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悲慘的陳光
g,更新快,無彈窗,!

第43章`悲慘的陳光

"走,我們走,我們走!"

暴蛇一聽,趕緊招呼弟兄們快速就逃.

再來?傻瓜才來.

這個家伙根本就不是人,下次別說是三萬了,就是三十萬也不來了.

看著他們離去後,葉子凌才將那份邪惡收了回來.

"好厲害!好棒喔!"

小欣這個時候眼睛閃撲閃撲的走了過來,小臉紅撲撲的,別提多麼激動了.

那麼多流氓來砸診所,居然全部都被葉子凌弄趴下了,而且還賠了兩萬?

"葉子凌,不!子凌!哎喲!葉醫生,葉姐夫!你是怎麼做到的?怎麼做到的?可以教我嗎?教我?"

小欣跑了過來,拉住了葉子凌的胳膊搖晃來搖晃去,滿臉期待的問道.

"小欣!"

小巧怒瞪了自己妹妹一眼.

"我又沒跟你說話,我跟我姐夫說話!姐夫,你讓那些壞蛋站著不動,你用的是中醫嗎?把針紮住他們的穴道那種?"

小欣給自己姐姐一個鬼臉,又繼續追問道.

"你說的沒錯,我用針紮住了他們的穴道,讓他們沒辦法行動."葉子凌解釋道.

"好棒!"

小欣水汪汪的眼睛看著葉子凌,一副粉絲看向偶像的表情.

"這叫針穴,以針封穴,極為危險.稍微不注意,就會有人命危險."

小巧瞪了妹妹一眼.

不過,話雖如此,她的確有些佩服葉子凌.

在那麼快的速度下,那麼多人的情況下,每一針都正中對方的止穴.

"哼!那又怎麼樣?我姐夫那麼厲害,要是肯教我的話,我一定能學會的."小欣得意說.

"你……"

小巧聽小欣這話,感覺有些刺耳.特別是左一句姐夫,又一句姐夫的情況下,讓小巧有些不適應.

"你想學的話,就好好的念書.連基本知識都不知道,怎麼學?"葉子凌提點道.

"恩恩,我會的!姐夫在上,請授小姨子一拜."

小欣激動的合掌說道.

"咳咳!"

葉子凌咳嗽了一下,怎麼總覺得這丫頭嘴里的話說的怪怪的.

就算,你在討好我,要我教你針穴,你也不用這樣吧!

"小欣,別胡鬧了.家里的門和玻璃牆都被砸了,唉!修複的話,不知道要多長時間."

董小巧拉住了自己妹妹,看了診所一眼後,搖頭歎了口氣.

在華夏的傳統中,醫館是一個神聖的地方.一個醫館中,不知道救了多少人.

可是,到了這個年代,居然有人為了尋仇,卻來砸醫館.

"那些人是什麼人?為什麼要來砸正心堂?"

董小巧走到了門口,處理一些破碎的玻璃時,隨口問道.

"一些無聊的流氓吧!算了,事情都過去了,走吧!進去看看."葉子凌安慰道.

"恩!"

董小巧點點頭.

"小欣,你和你姐打掃下衛生,我去附近看看,還有沒有沒關門的五金店."

葉子凌對著小欣說道.

"好!"

小欣很爽快的答應了.

為了學習葉子凌的針穴,她決定以後對葉子凌言聽計從了.

葉子凌聽後,拿出了香煙為自己點了一根,然後朝著黑暗的街道上走了去.

……

周小靈的住處.

陳光正趴在了周小靈身上不斷的耕耘著,這時,陳光停了下來.

"媽的,老是這樣,不到三分鍾就不行了.浪費老娘的表情!"

周小靈生氣的將陳光推開.

"還不是因為天天跟你做的原因?怪起我來了?"

陳光白了一眼.

現在,他家暫時不能回了,所以只有來周小靈這里.

"哼!"

周小靈圍起了睡衣,然後起身就朝著洗手間走了去.

"咔!"

房門在這個時候卻被推開了,從門外走進來了一群人.

"啊……你們是誰?"

周小靈大吃一驚看著門口的人.

"暴蛇哥?你們怎麼來了?"

陳光看著門口的這群人,臉色蒼白的問道.

暴蛇沒有立即回答,卻露出了冷笑走到了周小靈身邊,手直接捏住了周小靈的胸,周小靈掙紮了幾下,但是卻停了下來,一張臉蒼白的看著暴蛇.

"暴蛇哥,您……您這是……"

陳光看到暴蛇正在調戲自己的女人,他哪會坐著不管.

"你的女人不錯,正好老子有一肚子的火,今天晚上給我用了.弟兄們,把陳光給我拉出去,打到我完事為止."

暴蛇冷冷說道.

"是,老大!"

暴蛇的弟兄們拉起了陳光朝著外面就跑.

"暴蛇,你他媽的什麼意思?老子是你的雇主……"

陳光不斷的掙紮,對著暴蛇大聲吼道.

可是,根本沒有人回答他,而且門直接被關上,房間里只剩下了暴蛇和周小靈.

"暴蛇哥,我……我……"

周小靈畢竟也是經曆過風風雨雨的人,此刻哪不知道暴蛇要做什麼?

而且,從他的傷來看,他明顯在之前就出事了.

"你不是沒滿足嗎?今天晚上陪我……"

暴蛇拉過了周小靈,朝著床1上撲了過去.

外面響起了痛苦求饒的聲音,里面則是風雨的聲音.

此刻,暴蛇完全把火氣發泄到了周小靈的身上.

他暴蛇混了十幾年,還是頭一次吃這麼大的虧?

賠了兩萬不說,還被對方打了一頓?更重要的是,這個陳光根本就沒錢,他徹底破產了.

那麼也就是說,自己被這個小子給利用了?

半個小時後,暴蛇從房間里面走了出來,懷里還半抱著周小靈,周小靈一臉滿足的樣子依偎在了暴蛇的懷中.

至于大廳的地上,陳光滿臉是血的趴在地上,虛弱的看著暴蛇.

"你他媽的一個窮光蛋,居然也敢利用老子?知道老子的傷是怎麼來的嗎?就他媽的被你給陰的."

暴蛇對著地上的陳光吼道.

"不過,你的女人到是不錯.從今天開始,她就屬于我了.反正你已經破產了,別說是養個女人了,就是你自己,也他媽的養不起."

暴蛇的仇恨發泄完了,心里也舒服多了.

"小靈,跟我回去吧!咱們再繼續."

暴蛇摟住了周小靈,朝著外面走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