒雅喂了藥的緣故,她現在全身發燙,嘴里發出了絲絲呻吟的聲音.那動人的身資在床1上滾來滾去.

"哈哈哈哈!"

張貴見後,興奮大笑了起來.

"唐舒雅啊唐舒雅,平時裝的那麼純潔,裝的那麼高傲.今天不還是躺在了我張貴的床1上?不過,你可以放心,我會好好伺候你的,讓你品嘗一下做女人的滋味.哈哈哈哈……"

張貴看著那個極品的女人,內心的欲1火瞬間升華了起來.

他張貴可是張氏集團的總裁,要錢有錢,要權也有權.在他看到了唐舒雅第一眼起,他就喜歡上了這個女人,為了這個女人,他拋棄了自己妻子,拋棄了自己孩子.

可誰知,這個女人連看都不看自己一眼.

原本,對于這個女人,他打算放棄了.誰也沒想到,這個女人今天去了她爺爺那里,于是,張貴才有了今天的計劃.

"嘿嘿!等我睡了你之後,再把你和我上床的照片拍下來,到那個時候,你唐舒雅就是我手中的玩物,連同唐氏集團也會落入我手!哈哈哈哈!"

越是想到這里,張貴的笑容越是興奮.

然後一件件衣服從他那肥胖的身上脫落.

"我不行了,好難受,好難受……"

唐舒雅在先前被灌了魅藥,所以現在藥效發作,導致了她身體極為難受,那幾乎接近完美的身體在床鋪上滾動中,讓張貴看著,瞬間精神大震.

"哈哈!小美人,等不急了吧?哥哥來了……"

張貴興奮的戳著手掌,光著身子就朝著唐舒雅身上就撲去.

"咔!"

就在張貴即將撲下去的瞬間,門居然被推開了.

"你他媽的,沒聽到老子的話嗎?不管發生什麼?都不允許靠近半步."

張貴氣的不是一般的輕.

你想啊!馬上就要上女人了,可是門被推開了,有人來打擾,這不是破壞好事嗎?

在他憤怒轉身過去時,卻看到一個身穿黑色西裝,抽煙的男子走了進來,可是這個男子絲毫不害怕的樣子,反而把門給關了起來.

"你他媽的聾子嗎?給老子滾出去!"

張貴氣不過來,走了過去,直接一個巴掌揮了過去.

可是,他很快發現,自己的手居然被這個男子的手抓住了.

"你他媽的還敢反抗?老子弄死你……"

張貴有些傻眼了,心中的火焰越來越濃,這個家伙不僅來打攪自己的好事,居然還敢反抗.

正說著,他另一只手朝著這個男子一拳揮去.

可是,男子的速度更快,抓住了他的腦袋,朝著旁邊的桌子角撞了上去.

"噗嗤!"

腦袋一接觸到桌角,鮮血如同水流一樣噴灑而出,劇烈的疼痛刺激了張貴全身.

"啊啊……"

張貴捂住了額頭,殺豬一樣的尖叫聲響了起來.

"殺人了,殺人了……"

張貴怪聲大叫,讓他萬萬沒想到,他的保鏢里面居然有人對他動手?

張貴怪聲大叫時,男子從這個房間里找了一個煙灰缸,然後朝著張貴的後腦勺砸了過去.

"噗嗤!"

鮮血噴起,張貴爬起來的身體再次落到了地上.

"啊……別打了,別打了,啊啊……"

張貴痛聲大哭,到現在,他都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被打?

男子的確沒有打了,而是將張貴的提了起來,抓起了他的腦袋,朝著房間里一個尖尖的裝飾品撞了上去.

"不……"

"噗嗤!"

張貴的眼睛撞到了裝飾品上,然後他的身體朝著後面一拉時,那只眼睛卻從眼眶里脫落了出來,保留在了裝飾品上.

"啊……我的眼睛,我的眼睛……"

張貴捂住了眼睛,在地上翻滾了起來.

男子見後,也沒繼續打了,而是找了個地方坐了下來,然後點了一根煙抽了起來.

"自我介紹一下,我叫葉子凌,一名中醫.唐舒雅的准男友,兼唐氏集團顧問."

葉子凌抽了一口煙,淡淡的笑說道.

"我要殺了你,我一定要殺了你.啊……救命啊!救命啊!"

張貴捂住了滿臉是血的眼眶,對著門口大喊大叫.

葉子凌這下站了起來,然後提起了房間里一根棒球棒,朝著張貴的跨下砸了上去.

"咔!"

一聲雞蛋破碎的聲音響起,張貴的叫喊聲立刻停止,然後他一只手捂住下面,身體軟軟的倒在地上,臉色醬紫,嘴里一副只有進氣,沒出氣的樣.

"回答我一個問題,我饒你一命."葉子凌蹲了下來看著張貴,"你應該知道,我要是想殺你.比踩死螻蟻還要容易."

"你……你……"

張貴發現,自己遇到了一個惡魔,真正的惡魔.

"告訴我,今天這件事是誰指使的?"

葉子凌可不傻,今天的事明顯就有問題.

先是公司出事,緊急情況,然後被綁架?甚至這種綁架還那麼有科學,居然用上了化學藥劑?

這種事,真那麼簡單?僅僅是一個奪取美色?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求求你,不要殺我,不要殺我……"

張貴終于感覺恐懼了.

這個人根本就沒有把自己當作人,在他眼里,自己連畜生都不如.直接弄殘自己……

葉子凌抽了一根煙,這時,他從衣服里拿出了一把手術刀,這把手術刀,他救過很多人,也殺過人,比如黃龍他們那一行人.

"不……不……"

"噗嗤!"

張貴掙紮時,他的左耳被切了下來.

"我再問一句,是誰指使你的.如果還是一個不字,那就是右耳了."

葉子凌淡淡說道.

"不要割了,求求你,不要割了.這件事,沒有任何人指使,是我自己喜歡唐舒雅,為了得到她,我才這麼做的.但是……但是有個人給了我電話,他說……他說唐舒雅今天會回去,身邊有二十個保鏢,他還給了我一個綁架網站,讓我聘請黃龍三兄弟替我辦這件綁架案.求求你,不要殺我,我知道錯了,真的知道錯了."

張貴大聲哭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