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葉子凌解放了
g,更新快,無彈窗,!

第88章葉子凌解放了

"他怎麼流氓了?到底誰流氓了?你給我說清楚點?這里是你姐和你姐夫的床,他怎麼流氓你了?"

宋心蘭這下火了.

"這個死丫頭還說的出來,鑽進你姐和你姐夫的被窩里,現在不小心被你姐夫摸了一下,你居然還有理說不是是吧?"

宋心蘭到覺得自己更委屈呢!你想啊!自己男人不小心摸了別的女人,自己能不吃醋嗎?更重要的是,這個女人還是自己妹妹.

"你……你……"

宋心潔現在有苦說不出了,這簡直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啊!

"葉子凌,你向我道歉."

宋心潔只有把怨氣發泄到葉子凌身上.

"憑什麼?我男人憑什麼向你道歉?你應該向我道歉."

宋心蘭這下跟宋心潔扛上了.

"你……你太欺負人了."

宋心潔眼淚都快出來了,胸被摸了不說,現在就是想找茬的理由都沒有.誰叫自己睡他們的床1上呢?

"哼!我可是警告過你,不要睡過來,現在出事了.反怪起葉子凌了."

宋心蘭一副得意的表情道.

"你……你……"

宋心潔的眼珠子打轉了,那眼淚看起來隨時都會崩出來.

"發生什麼事了?一大早吵吵鬧鬧的?"

這個時候,門口響起了張靜生氣的聲音.

"媽,沒事啦!就是心潔一大早把我吵醒了,我們在斗嘴."

宋心蘭壞壞一笑.

從昨天晚上到現在,她一直都在吃憋,現在總算解氣了.

"你們兩姐妹啊!叫我說你們什麼好?趕緊起來,吃飯了.你們不要上班嗎?"

張靜的聲音吆喝道.

"知道啦!"

宋心蘭沒好氣的回答道.

回答完後,囂張的表情看著宋心潔道:"死丫頭,有本事去告訴媽啊!讓媽來憑理."

"宋心蘭,我以後跟你結仇了."

宋心潔生氣的整理了好衣服,這才抱著枕頭離去.被摸了胸不說,還要被自己姐姐欺負,哪有這麼委屈的?

還是自己姐姐嗎?自己苦心幫她,她居然反把自己當作驢肺了.

"哼!誰怕誰呢?"

宋心蘭絲毫不在乎,看著妹妹離去後,捂嘴一笑,給了葉子凌一個眼色,道:"葉子凌,裝的挺像的,這丫頭以後不敢來打擾我們了."

說著,把葉子凌攙扶了起來.

葉子凌臉上的笑容比哭還要難看,他能說,根本不是裝的嗎?

這分明是在睡夢中潛意識摸的好不.

不過,話說回來.宋心潔那里絲毫不比宋心蘭要小啊?

真不愧是親姐妹……

"趕緊起來吧!我也要上班去了."

葉子凌趕緊去拿衣服,這里,他實在呆不下去了.

這里簡直到處都是惡魔,惡魔們全部都在剝削自己.

有了一個宋心蘭,就讓自己快不能活了,現在又來了一個宋心潔.

走,得趕緊走,逃得遠遠的……

葉子凌趕緊換好了衣服,在換好了衣服後和宋心蘭一起離開了房間,他們離開房間後,宋心潔一直吃完了東西離開了,只有宋建業和張靜在一邊吃著稀飯和油條.

"媽,心潔呢?"

宋心蘭坐了下來,微笑問道.

"別提那丫頭了,也不知道誰得罪了她,吃了一些東西,一個人就跑出去了."

張靜歎了口氣道:"是不是你又欺負妹妹了."

"媽,你還不是不知道那丫頭,我哪能欺負她?"

宋心蘭心中在偷笑,"她的東西收拾好了沒?"

"東西都沒來得及吃多少,哪還有時間去收拾東西.估計是部隊里有什麼事吧!"

張靜微笑的解釋道.

"喔!"

宋心蘭其實樂開了花,這麼說來,葉子凌那一招管用了.

"爸,媽,你們慢點吃吧!我和子凌先走了,上班快遲到了."

宋心蘭喝完了稀飯後,馬上站了起來,也拉著葉子凌站了起來.

"阿姨,叔叔!我和心蘭先走了."

葉子凌也問候一句.

"趕緊去吧!上班要緊."

宋建業揮了下手.

"我們走!"

宋心蘭拉起了葉子凌的手,大步朝著門外奔跑了去.

"這對姐妹,真是的.都多大人了,還跟小孩一樣."

張靜看著女兒離去,卻搖頭的歎了口氣.

"你趕緊吃吧!這些小兔崽子,咱們管不了了."

宋建業笑罵一句.

"唉!該為心潔的事情著想了."

大女兒的事情解決了,她也該為二女兒的事想想了.

……

葉子凌和宋心蘭下了樓,兩人一起上了車,車子飛快朝著云城開去.

"葉子凌,真有你的,這一招就解決了宋心潔這個死丫頭.怎麼樣?跟我的胸比起來,那個死丫頭的如何?"

宋心蘭開起了玩笑來.

"心蘭,上次……我只是不小心摸了下你."

葉子凌白了白眼,這能比嗎?摸你妹妹都肌膚接觸了,你呢?只是碰了一下,還隔離了衣服.

"哼!"

宋心蘭一聽,立刻怒了,趕緊抓起了葉子凌的手朝著自己胸上一壓下.

"……"

葉子凌覺得自己有些無辜.

為什麼這丫頭每次都要逼自己?這樣逼自己至于嗎?

"現在呢?"

宋心蘭咬牙切齒的問道.

"你的比較大."

葉子凌收回了手來,滿臉委屈道.

"這還差不多!以後不許摸她了,知道嗎?不然我揍死你."

宋心蘭這才滿滿的一笑,然後才專心的開車.

葉子凌自我感覺就是,在宋心蘭面前,自己特別委屈,連摸個胸也是那麼不情願.

遇到那些凶狠,可怕的對手,葉子凌都可以對付,可面對宋心蘭,自己就沒那個勇氣了.

葉子凌沒有回診所,也沒去市區,而是在云城海景別墅群附近停了下來.

今天,葉子凌還有一個約定.

唐舒雅的爺爺,唐立國就在今日治療.

三天前許下那個承諾,今天必須得過來完成一下.

葉子凌熟門熟路的來到了唐家的門口,門口還站著幾名保安.

"這里是私人別墅,閑雜人等不得靠近."

葉子凌才靠近,就被兩名保安攔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