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暴扁流氓
g,更新快,無彈窗,!

第46章暴扁流氓

他們四人一起站了起來.

"說什麼,你們沒聽到嗎?我說你們就是一群土狗."

方晴趁著酒興,也站了起來.

"你有本事再說一遍看看?"

其中一名大漢聽後,提著酒瓶就走了過來.

"誰怕誰……"

方晴也提起了酒瓶,一副要干架的樣子.

葉子凌實在有些沒法想象,這個小丫頭此刻變的那麼凶悍.

"方晴!"

葉子凌拉住了方晴的手.

"給我放手!真以為本小姐好欺負是吧!"

方晴甩開了手來,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

"他媽的小賤人,我看你是活膩了."

那名提著酒瓶的大漢氣的實在不行了,被一個小娘們給羞辱了,這簡直是一個天大的笑話.

"四位大哥,別生氣,別生氣!誤會,一場誤會,我妹妹她喝多了點.希望幾位見諒!"

葉子凌趕緊站起來阻攔,出來吃夜宵,本來就是開心的.何必鬧的這麼僵.

"小子,她是你妹妹?"

另一名稍微矮小,一張猴子臉的男子森森一笑道.

"對!她就是我妹妹."

葉子凌開始維護起了方晴來.

"你妹妹羞辱了我們兄弟四人,如果就這麼算了,今後,我們兄弟四人還怎麼混啊?既然,你是他哥哥,那麼你可以替她做主吧!為了消除今天晚上這場誤會,只要你妹妹陪我們兄弟幾個一晚就行了."

猴子臉大笑了起來.

"對對對!這個建議不錯.哈哈哈哈!小妞,你不是很拽嗎?要不,咱們去床1上玩玩?"

"小丫頭年紀看起來不大,從樣子來看,似乎床1上功夫不錯喔!"

四個流氓一起大笑了起來.

"你們他媽的說什麼?"

方晴聽後,氣的那張臉赤紅了起來.

"沒聽清楚嗎?要想解決今天晚上這件事不是不可以,除非陪老子睡覺."

為首那名大漢腦袋一昂,囂張叫嚷道.

"你他媽的,本小姐弄死你."

方晴提起了酒瓶子就要沖過來.

"方晴……"

葉子凌趕緊拉住了方晴,一個女孩沖向這三個大男人,肯定會吃虧.

"酒瓶給我!"

葉子凌從方晴手里搶過了酒瓶,然後微笑的看向了為首那名大漢道:"這位大哥,咱們就是斗斗嘴,至于鬧成這樣吧?咱們都是文化人,為何做一些不斯文的事呢?這樣吧?給我個面子,事情就這麼算了?"

"你他媽的誰啊?給你面子,你妹得罪了老子,就得陪老子睡.否則,老子弄殘你."大漢指著葉子凌的鼻子吼道.

葉子凌也不急,苦笑看向身後的方晴道:"丫頭,他們不給我面子.你說怎麼辦?"

"削他!"

方晴凶狠說道.

"如你所願!"

葉子凌善意的點頭,隨手將手里的酒瓶狠狠朝著大漢的腦袋上砸了過去,酒瓶立刻破碎開去,鮮血從大漢腦袋上直流而下.

但是,葉子凌還沒停下,那破碎一半的啤酒瓶朝著大漢的臉上紮了上去.

"啊……"

破碎一半的啤酒瓶徹底紮在了大漢的臉上,在上面完全鑲嵌在了對方的臉上.

"飛哥,弟兄們,一起上……"

其他三個流氓一看他們的同伴被打了,一個個都火了.

葉子凌比他們的速度更快,從燒烤老板那個油鍋處,直接提起了鍋子里的油朝著他們三人潑了過去.

"啊啊啊……"

滾燙的熱油灑下,燙的他們大聲尖叫了起來.

"丫頭,你不是想動手嗎?操家伙!"

葉子凌邪惡一笑.

心情本來就不好,他們過來一挑釁,幾乎把葉子凌內心的怨恨統統都釋放了出來.

"好!"

方晴提起了酒瓶朝著那三個被油燙上的家伙沖了過去.

葉子凌更加干脆,提起了凳子朝著他們身上砸去.

"蓬蓬!"

"蓬蓬!"

"啊啊……別打了,別打了.求求你,別打了."

"我知道錯了,我們知道錯了."

四個流氓被打的滾來滾去,嘴里叫喊不斷.

四個大漢,被一個丫頭和一個青年按在地上打,周圍到是吸引了不少看熱鬧的.

這四個家伙是最近臭名遠洋的流氓,平時打架鬧事經常可以看到他們,誰知道,今天晚上被一個少女和一個青年暴扁了一頓.

"知道錯了,還不快滾?敢招惹本姑娘,你們他媽的還嫩了點,知道我大哥的厲害了吧?我大哥罩著我,你們都敢動?"

方晴將瓶子丟下,囂張大笑道.

"我們走,我們走!"

四個流氓滿頭是血的轉身就走,那一鍋油下去,也不知道會不會毀容.

"哈哈哈哈……"

方晴見後,昂起腦袋哈哈大笑.

"丫頭,這下解氣了嗎?"葉子凌問道.

"解了,真爽!大哥,以後小妹跟你混了."

方晴拍著胸膛,豪爽說道.

"你就行了吧!"

葉子凌搖了搖頭,然後對著燒烤老板道:"老板,那鍋油不小心把它倒了,幫我算一下,看一共多少錢."

老板一看葉子凌剛才打人的樣子,這下反被葉子凌嚇住了.

"這個……還是算了吧!一點東西而已."

老板忐忑道.

要是眼前這個青年和剛才那四個流氓一樣,吃完就走,要錢就砸東西,那今後他還怎麼做生意?

"一百塊夠了吧!"

葉子凌從衣服里掏出了一百塊錢遞給了老板.

雖然葉子凌很窮,可他更清楚做這種小本買賣的人更窮.

"這……"

燒烤老板不知所措了起來.

"丫頭,吃飽了吧!"

葉子凌看了方晴一眼,方晴正在吃著一個烤雞腿.

"恩,吃飽了."

方晴馬上將烤雞腿放下,帶著小跑跑了過來.

"我送你回家?"

葉子凌說道.

"拜托!你不會和其他人一樣,嘴里說帶我回家,其實是想帶我去賓館開房吧?"

方晴皺眉道.

葉子凌擦了擦鼻子,這世道真那麼開放?葉子凌還真沒朝著這邊想.

"是他們,就是他們……就是他們打了我."

方晴的話還在嘴里,就聽到街道上傳來了一陣吆喝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