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國之精髓
g,更新快,無彈窗,!

"哈哈哈哈!小伙子,這里可不是拍電影,也不是寫小說.蠱?這個世上真有這種東西?"

黃偉忽然大笑了起來.

"宋警官,麻煩你把這個搗亂的人趕走,不要耽誤我的時間."

黃偉對著女警說道.

女警也覺得有些道理,這個年輕男子分明是在胡說八道,之前他說的話似乎有道理,但是說到蠱,這簡直跟說笑話一樣.

"先生,不要胡鬧了.這里不是你能來的地方!"

女警開口道.

"不想要他死的話,最好不要動我."

葉子凌冷冷說道.

說話時,手里出現了一根金針.

"你……"

女警也被葉子凌給激怒了,好像在說自己要害了患者一樣.

"喲!還針呢?你不會告訴我,你是一名中醫吧?這什麼世道了,還中醫?都說中醫害人,這一點都不假."

黃偉在一旁譏諷的笑了起來.

"中醫者,國之精髓.今日,我就讓你看看我們中醫的強大."葉子凌絲毫不在乎黃偉的那些話,連本都忘了,也愧做醫生.在葉子凌看來,這簡直是一個笑話.

說到這里,葉子凌手中的金針朝著患者身上紮了下去.雖然金針沒有出現那層光芒,讓葉子凌看清楚患者的身體內的情況,但是,此人中蠱這種事情絕對不假.

"嘔……"

幾針下去,患者忽然身體一顫,嘴里嘔吐了起來.

"啊……"

那幾名警察見後,立即松開了手,因為患者嘴里嘔吐出了一口口烏黑的血液,血液中還蠕動著一些細小如頭發一樣的蟲子.

"這是……"

在一旁嘲諷的黃偉馬上凝結了笑容,至于女警卻瞪大了眼睛.

他們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看到這種情況.

"硫磺,木桶,趕緊給我准備."

葉子凌沒有在乎周圍的震驚,立即喊道.但是沒有一個人去行動.

"說你呢?"

葉子凌對著女警大喝一聲.

"你……"

女警被葉子凌叫住了,一見對方這表情,一股怒火就升了起來.

"好!"

女警指了指葉子凌,馬上轉身離去.

這時,過了不久,女警拿著一個木桶和一些硫磺走了過來.

葉子凌接過了這些東西後,將硫磺灑到那些烏黑血液上,又將患者攙扶到了桶邊,讓他嘔吐到桶子內.

"大夫,我……我這是什麼病?我不那麼難受了,但是……但是我現在很餓……"

患者嘔吐了一陣後,看著葉子凌問道.

"你放心吧!我很快就會把你的病醫好的."

葉子凌給了他一個自信的眼神,隨後,手中的金針在他身上繼續紮了幾下,幾針下去,葉子凌發現了一件事.

這個患者比小雪母女都要嚴重,只是,這個人的抵抗力太好了,才遲遲沒有發現.

"大哥,把這個服用下去."

葉子凌把醫藥箱內的幾個包包拿了出來,然後將一些藥粉融到了一起遞給了患者.

"慢!"

患者要服用時,黃偉的聲音卻在這個時候響了起來.

"天麻,砒霜,硫磺,紫毒?"

黃偉不愧是院長,很快就認出了這幾種藥.

"你……你想害死他嗎?天麻是大補,你卻磨粉給他服用,這樣會讓他上火.砒霜就不用說了,這是劇毒,硫磺是輕毒物,會導致身體腐爛,紫毒是去火的瀉藥.你居然把這些藥融合到一起?這些藥就是殺死十頭牛都狗了,你居然給人吃?這……這就是你們所謂的中醫開的方子?"

黃偉氣急敗壞的說道.

要不是他來的及時,恐怕這個患者被醫死了.

"什麼……"

周圍那些年輕醫生們一聽,一個個指指點點了起來,連同居民們也驚住了.其他的藥,他們或許不懂,但是砒霜他們知道啊!

這是害人的毒藥.

"唉!還愧稱醫生,連國之精華都忘了.你難道沒聽說過,以毒攻毒嗎?天麻是大補,紫毒是泄火,兩者均勻.砒霜是劇毒,硫磺是解毒,兩者再次均勻.而四種藥融合為一體,卻形成一種全新的藥性,知道這種藥性是什麼嗎?"葉子凌嘲諷一笑.

"什麼藥性?"

對于這個,黃偉的確不知道.

"回去看書吧!或者,去問你老師."

葉子凌失敗的搖了搖頭.

"你……"

黃偉氣的想噴血了,去問老師?這不是說他沒見識嗎?

葉子凌沒去理會黃偉,繼續看著患者道:"這位大哥,如果你相信我葉某人,就把它服下去.只有它才能救你."

"大夫,我相信你."

中年男人相信葉子凌的話.

至于那個黃偉,他死也不相信,他分明不是失心瘋,可這個老東西居然硬說他是失心瘋,差點還害了他的性命.

話說完,中年男人直接服用了藥物.

在藥物入喉之後,中年人再次大口嘔吐了起來,而且嘔吐的越來越厲害.

"嘔……"

中年人大口的嘔吐下,這時,只見一條條足足大拇指大小的黑色蟲子從他嘴里吐出,他吐了足足半桶才停下來.

這一幕,驚住了在場所有的人,無論是醫生們,警察們,還是村民們都嚇住了.

黃偉感覺自己的臉一陣火辣的疼痛,現在這個年輕人治好了患者,那證明了自己的無能嗎?

甚至,自己還想方設法去整他?跟他講醫學道理?

這……這根本是自欺其辱.

"那個女警,趕緊打一桶清水過來."

葉子凌對著女警大喊一聲.

"我……"

女警實在有些生氣,她忽然覺得自己成為這個家伙的丫鬟了,聽他的使喚.他似乎還上癮了.

"你等著!"

女警不懷好意的轉身離去.

但是很快水提了過來.

"大哥,漱下口吧!"

葉子凌將水遞給了中年人.

中年人虛弱的接過了水,然後漱口了起來.

當他覺得清洗完畢後,這才停了下來.

"把手給我!"

葉子凌說道.

中年人馬上將手遞了過去,葉子凌直接拿起了金針紮了下去,血液流出,血液是紅色的,但同時一片金黃的光芒出現在了葉子凌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