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江湖騙子
g,更新快,無彈窗,!

第89章江湖騙子

葉子凌也不急,微笑的開口道:"我叫葉子凌,是來替唐老先生看病的,麻煩你們去通報一下."

"去去去,哪來的江湖騙子?再不走的話,我們趕人了."

左邊的保安揮了揮手,不耐煩的驅趕道.

"江湖騙子?"

葉子凌哭笑不得,自己居然也有被當成江湖騙子的時候.

"外面發生什麼事了?"

這時,別墅里傳來了一個老者的聲音,陳古風從別墅里面走了出來.

"陳管家,外面有個江湖騙子在鬧事,我們真打算把他趕走."

保安解釋道.

"葉醫生?"

保安剛解釋完,陳古風立刻驚訝的朝著門口看了過來,他發現是葉子凌後,立刻眼前一亮.

"陳老先生."

葉子凌也微笑的問候一句.

"……"

門口兩名保安一見頓時楞住了,這小子難道不是江湖騙子?是陳管家的朋友?

可是……他不是說自己是醫生嗎?醫生怎麼空著手來了?

"葉醫生,剛才真是冒犯了,還請多多見諒!"

陳古風搖頭歎息道.

"你們,還不給葉醫生開門?"

說到這里,陳古風瞪了兩名保安一眼.

"是……陳管家."

兩名保安一聽,趕緊紅著臉開門.

真要是得罪了這種給老爺治病的病人,他們有可能會被開除的.

"他們是新來的?"

葉子凌苦笑問道.

"是啊!昨天才招聘過來.唉!葉醫生,他們也是逼不得已,因為……這幾天里,有很多人號稱可以治好老首長的江湖郎中,也不知道這些江湖郎中哪得來的消息,說只要能夠治好老首長,就可以得到一百萬的報酬."

陳古風為難的說道.

正因為這件事,這幾天他可是傷透了腦筋.

"還有這種事情?"

葉子凌皺起了眉來.

知道這件事的,也就只有唐立國和唐舒雅以及自己,自己沒有說出去,他們爺孫兩更不可能會說.

那麼這些江湖郎中是怎麼知道這事的?

"爸,這位大夫人稱云鶴子,一手九陽針獨步天下,而且廖神醫治過各種疑難雜症,從來沒有失手過.這一次,爸的舊疾就有望了."

葉子凌和陳古風在外面聊天時,卻聽到了屋子內傳來了說話的聲音.

"陳老先生,里面是……"

葉子凌看了下屋子內,屋子里面的說話聲音,他也聽見了.

"里面說話的人是老首長的小兒子,今天小少爺帶了一個老郎中回了家,說能給老首長治好舊疾,不過這個老郎中的確有些本事."

陳古風苦笑說道.

自家少爺請了郎中來了,葉子凌也來了,這樣的場面別提多尷尬了.

"沒事!我也進去看看."

葉子凌一點也不在乎這點.

身為醫生,能夠看到醫術更高明的醫生治療病人,這是莫大的光榮.

葉子凌非但不會有半點尷尬,反而有種向往之心.

"這……"

陳古風忐忑的一笑,不過還是做了一個邀請的手勢,"葉醫生,里面請!"

"請!"

葉子凌做了一個手勢,朝著別墅里面走了去.

唐立國依舊在自己房間里,在房間里,除了他外,還有一名身穿黑色長袍,頭發盤在腦袋上,看起來七十幾歲的老人,老人身邊則是一名身穿西裝,看起來四十來歲的男子.

這名男子充滿著一股剛硬的氣勢,一看就是軍中出來的樣.

葉子凌的步伐很輕,沒有驚擾到兩人,而是小聲來到了房間里.在他走進了房間里一刻,那名老大夫正在為唐立國施針.唐立國似乎已經睡了過去,任憑老大夫施針,沒有任何動靜.

葉子凌靠近一看,臉色一變,此時自己的金針發出了危險的警告,金黃的光芒不斷的閃爍著.

而且顯示著唐立國危險的訊號.

"天脈,地魂,心靈三穴用火針,以火驅除毒?可減緩用藥,但……在骨骼中會形成後遺症.亂來,簡直是一頓亂來!"

葉子凌忽然大喝一聲,立即叫住了那名老郎中.

葉子凌這忽然一大叫,把房間里的老大夫和中年人吸引了過去.

"小子,你是誰?誰要你進來的?"

唐沖一轉身,對著葉子凌咆哮道.

葉子凌沒有理會唐沖,直接把紮入在唐立國身上的針給拔掉,怒聲道:"連最基本的針灸都不懂,就善自給人施針,你這不是在治病,而是在玩命."

葉子凌怒急的吼道.

他還是第一次見人用這種方法給人治病的,老郎中施展的針,的確是良針,可是那幾針連貫在一起後,卻形成了殺針.如果最後一針下去,那麼老郎中會一針殺死唐立國.

"小子,你說什麼?你敢質疑老夫?唐先生,這個人是誰?我云鶴子是給你面子,才特意趕過來給你父親治病的,可此人居然敢汙蔑我?你必須給我一個交代."老郎中臉色漲紅,指著葉子凌生氣的對著唐沖道.

唐沖一聽,立刻火了,指著門外對著葉子凌咆哮道:"給我出去,否則,我叫保安了."

葉子凌聽後,搖頭一笑道:"我沒有汙蔑任何人的意思,只是不想看著你父親被這個騙子給醫死.如果這位大夫知道針灸,那應該知道陰陽體質?你父親本身為陽體,身體內的彈片折磨了他半生,之後用特殊藥劑來壓制疼痛,導致了他的身體半陰半陽,一到刮風下雨,如槍林彈雨落入他身上.現在用陽針火療法治療,這是給他下了一道催命符."

"你……你簡直是胡說八道,乳臭未干的小子,你懂什麼?速速滾出去,不然的話,休怪老夫無情."

云鶴子聽後,氣的老臉通紅,要是被同年齡段的中醫這麼說,他也沒什麼,可問題是,眼前這個小子才二十來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