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勃然大怒
g,更新快,無彈窗,!

第41章勃然大怒

陳潔是一個說話很爽快的人,既然葉子凌他們都這麼說了,她也沒有派人去送他們,不過,卻還是把他們送下了樓.

"大小姐,我們要回去嗎?"

文叔走到了店鋪外面,來到了陳潔身邊.

"走吧!回去!另外通知一下財務的人,連夜把陳光的帳給我查出來."陳潔朝著一輛豪華的奔馳內走了去.

"大小姐,真的查?"

文叔本以為陳潔只是嚇嚇陳光來給葉子凌的面子,誰知道大小姐真要這麼做.

"為什麼不查?陳氏集團是我陳潔的,不是他陳光的.如果他爸想參與進來,那就一起給我查."

陳潔冷哼一聲.

不知道為何,剛才和葉子凌他們一起吃飯,看到董小巧總是搶話,總是抵觸自己的樣子,陳潔就很不舒服.就好像,她搶了自己的東西一樣.

而且又看到葉子凌和她們那麼親密,自己心中就是不舒服.所以內心深處就想為葉子凌做點什麼,去接近他.

"好!"

文叔馬上開始打電話.

同時,走進了車子內,開著車子朝著另一個方向開去.

"子凌,以後別跟這種人走在一起知道嗎?"

小欣,小巧,葉子凌三人走在了街上,朝著家里走去時,董小巧一副老板的樣子,嚴肅提醒葉子凌道.

"為什麼?我覺得陳潔姐挺好的,我吃了那麼多東西,都沒要我們的錢."

小欣馬上替陳潔說話.

"小丫頭知道什麼?你沒看到今天的事情嗎?那個陳光就是因為有錢才欺人太甚.雖然陳小姐不是那種人,可她畢竟是陳光的妹妹."

小巧畢竟也是女人,女人的感覺是不會有錯的,那個陳潔看葉子凌的眼光就有些不對勁,這分明就是曖昧的眼神.葉子凌要是再跟她吃幾頓飯,魂都會被她給勾走.

"哼!我看她就是好人."

小欣怒怒的說.

"行了,你們兩就別吵了.那個陳光的確不是什麼好東西,至于陳潔,我看她一定是好人.雖然我跟她也只有一面之緣,但我的感覺是不會錯的."

葉子凌趕緊插嘴道.

"反正我就是不允許你以後跟她見面."董小巧嚴肅的看著葉子凌道.

葉子凌一楞,平時小巧那麼懂事,可今天這是怎麼啦?

"哼!"

小欣不爽的看了姐姐一眼,腦袋朝著旁邊扭了過去.

"砸,給我砸!"

"咔嚓!"

"轟隆!"

就在葉子凌他們安靜的走到了診所附近時,就聽到了一陣打砸聲響起.

他們一起朝著前方看了過去時,就看到一群人拿著錘子,拿著石頭朝著診所的門一頓亂砸,同時連玻璃牆也被砸成了幾個大洞.

"什麼?"

董小巧一張臉變的蒼白了自己.

診所居然被人給砸了.

"你們干什麼?"

葉子凌大喊一聲,快步朝著診所的方向奔跑了去.

那幾個正在砸正心堂診所的流氓一見葉子凌跑了過來,非但沒有停下,反而砸的更凶猛.

"弟兄們,給我砸!"

為首一個黃毛對著他的弟兄們大聲吼道.

"住手!"

葉子凌勃然大怒,拉住了那個黃毛朝著後面一拉.

那個黃毛一個踉蹌,直接摔倒在地.

"哎喲!打人?你他媽的敢打老子?弟兄們,這個小子敢打我,你們說,怎麼辦?"

暴蛇從地上爬了起來,大聲說道.

沒有錯,這個黃毛就是陳光請來的打手,暴蛇.

暴蛇經過了一翻打探,才知道葉子凌在正心堂診所工作,之後,他們二話不說,就對正心堂一頓打砸.

現在這個叫葉子凌的小子回來了,暴蛇剛才這麼一個摔交,也就有了廢這個小子的理由了.

"媽的,敢打我老大.小子,你死定了."

"別那麼多廢話,弄死他."

其他正在打砸的流氓們一見,一個個舉起了棒子朝著葉子凌沖了過來.

"住手!"

董小巧和小欣從後面追了過來,兩姐妹臉色蒼白,可是她們離診所太遠了,只能眼睜睜看著葉子凌被這群流氓毆打.

可是,在她們擔心時,奇跡的一幕發生了,一個流氓將鐵棒朝著葉子凌的腦袋砸過去時,葉子凌居然閃了過去,緊接著,葉子凌手里出現了一根針,針一紮下,那名流氓不動了.

"這……"

小欣和董小巧傻傻的看著前面,這到底怎麼回事?那個沖過來的流氓居然舉起了棒子在半空中.

"給我朝死里打!"

暴蛇沒去在乎他另一個手下為什麼沒動了,他直接提起了一把刀片子朝著葉子凌砍了過去.

他們夠凶狠,可這一切在葉子凌面前實在太慢了.

"唰!"

在暴蛇這把刀砍下去時,葉子凌借助了金針,身體如幽靈一般,在當場閃了個遍,在他閃了一遍後,那群流氓都已經舉起武器僵持在半空中,就好像時間靜止了一樣.

可暴蛇的刀還在朝著下面揮砍中.

"什麼?"

暴蛇的刀子落了下去,可眼前的葉子凌消失不見了,這還不算什麼,更重要的是,他的那些弟兄,一個個舉起了棒子站在原地,嘴巴瞪大,露出凶狠的樣子一動不動的站在那里.

"怎麼回事?怎麼……"

暴蛇轉過身,看到自己的小弟們都傻站在原地的樣子後,徹底的傻眼了.

他們難道中邪了不成?

"你知不知道?你做了一件很愚蠢的事?"

暴蛇不知所措時,葉子凌的聲音響了起來.

暴蛇轉頭看了過去,只見,葉子凌站在他眼前一名小弟的旁邊,他為他自己點了一根煙,然後從那名小弟舉起的手里拿過了一根鐵棒.

"你他媽的是人還是鬼?"

暴蛇臉色蒼白的問道.

他都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在眼前的人消失不見了,甚至……自己的弟兄們一個個也都中邪了.

"當然是人?聽清楚了,我叫葉子凌,一名中醫!"

葉子凌提著鐵棒一步步走了過來.

"中醫?中你妹,老子砍死你."

暴蛇怒吼一聲,手里的刀子朝著葉子凌砍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