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不留情面
g,更新快,無彈窗,!

第48章不留情面

"不敢了?方晴,剛才他那四個小弟是怎麼說的?"

葉子凌看了一眼背後的方晴說道.

"他的小弟們說,以後再也不敢了.于是,就出現三十幾個人沖過來追殺我們,大哥,你要是放了他,估計會有三百個人來追殺你."

方晴落井下石的說道.

"說的好像有道理,這年頭,哪個老大沒有三五百號人的?"

葉子凌一副思索的樣子點頭.

"不……不,大哥,你別誤會,真的被誤會.我哪是什麼老大?哪是什麼龍幫啊!我們其實就是一群小流氓,平時聚在一起而已.欺負老實人可以,可是……可是哪敢再來冒犯大哥您啊!"

龍五聽後,完全被嚇哭了.

剛才他也看到了,這個男人簡直跟幽靈一樣,幾十個弟兄在他手里,簡直跟螞蟻一樣拋了出去.

"是嗎?本小姐可是記得,你要本小姐陪你們這些老東西睡覺?"

方晴咬牙切齒的說.

"不……不敢了,我們真的不敢了,姑奶奶,求求你了,饒了我吧!"

龍五真的怕了,這個時候,如果他們想廢了自己,實在太容易了.

"任何一件事情都有源頭的,我饒了你可以,但是,你們必須把源頭給抹除."

不是葉子凌殘忍,而是這個世道是如此.

難道這天底下只有他們砍自己,追殺自己就可以,就不許自己給他們點顏色看?

憑什麼?你們強勢時,我就要被你們欺負,踩著打.現在我強勢了,我就這麼輕易放過你們?

"這……這……"

龍五哪不知道葉子凌想做什麼.

"來人啊!把龍飛他們四個混蛋的右手給我砍下來."

龍五大聲吼道.

"……"

方晴雙手捂住了嘴巴,讓她萬萬沒想到這個家伙這麼狠.

"不……不……"

"大哥,不要砍我的手,大哥……"

"我知道錯了,我知道錯了."

"啊……"

"噗嗤!"

鮮血噴起,龍飛那四人的右手一起被砍了下來.

"我的手,我的手……"

"啊啊……"

龍飛四人捂著手在地上痛苦的翻滾掙紮.

葉子凌放入眼里,臉上露出了一絲邪笑來.

腳慢慢的抬起,然後為自己點了一根煙,抽了起來,淡淡的對著龍五道:"龍哥是吧!在這里我提醒你們一句,做事情不要做的太過分,碰到普通人的時候,你們或許干一票,可……遇到比你們強的,你們只有乖乖等死."

葉子凌丟完這句話後,背著方晴朝著街道另一頭走去.

龍五看著葉子凌的背影離去,整個人來了一個冷戰,然後從地上爬了起來,然後招呼了一下他的兄弟們後,快步朝著街道另一頭走了去.

"可以下來了吧?"

葉子凌背著方晴走了好一段路程,才開口道.

"我腳疼!"

方晴摟的更緊了.

"我的腳等下也疼了.下來!"

葉子凌有些生氣道.

"我不下來!"

方晴才不理會.

"你……"

葉子凌瞪了方晴一眼.

"嬉嬉!不跟你玩了.我下來可以,但是你告訴我,你剛才是怎麼打敗他們的?"

方晴要挾道.

"那好吧!既然你要知道,那我也就不隱瞞了,其實……我是一名隱修多年的劍客,剛才我一劍在手,劍氣從天,所以他們被我的寶劍砍傷了."

葉子凌霸氣凜然的說道.

"我看是賤人的賤才對,拜托!你剛才用的是刀好不?"

方晴捂嘴一笑,壞壞的說道.

"這個……"

葉子凌感覺謊言被撮穿了,有些不好意思.

"算了,不鬧你了.下來就是了."

方晴從葉子凌背上跳了下來.

"好了,我到了.你也回去吧!"

方晴落下來後,對著葉子凌說道.

"你家住在這?"

葉子凌看了周圍一眼,這里也是一條街,平時商品之類的很多,不過,前面有一個大酒店.

"我住在酒店里,謝謝你今天的款待,同時……謝謝你陪我打了一架.放心吧!我改天來找你."

方晴對著葉子凌揮了揮手,馬上朝著酒店里奔跑了去.

葉子凌抬頭去看時,眼前的那個酒店居然是一個五星級酒店.

這丫頭到底是誰?居然住五星級酒店?

葉子凌也沒去研究這個了,轉過了身去,朝著診所的方向走了去.

葉子凌離開後不久,那家酒店門口忽然開來了一共四五輛黑色的轎車,一輛加長版的轎車的門被推開了,這時,在酒店大廳里面的方晴走了出來,鑽進了車子內.

"老大!剛才那些人怎麼處理?"

一名光頭傷疤大漢尊敬的對著方晴說道.

"砍斷手腳,丟進海里去."

方晴淡淡的說道.

"是,老大!"

光頭大漢點點頭,馬上開始撥打電話.

"另外,替我調查一下葉子凌這個人."

方晴冷酷嚴肅的說道.

跟之前那個可愛的少女比起來,簡直是兩個人.

"是,老大!"

光頭大漢點點頭.

"走,我們回去!"

方晴伸了一個懶腰.

車子飛快離開了黑暗的街道,最後消失在了云城中.

……

葉子凌回到了診所時,已經十二點半了,小欣和董小巧已經睡下了,可是診所的玻璃牆還是壞的,門還是變形中.

這種情況下,要是進了賊,真不知道怎麼辦.

葉子凌回到了家里,他先沖了個澡,然後抱著枕頭和被子來到了樓下的病床1上.

畢竟,診所里那麼多藥材,萬一進了賊可就麻煩了.所以,樓下必須要有個人守著.

鑽進了被窩後,葉子凌很快睡了過去,直到第二天早上,就被說話討論的聲音打斷了.

"怎麼回事?正心堂診所怎麼會這樣?"

"是啊!正心堂救了那麼多人,怎麼會被砸了呢?"

"哪個缺德的干的?"

"這種砸診所的人,真是該死!"

"可不是嗎?"

診所外面響起了一個個議論的聲音.

這時,葉子凌和小巧也都起來了.兩人對視一眼,爬過了玻璃牆,朝著外面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