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霸氣女總裁
g,更新快,無彈窗,!

第90章霸氣女總裁

"無情嗎?你無情的人不是我,而是唐老先生,最後一針如果紮下去,恐怕唐老先生就再也醒不過來了."

葉子凌冷冷一笑,"你自問自己是中醫,可你連中醫的醫德都不會.中醫講究的是望聞切問,你上來就施針,這不是治病,是在殺人."

"你……你……"

云鶴子簡直被氣的說不出話來了.

"現在,我就來告訴你.什麼才叫中醫."

葉子凌冷哼一聲,手將金針拿了出來,朝著唐立國身上紮去.

"唐老先生其實並不是病,而是傷,傷他的有兩種,一位戰場上的彈片,二是藥劑.想要祛除此惡疾,必須得先養身康體,讓其筋脈血液流通,才可做手術將彈片取出,取出彈片才可戒藥.而你的火療針落下,非但起不到半點作用,只會擾亂心脈,血管堵塞,最終閉血而亡."

葉子凌冷冷的說著,說完後,手中的金針幾次落下,在唐立國身體的各個部位紮下了十數針.

"胡說八道,簡直是胡鬧!唐先生,這個年輕人分明是在胡鬧,速速將他趕出去.如此下去,令尊會被他給醫死的."

云鶴子雖然不知道葉子凌說的是不是真的,但是,他說的話讓自己回答不上來.繼續這麼下去,自己的臉面何存?

"保安!保安!"

唐沖對著門外大聲喊道.

"少爺!"

這個時候,陳古風從外面走了進來,在陳古風身後,還跟了兩名保安.

"陳叔,這個騙子是你帶進來的?你立即把這個人給我趕出去?"

唐沖指著葉子凌對著陳古風憤怒道.

"少爺,這位是葉醫生,上次還是葉醫生救了老首長.這次一定也行……"

陳古風一見,馬上為葉子凌說話.

"上次是上次,這次是這次.把他給我趕走,你們兩個,還站著干什麼?把這個江湖騙子趕走."

唐沖對著保安道.

兩名保安卻忐忑的對視一眼,不過還是向葉子凌走了去.

"誰敢?"

兩名保安朝著葉子凌走去時,別墅門口響起了一個霸道的聲音.

只見,一名身穿女士西裝上衣,下面一條黑色齊膝裙,充滿著霸氣的女人走了進來,女人身後跟著一名戴著眼鏡的女秘書,這陣勢,立即吸引了眾人的目光.

"舒雅?你怎麼回來了?"

唐沖很快被吸引了過去,驚訝的說道.

"大小姐,您回來了."

陳古風一見,這才松了口氣.

葉子凌看到了唐舒雅那霸氣的樣子後,臉上流露起一絲笑意來.

"葉醫生,我爺爺沒事吧?"

唐舒雅帶著小跑,跑進了房間里,孫小琴也緊急跟在後面.

"晚來一步的話,他的命就沒了."

葉子凌沒有撒謊,還好自己進屋了,不然,看到的將是一具尸體.

"誰干的?"

唐舒雅殺氣凜然.

葉子凌沒說是誰,他只是看向云鶴子.

"來人啊!把這個江湖騙子抓起來."

唐舒雅怒喝一聲.

"是,大小姐!"

這時,從別墅外跑進來了十幾名保鏢,一個個朝著云鶴子奔去.

"怎麼回事?你們要干什麼?我可是唐先生請來為唐老先生治病的,唐先生,這就是你對待客人的方法嗎?"

云鶴子被保鏢押住,掙紮的大叫了起來.

"住手!你們干什麼?還不快把云神醫放下?"

唐沖感覺自己的面子受到了重大的打擊,怒聲對著幾名保鏢呵斥道.

可是,保鏢根本沒有半點松懈的意思.

"二叔,誰要你請外人回來替爺爺看病的?"

唐舒雅冷聲冷氣道.

唐沖是唐舒雅的二叔,但是並不是親叔叔,而是在他很小的時候,唐立國見他可憐,收他為義子.

後來唐立國建立了唐氏集團,唐沖也就跟著父親以及哥哥跑天下,建公司.但是,在大約三年前,唐沖因為私吞集團的錢被查了出來,所以唐立國將所有的權都收了回來,並且將權轉移到了唐舒雅的手里.

唐沖對這件事很不服,一直想翻身,可就是沒有這個機會.

"舒雅,你這是什麼意思?你爺爺難道就不是我爸了嗎?我請云神醫回來,不就是想治好爸的病?"

唐沖怒了.

"是不是,你自己很清楚.二叔,不是做侄女的說你,以後少跟這種騙子走到一塊.把這個騙子帶走,送去警局."

唐舒雅根本沒聽解釋,直接下達了命令.

對她這個二叔,她一直都沒好感.

"是,大小姐!"

保鏢們抓住了云鶴子就走.

"唐先生,救我,救我啊……"

云鶴子掙紮的大叫了起來.要是被帶去了警局,肯定會被關一陣子的.

"舒雅,你……你……"

唐沖感覺自己的臉被狠狠的抽了一頓,這個女人完全不給自己面子.

"陳爺爺,麻煩你送二叔回去.以後,沒有我的允許,閑雜人等不許靠近別墅,否則,休怪我不客氣."

唐舒雅霸氣沖天.

"……"

唐沖一聽,臉色通紅.

他這個侄女說的閑雜人等不就是自己嗎?

她……完全沒有給自己面子啊?徹底把自己當成了外人.

"是,大小姐!"

陳古風點點頭,然後對唐沖做了一個手勢.

"哼!"

唐沖怒瞪了唐舒雅一眼,隨後朝著別墅外面走了去.

在她二叔離開後,唐舒雅才松了口氣,微笑看著葉子凌道:"葉醫生,謝謝你.我爺爺現在的情況怎麼樣了?"

"血液已經疏通了,很快就會醒過來."

葉子凌一點也不覺得唐舒雅的做法很過分.

因為,這可是人命關天,就差那麼一點,唐立國就被他們給治死了.

"謝謝你!"

唐舒雅感激的看著葉子凌.

其實,她也就是昨天才醒過來.

那天的暗殺,對她的打擊實在太多了,現在出門不僅多了保鏢.甚至對爺爺的情況也更加看重了.

畢竟,命只有一次,失去了就沒了.

"有什麼好謝的?我是醫生,你爺爺是病人,僅此而已."

葉子凌笑了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