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蠱蟲
g,更新快,無彈窗,!

葉子凌和董小巧很快離開了廚房,來到了診所里.診所內的一張病床-上,此時正躺著一個大約二十歲左右的少女,少女面黃肌瘦,頭發枯黃,全身無力,而且瘦的有些皮包骨,加上穿著一身帶泥的土布裝後,讓人看起來,就好像一個丟棄的布偶一般.

"大夫,求求你了,救救我女兒吧!"

在少女旁邊是一名看起來四十里歲的婦女,婦女一身農家打扮,雙眼通紅,這分明就是好幾天沒睡過覺的樣子.

她一看到了葉子凌和小巧走了過來,她第一時間就是來下跪.

"大嬸,你這是干什麼?趕快起來!"

葉子凌一見,馬上一個健步,立即攙扶住了婦女.

"大夫,求求你了,我就這麼一個女兒.我不能沒有她啊!"婦女雙眼含淚的看著葉子凌.

"子凌,這位大嬸叫譚桂英,是病人的母親.不知道出于什麼原因,病人和譚大嬸在田里干活時,忽然昏倒了,而且一昏迷就是三天,這三天來,病人至少瘦了十五斤以上.剛才我也診斷了下,根本查不出原因來."

董小巧在一旁解釋道.

葉子凌點了點頭,看著譚桂英道:"譚嬸,你先去一旁歇息吧!這里交給我就行了."

葉子凌一眼就看出了這對母女是莊稼人,從鄉村千里迢迢來到云城,可因為荷包拮據,去不起大醫院,才來了正心堂診所.

既然,她們母女選擇了正心堂,葉子凌肯定不會讓她們母女失望.

"謝謝大夫,謝謝大夫!"

一聽要救女兒了,譚桂英馬上顫抖的點頭.

"小巧,你先給譚嬸煮一碗姜湯,然後給她做點吃的."

葉子凌對著董小巧吩咐道.

這幾天來,譚桂英一直都在為女兒擔心中,而且一里奔波而來,別說是吃飯了.葉子凌甚至懷疑她有沒有喝水.

要是她女兒醒了,她卻倒下的話,事情恐怕就麻煩了.

"好!"

董小巧馬上離去.

在董小巧離去後,葉子凌開始靠近起了那個面黃肌瘦的少女.

"奇怪?"

葉子凌不由得一楞.

這少女分明就是重病,但是,自己的金針居然沒有絲毫反應,或者說……自己的金針失去作用了?

失去作用?這簡直是玩笑話,他剛才還是救了人的.

"大夫,小雪怎麼樣了?"

譚桂英在一旁焦急的問道.

"譚嬸,我們醫生講究一個靜字,麻煩你去外面等行嗎?"

葉子凌不好意思的說道.

"好,好!我去外面等,不打擾大夫了."

譚桂英眼里,大夫說的全部都是對的,她根本不敢懷疑,所以只有轉身朝著外面走了去.

眼看譚桂英離去,葉子凌拿出了一把手術刀,刀子輕輕切開了這個叫小雪的少女的手指,她的手指被切開,很快血液流了出來.

只是,手指里流出來的居然是烏黑的血液.

血液一流出,金針卻有了反應了,金黃的光芒出現在眼前,葉子凌把小雪全身上下看了個遍,內髒的各個部位等等都進入到了眼里.

只是……人體的內髒里面應該是充滿活性,充滿血色的,可是小雪身體內則是一片烏黑.

在那血液中,還蠕動著一些頭發大小的小蟲……

"蟲子?好多的蟲子……"

葉子凌吸了口涼氣,不僅是小雪的身體內,還是她流出的血液中,全部都是細小的蟲子.

接著,葉子凌楞住一刻,腦海中卻出現了一些意識.

噬心蠱,以吞噬人體的精血為主,此蠱可在空氣中,水流中傳染.去蠱的方式有,天麻,砒霜,硫磺,紫毒四大類材料.

這些意識的出現,就跟第一次救那個心髒衰竭的女病人一樣,腦海中冒出莫名其妙的意識出來.

葉子凌也很清楚,之所以有這種意識,完全取決于是金針.

"封住天土血和體脈,阻止噬心蠱流通."

葉子凌喃喃的開口,手中的金針立刻出現了,同時在小雪的身上出現了幾個紅色的光點.

他提起了金針刺了下去,連續幾針下去,小雪身體內的蠱蟲居然蠕動的速度沒有那麼頻繁了.

"嘔!"

葉子凌把針抽回來一刻,小雪的身軀一翻滾到了床邊,嘴里大口的嘔吐了起來.

她嘴里吐出來的,全部都是烏黑的血液,血液中蠕動著一些細小的蟲子.

"蠱?怎麼可能會中蠱?"

葉子凌實在想不明白.

蠱這種東西傳自苗疆,只是苗疆人一向封閉在大山中很少與外界接觸,那些會蠱的人一般不會出門.

可為何在云城這種地方會有人中蠱?甚至還是普通的村民?

對于這點,葉子凌非常不解.

小雪嘔吐了一陣後才停了下來,但是嘔吐完後,她比之前更加虛弱了,好在這個時候,她已經醒了過來.

"你……你是大夫?我媽媽呢?"

嚴小雪虛弱的看著葉子凌,聲音顫顫的說道.

嚴小雪是一名女大學生,暑假回到家里,幫媽媽在干農活時,誰知忽然一陣眩暈.之後就不醒人事.

現在一醒來,發現自己嘔吐出一些莫名其妙的東西,而且一個陌生的男人出現在自己旁邊.

"你媽媽正在外面等你,放心吧!她沒事了."葉子凌回答了小雪,然後拿出了紙巾擦了擦小雪的嘴,把那些烏血給擦乾淨.

聽到自己媽媽沒事,小雪才松了口氣.

"大夫,我這是什麼病?為什麼這麼……"

小雪側著腦袋看了地上一眼,那烏黑的液體中蠕動著蟲子的一幕,讓她全身有些發麻,真讓她無法想象,這些東西是被自己吐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