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下落
g,更新快,無彈窗,!

第68章下落

"蓬!"

葉子凌氣過來,再次揮起了煙灰缸朝著文亮的眼角砸了下去.

"啊……別打了,啊啊……"

殺豬一樣的叫聲從文亮的嘴里響起.

"別打了?你他媽的,老子給你面子,你卻不要臉?"

葉子凌抓緊了文亮握住了手槍的手,然後提起了煙灰缸朝著手指上砸了下去,只見文亮的大拇指被砸為了粉碎,槍支有被砸為了一個坑.

"啊……"

文亮痛苦的大叫.

可葉子凌根本沒有放手的意思,手里的煙灰缸朝著文亮的鼻子上再次砸了過去,鼻血如水一樣噴了出來,文亮的身體跟隨著椅子一起朝著地上倒了下去.

葉子凌走了過去,直接伸出了腳來,朝著文亮的臉上踩去,隨後狠狠的扭了起來,鮮血從他的臉上,嘴里不停的流了出來.

任憑他如何掙紮,都沒有絲毫的辦法掙紮開.

"放了我,求求你,放了我,放了我……"

文亮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哭泣哀求.

"朱雀小姐,把這里兩千五百萬籌碼給我換成現金,轉到我的銀行卡里."

葉子凌沒有松腳的意思,直接看著不遠傻住的朱雀吩咐道:"這是我的銀行帳號,記下了,千萬別給彙錯了."

葉子凌還拿起一張紙,在紙張上寫了一個銀行帳號.

雖然銀行卡和身份證丟了,可是只好辦一下,銀行卡里的錢依然還是他的.

"好,好……"

朱雀接過了籌碼和銀行卡帳號,臉色通紅,馬上提著籃子朝著外面跑了去.

"真聽話,你看看,你們賭場的工作人員都這麼聽話,你怎麼不能像她們一樣呢?"

葉子凌將腳拿開.把文亮攙扶了起來,說道:"是不是可以把實話跟我說了?"

"我……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葉醫生,我……我……"

文亮聲音發顫,恐懼的雙眼看著葉子凌.

"蓬!"

葉子凌將手里的煙灰缸再次狠狠砸了下去.

"啊……"

煙灰缸砸下去後,旁邊的椅子一提起,朝著他身上砸了下去.

"啊,不要打了,不要打了……"

文亮的身體縮在了角落里,大聲哭喊了起來.

"咔!"

就在文亮哭喊哀求的時候,門被推開了,文軍帶著十幾名保鏢沖了進來.

"你把我爸怎麼樣了?"

文軍瞪大了眼睛大聲吼道.

剛才朱雀離開這里時,跟他說了情況,他二話不說就帶著弟兄沖了過來.

"兒子,殺了他,殺了他……"

不等葉子凌開口,地上的文亮對著門口的文軍大吼道.

"殺了他……"

文軍根本沒多想,直接拿出了手槍,在他拿出手槍一刻,他的手下們一個個拿起手槍,按動扳機.

"蓬蓬!"

子彈飛出,快速的朝著葉子凌射了過去.

"唰!"

葉子凌眼看子彈到來,卻搖頭笑了笑,這子彈的速度,簡直太慢了,慢的有些可憐.在慢的可憐的子彈飛來一刻,葉子凌拿起了煙灰缸朝著文軍以及那些保鏢們的腦袋上砸去.

一共十三個人,僅僅這一眨眼間,煙灰缸在他們的腦袋上至少敲了不下百下,每一下都到肉,鮮血就跟水一樣不要錢的噴射.

"蓬!"

子彈落到了牆壁上,文軍和十幾名保鏢也在同時落到了地上,一個個滿頭都是鮮血,大叫不斷.

"我的頭,我的頭!"

"啊……我的耳朵聽不見了,我的耳朵……"

"啊啊……"

文軍等人一個個痛哭不停,捂著腦袋和傷口在地上滾來滾去.

葉子凌卻當作什麼都沒發生一樣,把房間的門給關了起來.

臉上推著笑容朝著文亮走了過去.

文亮完全傻眼了,十幾個人啊?僅僅一眨眼之間,就被打成了這樣?這個人是魔鬼嗎?

不要打了,不要打了,求求你,不要打了.

文亮跪在了地上磕頭了起來.

他文亮在道上混了那麼多年,什麼時候這麼狼狽過?這個家伙根本不是人,是惡魔……

"現在可以說了嗎?"

葉子凌蹲了下來.

"我說,我說……今天我們賭場的一些弟兄的確去討過債,討債的人叫葉雄,葉雄欠了我們賭場足足一百萬.可是他輸完之後,就消失在了云城,所以,今天早上……"

說到這里,文亮已經不敢說下去了.因為他怕打.

"所以,你們逼問他妹妹和他後母?她們母女兩不知道,所以,你的人就動手砍人?"

葉子凌狠狠的笑道.

"葉醫生,別誤會,我也不知道,我也不知道當時的情況啊!求求你,放過我吧!大不了那一百萬我不要了."

文亮哭喊哀求的說道.

"那個叫葉雄的生死,我不管,他欠你們多少錢,我還不管.我現在在意的是葉雄的後母在哪?"

葉子凌懶得跟他廢話.

"這……"

文亮一楞,隨後看向了他兒子道:"文軍,那個女人丟到哪去了?"

"那個女人當時快不行了,所以,所以我把她丟進了河里……"

文軍捂著傷口說道.

"丟進了河里?"

葉子凌臉色一變,砍了那麼多刀,被丟進了河里.

想到這里,葉子凌全身籠罩起了一股濃郁的殺氣.

他沒有廢話,走到了文軍面前,將煙灰缸朝著他腦袋上猛地砸下去.

"啊……"

"不要打了,啊啊啊……"

文軍痛叫不斷,但是葉子凌沒有停下來,一下比一下要重,完全朝死里打.

直到文軍停止了叫喊,停止了掙紮,葉子凌才停了下來.

"被丟在那條河?"

葉子凌對著那幾名保鏢吼道.

"云河,是云河!"

一名保鏢說道.

"天黑前,活要見人,死要見尸.如果沒有找到,你們明天給你們老板辦喪事."

葉子凌狠狠一笑,目光卻落到了文亮身上.

文亮看到葉子凌那雙眼睛,全身都在顫抖.

這種眼神,這感覺,簡直是惡魔.沒有錯,這根本不是人,是一個惡魔.

"還不快去,還不快去……"

文亮對那那幾名保鏢吼道.

"走,我們走……"

受傷的幾名保鏢朝著外面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