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家長都滿意
g,更新快,無彈窗,!

第78章家長都滿意

這哪是切磋啊?這分明是欺負你好不?

"都會?"

宋建業忽然覺得葉子凌一點也不會謙虛.

"行,那就更好辦了.中醫講究的是望聞切問,那麼我想問一下你,我身上有沒有病?"

宋建業笑了笑,給了葉子凌一個難題.

"叔叔有風濕,風濕的起因是因為受過傷.如果我沒看錯,叔叔以前是一個軍人,左腿和背上受過槍傷,因為沒有及時處理,還要在大雨磅礴的天氣里趕路,因此形成了風濕的老毛病.為了減緩疼痛,叔叔每個禮拜要去醫院紮一次針,現在吃的中藥有當歸,陳皮,天麻,蟬殼這幾味主藥,副藥則是紫炎粉."

葉子凌僅僅看一眼,就把宋建業的病情和吃的藥乃至特征全部都說了出來.

"是心蘭提前告訴你的吧?"

宋建業臉色有些變化,因為葉子凌說的幾乎全對.

葉子凌擦了擦鼻子,都說不切磋了,這哪是切磋,繼續切磋下去.宋建業會臉面全無.

"爸,你就別考葉子凌了.他可厲害著呢?不知道你有沒有看過新聞,前幾天,云城發生了大面積嘔吐發燒事件?其實那是一個苗疆蠱師下的蠱,最後還不是被葉子凌解決了這起事件?"

宋心蘭端著一碗菜從廚房里走了出來,邊走邊解釋道.

"這新聞我看了,原來是子凌救好那些病人的.可惜沒在電視上看到子凌."

張靜也端著一碗菜走了出來.

不知道為何,宋建業的臉紅了起來,他感覺自己被葉子凌打了一個巴掌.

"行了,兩個女人插什麼嘴?我和小葉正說著熱鬧呢!小葉,那叔叔問你,用中醫,該如何治好叔叔的這風濕?"

宋建業冷笑一聲.

醫生可是說過,他這種病沒辦法治好,只有用藥來保著,這下可難住葉子凌了吧!

"叔叔是要去根呢?還是去本?"

葉子凌問了一句.

"當然是根!"

宋建業笑了起來.

聽到這里,張靜和宋心蘭也被吸引了過來,因為每次看到宋建業風濕痛的時候,她們也看著干著急.

"治根的話,需要做手術.如果治本,現在就可以替叔叔治療,我可以讓叔叔在一個禮拜內,不用擔心風濕疼痛."

葉子凌一本正經的說道.

"哦?"

宋建業聽後,眼前一亮,"小葉,那你說說,怎麼個治好!"

"子凌啊!我家老頭子這風濕可是折磨了他整整二十幾年,真能治好?"

張靜也期待的問道.

"葉子凌,趕緊露一手給我爸媽看."

宋心蘭激動了起來.

這下,葉子凌徹底收買了自己父母的人心了,她感覺到自己父母非常喜歡葉子凌.

"其實,最主要的還是紮針,一般的中醫,給病人紮針時,紮的是百通穴,讓血液流通,病人的風濕才會舒服一些,而我紮的則是天彙,地靈,百通,人中四個穴道,四個穴道被紮入後,會對病人產生一種血液倒流的症狀,正好這種症狀中,能夠將堵塞的筋脈疏通,因此風濕可緩解一個禮拜."

葉子凌解釋道.

在他說話時,已經來到了宋建業的身前.

"叔叔,等會也許有些疼.不過,你得忍耐一下."

葉子凌提醒道.

"好,好!哈哈!"

宋建業卻大笑了起來,這風濕可是折磨了他幾十年,如果疼痛一下,能夠換回一個禮拜不用痛,這種買賣值啊!

葉子凌聽後,手中出現了金針,金針一現,眼前的景象變化了起來,金黃的光芒下,葉子凌可以把宋建業身體任何一個部位看入眼里,然後,他手里的針紮入到了他身上一些紅點的位置.

葉子凌手里的針只紮四下,隨後收了回來,這四下紮入之後,宋建業一張臉通紅,一種要吐血的沖動.

"爸!"

"老頭子!"

宋心蘭和張靜看到宋建業的樣子後,大吃一驚,馬上過去攙扶.

"千萬不要過去,現在血液倒流,叔叔的血管堵塞處正在沖擊,你們如果碰了他,也許就不會起到效果了."

葉子凌叫住了她們.

"嘩!"

過了好一片刻,宋建業嘴里吐出了一口渾濁的氣息,最後大口的喘息著,滿頭都是汗水,整個人一股說不出的舒服感.

風濕本身就是讓身體僵硬,動不動就疼痛,而且刮風下雨時,酸痛的要命.

可是,這下奇了,出了一身汗後,那些疼痛消失不見了,身體異常的輕松.

"奇怪……"

宋建業站了起來,身體晃動了幾下,無論是手腳,還是背都不酸了,仿佛回到了二十歲.

"小葉,你這是怎麼做到的?"

宋建業激動的看著葉子凌.

"我是一名中醫!"

葉子凌沒有回答,而是強調了自己的身份.

"哈哈……"

宋建業聽後,笑聲更大了.

"心蘭,你挑了個好丈夫.醫德,醫心都有."

宋建業對著女兒贊揚道.

"爸!女兒都說要自己選,就你們瞎擔心."

宋心蘭一聽,馬上摟住了葉子凌的胳膊,搖晃了幾下.

"哈哈!"

宋建業和張靜一起對視一眼,兩人都笑了起來.

葉子凌也笑了笑,看樣子,唐心蘭父母對自己很滿意啊!

"什麼事這麼開心呢?給我說說?"

葉子凌等人在笑時,這個時候,一個女孩的聲音響在了門口,門被輕輕推開了,一名身穿女士軍裝的女孩走了進來.

這女孩和宋心蘭長的非常相似,甚至胸也和宋心蘭一樣有料,唯一不同的是,她比宋心蘭小上一號,皮膚有些麥黑色,頭發紮在腦袋後面,充滿著一股英氣.

要說,宋心蘭是霸氣的話,那麼她就是英雄氣概了.

這時,女孩提著一個蛋糕從外面走了進來,蛋糕被放到了桌子上.

"心潔,你這丫頭怎麼才回來?"

宋心蘭白了妹妹一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