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方晴
g,更新快,無彈窗,!

第45章方晴

葉子凌一個人行走在了馬路上,一邊抽煙,一邊走著.走到了馬路的盡頭時,那里擺著一些夜宵的攤子,葉子凌找了個地方坐了下來,不知為何,葉子凌有種大醉一場的沖動.

也許是今天晚上所發生的這件事,讓他有種瘋狂的想法吧!

"老板!來兩瓶啤酒,燒烤一樣來一份."

葉子凌剛坐下來,就聽到葉子凌身前傳來了一個女孩豪邁的聲音.

葉子凌抬頭一看,自己的桌子旁不知道什麼時候來了一個女孩,女孩戴著一頂紅色的帽子,頭發微卷,身穿一身休閑裝,一個紅色外套,看起來非常漂亮,笑起來還露出一只小虎牙.

"好咧!"

燒烤老板應了一聲,很快提起了兩瓶啤酒走了過來,放到了桌子上.

"來,喝酒吧!"

不等葉子凌開口,那個女孩遞給了葉子凌一瓶酒.

葉子凌笑了笑,把啤酒接了過來,"謝謝!"

葉子凌其實並不餓,只是心情有些複雜,想找個地方發泄一下,喝點酒.

今天晚上所發生的事情太多了,第一次殺人,同時也把內心的情感徹底釋懷了,這對一個人來說,仿佛是隱藏了兩種罪惡一樣.

"你的心情很差吧?來,咱們喝一杯?"

女孩拿過了杯子,為葉子凌倒了一杯酒,自己也滿上,接著一口飲了一口.

葉子凌看到女孩的樣子後,笑了笑道:"你怎麼就知道我心情很差?"

"表情!我看你表情分明就有問題.一般的男人在夜晚里行走,都成群結隊,或者看到美女就拋眉眼,可你只是一個人抽煙.就算來到了這里,居然都無視了我的存在,所以,我可以肯定,你有心事."

女孩繼續喝了口酒回答道.

"你到是厲害,連這個都看的出來."

葉子凌笑了笑,他忽然覺得這個小女孩非常有趣.

"那還用說!他們說,我這雙眼睛特別毒,可以看穿任何事和物."女孩得意了起來,驕傲說道.

葉子凌看了出來,這個女孩在吹牛.

"好吧!那你說說看,我今天晚上為什麼心情不好?"

葉子凌不知為何被這個女孩逗樂了.

"看你就是一個吊絲,肯定上被女朋友甩了吧?不然哪會露出那種表情來?"女孩白了白眼,說道:"其實嘛!男人就應該看開一點,這個世上的女人多的是,就比如我,又漂亮又懂事.肯定是個合格的女朋友,不過,你最好別對我打主意,我可不會喜歡上你的."

葉子凌笑了,笑的很開心.這丫頭的一翻話,完全逗樂了自己.

"兩位,你們的東西!"

老板這個時候將一些燒烤送了過來.

"趕緊吃吧!涼了就不好吃了."

女孩催促道.

葉子凌點了點頭,也吃起了那些燒烤來,邊吃邊說道:"丫頭,你說的並不全對.今天晚上我並沒有被甩,事實上,我看到了我的前任丑陋的一面,我徹底釋懷了,甚至,我還看到把我前任搶走的人被報複後的樣子.按理說,我心里應該很暢快."

葉子凌糾正道.

"我才不相信,你一看就是個吊絲.也會有翻身的時候?"女孩瞪了葉子凌一眼.

"你不相信我的話?"葉子凌有些無奈.

"你叫我怎麼相信你?那我問你,你請得起我吃這頓夜宵嗎?"女孩狡猾一笑.

"……"

葉子凌忽然發現一個問題,自己上當了,這丫頭分明就是來騙吃騙喝的.

"好吧!我應該請得起."

葉子凌苦笑,還好衣服里有一百五十塊錢.

昨天晚上小巧給了他兩百塊去打車,車費只用了五十塊錢,所以還剩下一百五十塊.

"那我相信你的話了."

女孩很爽快的回答.

葉子凌有種哭笑不得的沖動,騙吃騙喝,也那麼理直氣壯.

"你既然請我吃夜宵,我可以分享你的故事的."

女孩大吃的時候,邊開口說道.

"其實也沒什麼好分享的,正如你所言,我是一個吊絲,沒錢,沒勢什麼都沒有,女朋友跟有錢人跑了,離開前,還丟下狠話,說我養不起她.之後,工作不順,什麼都不順,人生落入谷底,忽然覺得自己什麼都失去了."

葉子凌搖頭笑了笑,"或許……是上天在眷顧我吧!在我開除的前一天,我得到一個有趣的東西.之後,我的人生發生了轉變.可在轉變時,也就是在今天晚上,我再次碰到了她,她和她男朋友在一起,而且還當面羞辱了我一頓."

"所以,你沒臉見人了,很傷心?"

女孩捂著嘴巴一笑,笑嬉嬉說道.

"正好相反,他們羞辱了我一頓之後,很快被抽了臉,讓她的男朋友瞬間變的比我還窮.之後,她男朋友氣不過來,找了人來打我,于是,反被我打傷了.至于後面發生了什麼,我不想你也知道了."

葉子凌說道.

"咯咯!"

女孩偷笑了起來,"你這個人真有趣,說的話跟小說劇情一樣.你以為我沒看過小說啊?這分明就是都市小說的劇情.像你這種吊絲,還打別人的臉?真是笑死我了."

葉子凌也沒辯解,反正是第一次見面,就當跟一個陌生人聊天.

"對了,還沒自我介紹.我叫方晴,方向的方,晴天的晴."

女孩伸出了一只手來,向葉子凌握手道.

"我叫葉子凌,一名中醫."

葉子凌握住了方晴的手.

"一點都不像中醫,我看你到像個上班族,你又是騙人的吧?"方晴賊賊笑道.

"丫頭,你又看錯了."

葉子凌白了一眼,什麼眼光,什麼都看錯.

"哼!我才沒看錯呢!分明是你在騙人."

方晴皺了皺小鼻子,一副強硬的態度.

"小妹妹,你的慧眼這麼獨具,要不替哥哥看看,看哥哥是干什麼的?"

方晴和葉子凌聊天說話時,旁邊桌子上傳來了一個男人的聲音.

葉子凌和方晴看了過去時,只見隔離的桌子上坐著四個男人,這四個男人都是二三十歲的人,一個個光著膀子,身上刺著刺青,露出了壞壞的笑容對著方晴道.

"一群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的土狗!"

方晴惡心的鄙視道.

"死丫頭,你說什麼?"

那四名大漢一聽,立刻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