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耍賴
g,更新快,無彈窗,!

第66章耍賴

"三位都買好了?"

朱雀笑問道.

"開吧!"

陳夜點了點頭.

"嘩!"

朱雀的筒子一拿開,一共六個色子出現在大家的眼前.

筒子內本身就設下了機關,誰買那個數,而筒子開出來的數就相反,也就是說,不管你們買什麼,都只有輸.

"三個一點,兩個六點,一個五點?這……"

六個色子一進入到朱雀的眼里,朱雀臉上的笑容凝結了.

"這……"

另外兩個賭徒完全傻眼了.

居然全部都被買種,這……這是賠十倍啊?

一百一十萬,這下直接贏了一千一百萬?

"看來,今天的手氣真不錯,一下子就贏了一千一百萬?"

葉子凌為自己點了一根煙,大笑了起來.

一千一百萬?以前就是想,他都不敢想,可是現在,他葉子凌居然贏了一千多萬?這簡直是奇跡.

"你……你……"

孔雀的臉色極其的難看.

她做莊那麼多年,居然還是第一次碰到這種事情,所有的色子都被他猜中了.

更重要的是,她分明出千了,里面的色子都要換動了,可怎麼就剛好變成他要的那個數?

"小姐,你的臉色有些不對啊?怎麼?貴賭場,只能贏錢,不能輸?"

葉子凌戲謔性的問道.

"先生說笑了,一千多萬而已我們賭場還是輸得起的.三位,你們請稍等,我去拿籌碼."

朱雀對著葉子凌三人問候一聲,然後朝著房間外面行走了去.

"這位先生,你怎麼做到的?居然全部都猜對了?"

朱雀一離開,兩名賭徒都湊了過來,激動的對著葉子凌問道.

"靠耳朵,我這個人的耳朵很靈!"葉子凌信口開河道.

"耳朵?"

兩名賭徒這下沒轍了,他們的耳朵可沒這個靈.

葉子凌笑了笑,事實上,連他自己都不相信,耳朵靈?就算你耳朵再靈,好像也比不過出千吧!

之所以葉子凌能夠猜對,是因為他發現了規律,那些色子中有水銀,筒子又有機關,筒子壓下時和打開時的點數基本上不一樣.而葉子凌就是借助了這一點.

很快,朱雀又回來了,跟朱雀回來的,還有一個人,這個人是一個看起來三十歲左右,身穿白色西裝,看起來有幾分帥氣的男子.

"嘖嘖!一大早起來,就聽到喜鵲在叫,原來有貴客來臨啊!"

男子一走進來,就哈哈大笑.

"是文少?文少怎麼來了?"

葉子凌旁邊兩名賭徒一見這個男子進來,馬上起身去問候.

"趙老板,錢老板!招待不周,還請原諒."

叫文少的青年一走進來,馬上就客氣的開口道.

"哪里話,哪里話!"

錢老板和趙老板一起尷尬的說道.

"朱雀,趙老板和錢老板肯定也累了,帶他們去隔壁的房間里休息."

文軍看了朱雀一眼,吩咐道.

"是,少爺!"

朱雀應了一聲,"兩位老板,隔壁房間為您們准備了糕點和茶,這邊請!"

"好說,好說!"

趙老板和錢老板笑了笑,他們自然知道怎麼一回事,于是跟在朱雀的身後.

很快,房間里只剩下了葉子凌和文軍兩人.

葉子凌看到另外兩名賭徒離開之後,臉上卻露出了一絲奇怪的笑意來.

"朋友,今天贏了不少錢嘛?要不,我跟你賭一把."

文軍朝著莊家的位置坐了下去,笑了笑道.

"沒問題!怎麼玩?"

葉子凌到沒意見.

"你手里有一千兩百萬吧!這樣吧!咱們就猜一個點,猜對了,這一千兩百萬就是誰的."

文軍狠狠的說道.

賭場的規矩就是如此,你允許你輸,不許你贏.

輸了,一切正常,贏了,就是你的錯.

葉子凌可是聽出了對方的意思,這分明是在欺負人.

憑什麼說,誰贏了,誰就得這一千兩百萬?那如果我贏了呢?

葉子凌淡淡一笑道:"沒問題,誰贏了,這一千兩百萬就是誰的.不過,我有個條件.如果你輸了,我只要你一雙手,怎麼樣?"

"你說什麼?"

文軍一聽葉子凌這句話,徹底怒了.

自己還沒說要他的雙手,可這個小子居然要自己的雙手來了?

"怎麼?你賭不起?如果賭不起,那就拿籌碼來."

葉子凌冷冷的說道.

"哈哈哈哈!"

文軍聽完後,大笑了起來.

"有趣,有趣的小子.好,好!那老子今天就跟你玩!一千多萬而已,老子還是玩得起."

文軍手拿起了筒子,開始劇烈的搖晃了起來.

"猜吧!里面是幾點!"

文軍將筒子停了下來.

"我為什麼要報?第一,我贏的錢,你還沒送過來,第二,你兩手空空,我贏了,要不到錢怎麼辦?"

葉子凌根本不吃這一套.

"你……你懷疑我耍賴?"

文軍好歹也是賭場的少當家的,可被這個小子懷疑了.

"好,好!朱雀,把籌碼拿來."

文軍大聲喊道.

"是!"

隔壁響起了朱雀的聲音.

過了一會,朱雀從隔壁走了過來,她手里還提著兩個籃子,里面全部都是籌碼.

其中一個籃子遞給了葉子凌,里面正是葉子凌贏的一千一百萬.

"現在,你可以開了吧?"

文軍冷冷看著葉子凌.

"可以了."

葉子凌一副放下心的樣子.

"那就開吧!幾點!"

文軍問道.

"一點!"

葉子凌隨口報了一個數.

"一點?哈哈哈哈!小子,你輸了."

文軍聽後,大笑了起來.

他出了千,他還不了解出千後是幾點?

這個小子居然說是一點,這簡直是笑話.

"嘩!"

筒子被拿開,在筒子下面的色子正是一點.

"這……這……"

不僅是文軍,還是朱雀,都傻眼了.

居然真開出個一點來了?

要知道,莊家可是出千啊?至于買家連靠都沒靠近,更別說是作弊了?可……可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出千?你他媽的出千?"

文軍憤怒站起,咬牙切齒對著葉子凌怒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