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揍人
g,更新快,無彈窗,!

第42章揍人

這一刀之快幾乎眨眼就來到了葉子凌的腦門前.

葉子凌看到這一刀落了下來,眼里充滿了無窮無盡的殺機.他們與自己有仇,可是來找自己報,可他們不該破壞診所.

"唰!"

刀子落下時,眼前的速度變慢了,葉子凌一個閃躲,直接閃開了那一刀的攻擊.然後,提起了手里的棒子,當頭一棒朝著暴蛇的後腦勺砸了過去.

葉子凌是一名醫生,他動手很有分寸,而且根本不會傷到對方的要害.

"啊……"

暴蛇的刀子落空,可腦袋卻被砸了一棒子,讓他的身體朝著前面一砸下.

"你……你……"

暴蛇這才反應過來,葉子凌已經站在自己身後了.

難道今天碰鬼了嗎?他哪那麼快的速度,一眨眼就來到自己身後了?

"你不是喜歡砸嗎?很好,我陪你砸!"

葉子凌將煙蒂丟到了一邊,手里的鐵棒直接掃了下去,鐵棒落到了暴射的耳朵上.

"蓬!"

"啊……"

耳朵本身就跟脆弱,現在一棒子落下,緊貼在腦袋上.就如同耳朵被切割了下來一樣.

"我的耳朵,我的耳朵……"

暴蛇捂住了耳朵,大聲痛哭了起來.

"打一下就知道痛了?這才剛開始呢!"

葉子凌狠狠的冷笑.

每個人內心深處都隱藏著一頭,葉子凌內心的惡魔被激發了,他不知道這些人為什麼這麼做.但是,卻完全觸怒了葉子凌.

"蓬!"

葉子凌話剛落下,鐵棒朝著暴蛇的手掌上砸了下去,那幾根手指徹底變形了.

"啊啊……殺人了,殺人了,救命啊!殺人了."

暴蛇嘴里大喊大叫.

他喜歡打人,經常打著弟兄們做這種打人的買賣.誰知,今天他居然被打了.

"殺人是吧?"

葉子凌越來越火,鐵棒朝著暴蛇的頭頂砸了下去,棒子落下,暴蛇額頭上鮮血暴飛.

"啊……"

暴蛇痛苦的捂住了腦袋.

"蓬!"

葉子凌再次揮起了棒子一掃,狠狠落到了暴蛇的腦袋上,讓暴蛇的身體直直的倒在地上.

"別打了,別打了,求求你,別打了.我知道錯了,我真的知道錯了!"

暴蛇大聲哭泣.

"知道錯了?"

葉子凌將腳踩在了暴蛇的臉上,然後狠狠的扭動,讓他的臉貼著地面擦動,鮮血順著臉不斷的滲透了出來.

"那你說說,你錯在哪了?"葉子凌邪惡的說道.

診所是一個救人的地方,可是,這個人尋仇卻來砸診所,這是缺德.

自古以來有這麼一句話,甯拆十座廟,也不拆一樁婚.甯毀十座城,也不拆一家醫館.

可這些人的做法,完全觸犯了眾怒,特別在一名醫生眼里,救人的地方,就是一片純淨的聖地,不容褻瀆.

"我錯在不該砸診所,我真的知道錯了.求求你,放過我吧!"

暴蛇邊哭邊叫喊道.

"那砸毀了診所的經費怎麼辦?"

葉子凌凶狠的問道.

"我賠,我賠!"

暴蛇哭泣的說道.

"小巧!"

葉子凌將腳移開,這個時候看向遠方傻住的董小巧和小欣.

她們姐妹兩完全被葉子凌的舉動嚇住了,十幾個流氓啊?居然被他制伏了?而且,除了地上那個外,其他的人竟然傻站在原地一動不動?中邪一樣?

這……這真是葉子凌干的嗎?

"門窗被毀,計算一下看需要多少錢才能修複."葉子凌直接開口道.

"好,好……"

董小巧還沒回過神來,但是在葉子凌這麼一說起,立刻跑了過來.隨後計算了起來.

"一萬足夠了."

董小巧計算了一下,回答道.

"賠兩萬吧!"

葉子凌對著暴蛇道.

"啊……"

暴蛇似乎覺得自己聽錯了,不是說一萬嗎?為什麼要賠兩萬?

"損失的東西只有一萬元左右,可是人工費,精神損失,醫藥費等等加起來值一萬嗎?"

葉子凌冷冷說道.

"值,值……"

暴蛇很想大哭一場.

接這筆生意才三萬,現在……對方不僅沒被打,自己反被打了,甚至還要賠償對方兩萬?

這種虧本買賣,能做嗎?

"現金還是轉帳?"

葉子凌問道.

"轉帳,轉帳!"

這個時候,誰還帶現金啊!

說到這里,暴蛇拿出了他的手機.

"小巧,你的微信帳號多少?"

葉子凌開口問道.

"子凌,這……"

董小巧總覺得這像敲詐.

"你想自己承擔這筆損失?"葉子凌知道董小巧很善良,善良的有些讓人覺得像張白紙.

可是,這樣的人生存在這個社會中,只有被欺負.

"那好吧!"

董小巧歎了口氣,然後報出了自己的微信號,很快暴蛇將兩萬塊錢轉了過來.

"大哥,我也賠償了,是不是可以把我的弟兄們放了?他們……他們這是……"

暴蛇疼痛的站了起來,一雙忐忑的眼睛看著葉子凌說道.

這下連董小巧也露出不解的眼睛看著葉子凌.

葉子凌笑了笑,手中的金針出現,然後在那些流氓身上,一人紮了一下.

"針穴?"

董小巧見後,大吃一驚.

針穴的意思很簡單,就是利用針紮中別人的穴道,讓對方穴道停止,比如動穴,讓人動作加快,止穴可讓人停止行動.還有啞穴,死穴之類的.

只是,針穴失傳多年了.

葉子凌他是怎麼知道的.

"大哥,我們……"

那些流氓們一個個被解穴了,在他們可以行動時,一個個身體朝著地上一軟,全身無力.

"走,我們走!"

暴蛇大喝一聲.

"走!"

流氓們一個個爬了起來,他們雖然被止了穴,可剛才的事情,他們都放在眼里.這個小子實在太詭異了,要是再沖過去報仇,那根本是找死.

"站住!"

葉子凌叫住了他們.

"大哥……"

被葉子凌這一叫,暴蛇的腿有些發軟,他可是知道這個人有多詭異.

"在這里,我警告你們一句,你們跟我有仇,可以來找我麻煩.但是,不要砸診所.如果下次再被我碰到,可不止砸幾下那麼簡單……"

葉子凌猙獰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