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野蠻的小丫頭
g,更新快,無彈窗,!

"行了,咱們先不說這些了.以後有葉醫生相助,正心堂一定會好起來的."

董小巧轉開了話題道.

剛才葉子凌那一翻診斷,讓她對正心堂看到了希望.

"托董醫生吉言!"

葉子凌還是第一次被人如此誇贊,頓時滿足了一下他的虛弱心.

"你也不必叫我什麼董醫生了,叫我小巧吧!大家都這麼叫我,以後我也不叫你葉醫生,叫你子凌吧!"

董小巧笑呵呵的說道.

"行!那咱們就約定了."

葉子凌對董小巧這種豪邁非常喜歡.平時在醫院里,就算遇到了那些男醫生也沒見這麼豪邁過.

"天也不早了,你在診所看會,我去里面做飯去了,估計你還沒有吃."

"行!"

董小巧說完後,朝著診所里面就走.

葉子凌也爽快的答應了下來,提到吃,他現在肚子都快叫了.而且身上沒有一分錢的情況下,這種情形十分難受.

但是,葉子凌也沒閑著,診所剛才一鬧,許多的東西都亂了,他也趁機整理了一下.同時也在一旁熟悉一些藥物來,畢竟這里是診所,診所里也同樣有一些中西藥買.

"滴滴!"

葉子凌處理藥物時,聽到了櫃台下面傳來了手機的聲音,于是,他蹲了下來,手去摸了幾下,果然在下面摸出了一個手機,手機還是少女手機,里面還貼著一些花紙,非常的漂亮.

"姐,我回來了."

葉子凌剛把手機撿起,正要站起來時,一個少女的聲音從外面響了起來.

葉子凌抬起頭看過去時,就看到了一個看起來十七八歲的少女從診所外面走了進來,少女身穿著一套校服,一個小書包,黑色的馬尾巴頭發紮在腦袋後面,手里還握著一個排球,正一上一下惦量著.

不得不說,這個少女和董小巧一樣,都是美人坯子.

同樣是精致的小臉蛋,同樣都是高挑的身材.

只是,跟董小巧稍微不同的是,她充滿著野心和活潑,而董小巧則是那種溫柔類型的.

"你是誰?"

葉子凌剛一站起,董小欣的眼珠子一瞪大,嘴里凶狠的大喊一聲.

在自家診所里,還躲在櫃台後面,自己第一次看到?還是一個男人?那麼的猥瑣?

那……那就不用說了,她要麼是個偷窺狂,要麼是一個賊.

"我是……"

葉子凌趕緊站直身體還自我介紹.

畢竟,這可是董小巧的妹妹,也算是自己的少東家了,得給人家一個好印象.

可……不等葉子凌說完.董小欣的眼珠子瞪的更大,他手里那個手機不就是自己丟的手機嗎?這下,可是證據確鑿啊!果然自家進賊了.

"抓賊啊……"

一聲歇斯底的尖叫聲響起,隨之,董小欣手里的排球朝著葉子凌的腦袋上砸去.

董小欣可是學校排球隊的隊長,她這個排球丟出去,百分百可以砸到這個小賊.

"你……"

葉子凌猛地一驚,可眼前那排球已經到了眼前.不過,在排球離自己只有一米時,眼前一片金黃,金黃的光芒中,排球的速度變慢了.隨後,葉子凌把手朝著腦袋上一攔.

"蓬!"

"啊……"

排球反彈了回去,原路而返,狠狠落到了小欣的額頭上.小欣的屁股一坐地,雙手捂住了腦袋大哭了起來.

"嗚……"

小欣疼痛的捂著額頭,讓她萬萬沒想到,排球居然反彈了回來,而且還正中她的額頭?那種麻麻的疼痛幾乎讓她睜不開眼睛.

"這……"

葉子凌大拍額頭,本想好好表現的,現在好了,居然把少東家給打了.

"小欣?你怎麼啦?"

正在屋子里面的董小巧焦急的跑了出來,看到了妹妹捂著額頭坐在地上後,立即擔憂的走了過去.

"姐,我受傷了,我受傷了.有賊,有個賊打我……嗚……"董小欣捂著額頭疼的眼淚都出來了.

這個賊的膽子還真不小啊?看到有人發現了他,非但沒有逃跑,反而打起人來了.

"賊?"

董小巧不由得一楞.然後朝著葉子凌看了過去.

葉子凌臉上露出了無辜的笑容來,誰也不會想到,會發生這種事.

"姐,是他,就是他,他就是那個賊,我看到他偷了我的手機,我叫住了他,他反打我."

董小欣怒怒的站了起來,手擦干了眼淚,凶狠的指著葉子凌.

一個陌生的男人來自己家,手里拿著自己的手機,還打自己?這不是找死嗎?

她董小欣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被男人打.

葉子凌看到董小欣的樣子,險些笑了出來,這丫頭和董小巧長的非常像,絕對是那種絕世的美女,只是,她的額頭上出現了一個棒球的球印,卻改變了她的形象.

"你是什麼人?為什麼偷我的手機?為什麼要打我?我告訴你,你打了本小姐,本小姐要報案,叫警察把你抓起來,你看我的額頭,還有你手里的手機,都是證據."

董小欣怒怒著小臉,凶狠的對著葉子凌嚷嚷道.

"小欣,別胡鬧!"

董小巧馬上拉住了自己妹妹的手,想跟自己妹妹解釋.

"姐,這種人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人,你看看他的衣服,看看他的鞋,還有他的頭發,一看就是個絲,這種人來咱們家里又是偷東西,還動手打人.真是逆了天了,真以為本小姐好欺負是吧!我要報警!"

董小欣就像一只小麻雀,唧唧喳喳的叫嚷個不停,她和她姐長的很像,可這性格,居然截然相反.

葉子凌被她說的,張嘴不是,不張嘴也不是,又看看手里的手機,臉上除了無辜還是無辜.我不就是從櫃台下發現一個手機,要把手機撿起來嗎?

至于這樣嗎?現在被你說的這麼不堪,我容易嗎我?

如果可以,葉子凌真想找床被窩,躲進去哭上三天三夜.