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欺人太甚
g,更新快,無彈窗,!

第67章欺人太甚

"出千?"

葉子凌好像聽到了一個天大的笑話.

"我說,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出千了?那個筒子一直都是拿在你手里,色子也是你們的,桌子,椅子都是你們的.你到給我一個出千的理由?"

葉子凌譏諷的笑了起來.

"我都說了,玩不起,不要玩.年輕人的心胸就是狹窄."

葉子凌搖頭歎了口氣,然後伸手將兩個籃子內的籌碼都拉了過來.

"住手!"

文軍的手抓住了籃子,臉色漲紅看著葉子凌道:"我再跟你玩一把."

"你還有籌碼嗎?這里可是有兩千五百萬啊?"

葉子凌冷笑道.

"朱雀,去拿籌碼來."

文軍對著朱雀大吼一聲.

"少爺……"

朱雀有些忐忑了起來.

這個男人分明就有問題,人家出千,他都能贏,這能沒問題嗎?如果繼續賭下去,不知道會輸多少錢.

"你看看,朱雀小姐都奉勸你別玩了,你還是別玩了吧?你玩不起."

葉子凌特意把玩不起這幾個字咬的很緊.

這句話,簡直如刀子一樣刺進了文軍的心髒里.

"玩不起?你居然說我玩不起?老子就跟你玩玩看,孔雀,去拿籌碼……"

文軍怒吼一聲.

"這……"

朱雀有些不知所措了起來,明知道這賭是輸,還要玩,這不是玩命嗎?

"咔!"

這個時候,房間的門被推開了,一名五十來歲的男子走了進來,在男子身後還跟著四五名保鏢之類的人.

"老板!"

朱雀看到這個人後,眼前一亮,馬上站到了一旁.老板來了,那就好辦多了.

"爸,你怎麼來了?"

文軍看著這名男子說道,不過語氣卻弱了幾分.

"你先下去吧!"

文亮看了文軍一眼.

"爸,我沒有輸,我還要……"

文軍很不甘心.

"出去!"

文亮怒瞪一眼.

這下,文軍的神態弱了下來,然低下腦袋,轉身朝著門外行走了去.

文軍離開了,文亮卻笑了笑,坐在了葉子凌的對面.

"不知這位先生如何稱呼?"

文亮遞給了葉子凌一根煙.

葉子凌接過了煙,聞了一下,隨後點燃了煙.

"葉子凌,一名中醫."

葉子凌抽了一口煙,給了一個回答.

"原來是葉醫生?葉醫生來我們賭場,不僅僅是為了賭錢吧?"

文亮的眼光何等毒辣,這個人遠遠不止表面那麼簡單,他剛才看了一下視頻,視頻中拍攝到的他,從來都沒輸過,更沒出千作弊之類的.

"好眼力,還真被閣下給猜對了.在下來這里,的確還有一件重要的事."

葉子凌笑了一笑.

旁邊的孔雀看在了眼里,算是明白了,這個家伙在這里不斷贏錢,居然是為了把老板引出來.

"哦?不知道葉醫生說的另一件重要的事情是?"

文亮的瞳孔一縮,森森笑問道.

"就在今天早上,我的一個病人被別人砍傷了,砍了死刀,她還是一名高中生.除此之外,她母親也和她一樣被砍了,跟她不同的是,她媽媽現在還下落不明.最後打聽到,動手砍人的人,是來自你們賭場?"

葉子凌將煙蒂朝著地上一丟,狠狠的將煙蒂踩熄滅.

文亮一聽,馬上安靜了下來.

今天,他們賭場的人的確干了這麼一件事,可那件事是有原因的.只是,讓他沒想到,一個醫生多管閑事,居然找上門來了.

"葉醫生,你贏錢可以,可某些不該管的事.你是不是管的太寬了."

文亮森森的說道.

"管的太寬?有嗎?"

葉子凌諷刺一笑.

"來人啊!把葉醫生送出去,另外,把葉醫生帶來的一千塊錢還給葉醫生."

文亮完全不理會葉子凌,直接下達了一個命令.

"是,老板!"

那五名保鏢直接過來抓人.

葉子凌苦笑的搖了搖頭,看來在對方眼里,只是把自己當作一個小丑啊!

"先生,麻煩你……"

一名保鏢直接去拉葉子凌的胳膊,然後動手就要將葉子凌拉走.

但是,葉子凌直接拉住了保鏢的手,朝著側面一拉.

"你……"

保鏢見後勃然大怒.

"唰!"

保鏢要動手一刻,葉子凌手里的針一紮出,狠狠落到了保鏢的脖子上.

"阿強……"

其他四名保鏢一見,快速沖了過來,各自的手朝著衣服里伸去,從樣子來看,明顯是要掏槍.

"唰!"

對方的速度在葉子凌面前,實在太慢了,他們的手伸進衣服內一刻,葉子凌如幽靈一般,快速一動,眨眼來到了這四名保鏢身後,金針簡單一刺出,他們四人一個個都靜止在了原地.

"這……"

朱雀就覺得眼前一花,葉子凌就跟風一樣消失不見,隨後等到了他再次出現時,五名保鏢跟傻瓜一樣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這……這到底怎麼一回事?這簡直讓人覺得不可思議.

"這五個家伙實在有些礙眼,真是抱歉,讓他們安靜一會!"

葉子凌已經再次回到了原地座位上,臉上充滿著笑容看著文亮.

"你……你他媽的到底是誰?"

文亮感覺自己見到了鬼一樣,剛才那情景,太他媽的不可思議了.

難道……難道他就是用這種方法在賭場作弊的?如果是這樣的話,那的確沒人會發現.

"我都說了,我叫葉子凌,一名中醫.文先生,咱們接下來是不是可以好好談談?"

葉子凌保持著微笑道.

"談你妹!"

文亮一回過神來,嘴里大吼一聲,手將槍提了出來,直接對著葉子凌按了一槍.

葉子凌腦袋一動,子彈幾乎擦著腦袋過去,子彈從腦袋側面擦過去一刹那,他臉上湧起了一股殺氣,手朝著桌子上的煙灰缸一提,狠狠朝著文亮的耳朵處砸了下去.

"噗!"

葉子凌是一名醫生,知道攻擊人體哪個地方最為疼痛,耳根處被重物撞擊,毫無疑問是最痛的.

"啊……"

文亮的耳朵立刻鮮血直流,劇烈的疼痛瞬間沖刺了全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