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殺人
g,更新快,無彈窗,!

第44章殺人

"討厭……"

周小靈故意輕輕掙紮了幾下,不過,還是跟在後面.

一見周小靈風韻的樣子,暴蛇更為興奮了起來.

"走!"

其他的流氓們一個個跟在後面,很快,房子里只剩下了陳光一個人.

"賤人~!"

陳光慢慢掙紮的站了起來.

他此刻算是知道當時葉子凌的感覺了,讓他沒想到,那種事情這麼快發生在自己的身上.

正如葉子凌所說,那個女人就是一雙破鞋,肮髒的讓人不能再髒了.

只是,陳光不明白,暴蛇為什麼會受傷?為什麼會來打自己?為什麼知道自己沒錢了?

難道……那個蠢貨碰到了陳潔的保鏢?

一定是這樣,一定是……

除了這點,陳光真想不到還有什麼讓暴蛇傷成這樣了.

"其實,在做一件事之前,就應該想到這件事將來所發生的後果?你知道,你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嗎?"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冷漠的青年聲音響在了陳光的身後.

"誰?"

陳光大驚,立刻轉過頭去.

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門再次被打開了,門口站著一名身穿休閑裝的男子,男子正抽著煙,靠在了牆壁上.

陳光看過去時,門順便被關上了.

"你……葉子凌?"

陳光眼睛瞪大,這個人不是葉子凌是誰?

"沒錯,就是我!"

葉子凌笑了笑,走了過來,然後坐到了沙發上.

葉子凌沒有去什麼五金店,而是跟著那些流氓來了這里.

"你是特意來看我笑話的嗎?看我被打,看我的女人被搶走?"

陳光咬牙切齒說道.

他此刻的心情的確很不好受,心里的傷比外表的傷都要重.

"不,你錯了.你被打,與我無關,你的女人被搶,更與我無關.事實上,我來這里,有另一件事."

葉子凌再次為自己點了一根煙,淡淡的笑說道.

"什麼意思?"

陳光臉色一變,這個家伙難道也是來打自己的?

"你知道醫生最擅長什麼嗎?"

葉子凌看到陳光的樣子後,卻露出了一絲戲謔的笑容來.

"當然是治病?哼!我可不相信你是特意來治我的傷的?"陳光諷刺道.

"唉!有一點你對了,也有一點,你錯了.我的確不是來救你的,但是……醫生最擅長的不是救人,而是殺人.因為醫生知道一個人吃什麼東西會死,知道一個人受傷時,觸動那個地方可以讓人喪命,更知道,一個人最虛弱的地方在哪?"

葉子凌滿臉天真的解釋道.

"你……你說這些是什麼意思?"

陳光臉色蒼白了起來,不斷的開始退後.

他發現,眼前這個人就是惡魔,一個可怕的惡魔.

他難道想殺自己滅口不成?

"這麼說吧!其實你和我根本沒有仇,你搶走了我女朋友,這只能說明我沒本事.我心服口服,但是……有一點你做錯了,你不該今天晚上羞辱我,更不怕,讓那些流氓去砸我的診所.你知道嗎?有句古話是這麼說的,甯毀十座城,也不搗一家醫館.而你們的做法,完全觸怒了我葉子凌."

葉子凌邊抽煙,邊說道:"我葉子凌的確是一個窮醫生,沒有身份,也沒地位.但是,我有尊嚴,可你們偏偏觸動了我最在乎的東西."

"你到底想怎麼樣?"

陳光被葉子凌這麼說起,他感覺越來越恐懼了.

他的話語完全擊破了陳光內心的防線.

"這麼說吧!我其實想報仇,讓你得到報應,讓那些流氓也得到報應."

葉子凌說出了自己的目的來.

"如果,我在你身上做點手腳,讓你死在這里,警察一直會查到那群流氓身上,那群流氓也就理所當然的被抓進監獄,重的或許槍斃,輕的至少也要叛十年以上的有期徒刑.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葉子凌站了起來,滿臉詳和的說道.

"不……不……"

陳光一聽,快速站了起來,朝著房間里就逃.

"唰!"

葉子凌一個閃身,馬上來到了陳光的身後,他手里的針隨意一紮出,紮下去後,馬上收回,然後轉身朝著屋子外面行走了去.

直到葉子凌消失在了屋子里,陳光的眼珠子逐漸瞪大,然後眼睛充血,身體慢慢倒了下去.

甚至,到死他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死的.

葉子凌的到來和離開,沒有半點動靜,他就跟幽靈一樣,來的無形,去的無影.

離開了這棟樓層之後,葉子凌來到了一個公用電話旁.

"喂!警局嗎?這里是三環路孔雀小區,我要報警,對!孔雀小區三棟八樓出現了打架斗毆流血事件……"

葉子凌點通了警局的電話,將陳光家的地址說了出來,說完後,才掛斷電話.

將電話掛斷之後,葉子凌為自己點了一根煙,不緊不慢的朝著街道另一頭行走了去.

忽然之間,他覺得內心深處隱藏了一頭惡魔,無比的邪惡.

但是,對于這種邪惡,葉子凌卻沒有半點陰影.

……

暴蛇把周小靈帶到了他的住處之後,直接把周小靈拉進了房間里,兩人又是一翻親吻.

"寶貝,以後就讓我來養你吧!那種廢物根本滿足不了你."

暴蛇將周小靈抱到了床1壞笑了起來.

"好!"

周小靈也開始迎戰而上,陳光破產了,別說是養她了,就是養他自己也不可能.而且那個家伙就是三分鍾就倒的貨色,哪能跟暴蛇比?

雖然暴蛇是外面混,可跟了這種人也風光不是?

兩人玩的火熱之後,于是開始上馬,繼續奮戰了起來.

"不許動!把手舉起來!警察!"

就在兩人干的火熱時,忽然,門被撞開了,從門外沖進來了一共十幾名警察.

"啊……"

警察一沖進來,周小靈和暴蛇都大聲尖叫一聲.

各自停下了動作,把衣服將身體包圍了起來.

"來人啊!把人帶走."

帶隊的是宋心蘭.

就在剛不久前,有人報警,誰知道小區中出現了打斗聲,而且有流血事件.等到了警察趕過去一看,他們發現有一個男子活活被打死在了房子內.

于是,經過了一翻調查,最後斷定,被毆打的男子叫陳光,毆打他的是一個叫暴蛇的混混.

于是,根據了線索條查,宋心蘭才帶著弟兄們來到了這里.

可是,讓他沒想到,這個流氓居然還跟一個女人在辦那種事?

"警察同志,你是不是誤會了?她是我女朋友,我沒有涉黃啊?"

暴蛇趕緊站起來解釋道.

"誰管你這個?現在,我以謀殺罪逮捕你."

宋心蘭怒道.

"謀殺罪?"

暴蛇仿佛覺得自己聽錯了.

"這位小姐是陳光先生的女朋友吧?哼!不久前,你帶著一群人闖進陳光先生的房間里,將他活活打死,這件事,你還敢抵賴?"

宋心蘭怒道.

"什麼?陳光死了?"

不僅是暴蛇,連周小靈也傻眼了.

那種情況下,陳光居然死了?這怎麼可能?

"來人啊!把他們統統給我帶走."

宋心蘭怒喝一聲.

殺人案,可不是一般的案子.

"是,隊長!"

幾名警察走了過來,直接用手扣扣住了暴蛇和周小靈.

"哼!真他媽的惡心,男朋友剛被打死,就跟凶手在這里干這種苟且的勾當."

宋心蘭感覺一陣惡心,轉身朝著外面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